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双面王妃

对太子的试探

双面王妃 beijixing19 2058 2013-02-03 08:39:23

  坐在铜镜前,半眯着惺忪的睡眼看着铜镜里巧巧刚刚给我梳的发髻,她的手很巧,每天都能换不同的发型,“小姐,为什么你不喜欢额头前留个刘海儿,遮住那里难道不好吗?”

听到巧巧这样问,手触摸那头疮,巧巧并不知道我这也是一张人皮面具,我已经习惯了这张面具,再说,一个人的长相是美还是丑又能代表什么?最重要的是心啊,又想起龙莫然,他说过他想看到我的心,从昨晚到现在,他的身影总能出现在我的眼前,仅仅见过他几次面,和他之间也只说过几句话,为什么他现在总会出现在我的眼前,难道是因为那件披风,还有语心这个名字,还是因为那糖葫芦,连我都不明白我的心里在想什么?

“小姐,小姐”,巧巧大声喊道:“小——姐”。

被巧巧这么一喊吓了一跳。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巧巧问道。

“没有,没有”,嘴上虽这样说但心里有种做贼的感觉,连忙转移话题,“巧巧,我们去看看娘好了没”。

“恩”。

今天二娘请娘和我到《天下第一楼》吃饭,不知道她们又在打什么主意,总之对她们不得不防。

“小二,一间上好的包房”,二娘进门傲慢的对小二喊道。

“这位客人,不好意思,包房都满了,要不您就在这楼下将就一下”,小二说道。

“笑话,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静淑也眼底无人的对小二喊道,“叫你们老板出来”。

我装作害怕的躲到娘的身后,娘握着我的手对二娘说道:“别为难小二了,我们就坐楼下吧”。

“不行,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今天要是没有包房我砸了这店”,静淑一语刚出,四周目光都向这边看来。

“楼下谁说要砸我的店啊?”念香从二楼走下来。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静淑盛气凌人的问道。

“这位小姐,咱有话好商量,何必动粗呢”

“那好,给我找一间上好的包间”。

趁念香看我一眼时我对她摇摇头,她继而说道:“哎呦,这可真是不好意思,楼上的三个包间已经都满了,要不您改天再来”。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大将军之女,更是当今太子妃”,静淑不可一世的说道:“你信不信我马上叫人封了你这店”。

听到这句话我分明感觉娘已经被她们母女气的发抖,“你给我适可而止”,娘对静淑喊道:“你还有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我不管,我今天就要楼上的包房”

静淑这话娘更加生气,四周都在窃窃私语,静淑啊静淑,你怎么就这么蠢,你那嚣张跋扈迟早会害了你。

“你想要楼上包房也可以,你上去问问包房里的客人让不让给你”,念香说着抬起胳膊做个请的手势。

“好,我就看看谁敢跟我抢”,静淑说着往楼上走去。

“这静淑今天一定会闯祸的”娘说道:“这可怎么办?”娘拉着我也跟着上楼。

打开腾云阁的门,静淑呆在那里,从门缝斜看,是太子坐在那里,他怎么来了,“给太子请安”,静淑满脸委屈的站在门前说道。

二娘一看是太子也迎上前去说道:“不知是太子在这儿,小女刚刚惊扰您了,请恕罪”。

太子走到那母女面前说道:“以后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多礼,既然偶遇,不如就在这里吃吧,我请客”。

“那哪好意思呢”,二娘边说边走出来拉着我和娘进去,又转过头对身后的念香很得意的笑。

太子向娘说了些客套话,看到我时厌恶的眼神表露无疑,我低头抓着娘的胳膊。

席间,静淑频频对太子抛媚眼,而太子的眼神却一直在看着门外,我夹起一块鸭胸脯肉放到娘的古碟里,小声的说道:“娘,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恩,别走远”。

“古兰苑”内,“这两天太子都来了吗?”,我看着念香问道:“还有莫王爷也来吗?”

“这两人每天都来听琴,我昨天推说身体不舒服,今天还没想如何推辞你们就来了,莫王爷也在旁边包房”

龙莫然他又来了吗?此时,又想起太子刚刚看着门外那期待的眼神,不知道我心里所猜是否正确,于是附在念香耳旁,告诉她一会儿…试探一下太子,看我是否所猜无误。

回到腾云阁刚刚坐下,念香端着托盘就跟着进来,而太子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念香身上,“呦,原来您真的是太子妃,现在冒名的人太多了”,念香走到静淑身旁,满脸歉意的说道:“请恕我刚刚的无理”。

静淑满面春风地说道:“你那么做我可以理解,我不会放在心上”。

念香从托盘上拿两只已经倒好茶水的茶杯,一只递到静淑面前说道:“我以茶代酒,以表歉意”。

“您太客气了,刚刚我也有不对的地方”,静淑说着眼睛看着太子一手去接茶杯,当念香递过茶杯一刹那手上的杯子没拿稳,只听静淑“啊”地一声,茶杯掉在桌面,里面的茶水溅在她俩的手上。

太子赶忙抓住念香的手,焦急说道:“有没有烫着,怎么不小心点”。

念香没有出声,站在那里看着太子。

静淑看到太子抓着念香的手,愤恨的瞪着眼前的两人,“呜呜”地大声哭起来,试图吸引太子的目光。

“你快去看看太子妃,我没事,去医馆找个郎中看看”,念香对太子继续说道:“都是我不好,请太子恕罪”。

“你是无意的,何罪之有,我先告辞,最好去医馆看看,那样我可以放下心”,太子说完放下念香的双手,眼神看着念香恋恋不舍地送静淑去医馆,二娘也狠狠瞪了一眼念香离开,我猜的不错,太子已经被念香吸引了,只要他得不到念香那么他的心就会一直在念香那里徘徊,而念香这些天也可以借此推脱不用给他们弹琴,念香的手我事先已经给她涂好我自制的药膏,那药膏已经形成一层防护膜,开水自然也烫不到她,我朝念香笑笑挽着娘的胳膊回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