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第二章 不想被定格的关系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6445 2011-04-18 15:20:40

  “云飞,给你商量点事!”

“恩,说吧!”

“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

别的话题还凑和,可是一提女朋友,肖云飞会立刻火冒三丈。

“滚,老子还用你管啊!就你那熊样都能找到,老子还会打光棍不成?”男生之间说话经常会有一股火药味。虽然方帅早已习以为常,但是听到这话还是有些不乐意。

“我怎么啦?虽然长的一般,可是我内秀啊!”

“呵呵,您那也算一般啊!得了,我不给你争了,记住,以后再敢给我提女朋友,看我怎么收拾你!”

“行,您老大!”方帅说完,吃了两口菜。

“云飞,你快看那女生。”方帅一抬头看到一颗“重磅炸弹”,忙指给肖云飞看。

肖云飞顺着方帅指的方向望去。一个女生正朝“青睐饭馆”走来,从二楼望下去,那女生并不是很高,但体重估计得一百五,因为她走起路来身上的肉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都这身板了还下馆子,肖云飞打心眼里佩服。肖云飞不用想也知道方帅接下来肯定没好话。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损损他吧!

“你是不是感觉他也内秀啊?”

方帅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手,竟然一不做二不休,先挖苦了自己,只好狡辩道。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行了,吃饱了,您慢慢享受吧!”方帅说完拔腿就要走。

“我埋单你还这么大谱啊!要让你埋单你还不把我吃了啊!坐那儿等着。”方帅无奈地坐下。

“唉!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等我有了钱,你想给我埋单也得看我乐不乐意!”

“真希望我这辈子能赶上,只是……”肖云飞的话没说完,呵呵一笑,又开始吃饭。

“行,我认输,您多少也算半个舞文弄墨之人,我说不过你,你快吃饭吧!”

肖云飞很快吃完了,两人下楼时又看到了那女生。她正坐在一个餐桌旁啃一只鸡,说一只有些不恰当,因为至少有一半已经只剩骨头了!肖云飞回头看了一眼方帅,两人二话没说,飞一般冲出餐馆,然后捧腹大笑。

回到学校后,方帅又被她的女友叫走了,非得让他陪着她去逛街。这哪里是陪啊,明摆着是找个掏腰包的。方帅和肖云飞吃饭时没钱埋单,但是他却有钱陪女友逛街。肖云飞也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他只能以“我们的感情是金钱无法恒量的”来自我安慰。

肖云飞忽然不想去图书馆了,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清水湖。清水湖是学校的人工湖,面积并不大,但却是情侣们的好去处。沿着湖边,每隔十多米便会有一对。肖云飞没有办法,只能沿着湖边的小路继续向北走。过了湖没多远便是一片树林,学校美其名曰“闻风林”。因为学校建校比较晚,所以学校花高价从别的地方买来了一些古树。据说,树的年代越久,移植的成功率越小。其实这也不难想象,如果同样是骨折,年龄愈大愈难好。也不知学校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这些移植来的古树茂盛地生长,丝毫不减当年的风采。有时候肖云飞甚至怀疑这些树的真假。

肖云飞走进树林没多远就看见了葛芷兰,当然,葛芷兰也看到了他。两人紧走几步。

“你怎么会在这儿?”肖云飞问道。

“你,怎么会来这儿?”

“谁规定的你来我就不能来?”

“呵呵,嘴挺快的吗!”

“跟你比还不是小巫见大巫。”

“我哪有那本事啊!今天不愿去图书馆了,来这儿看一看。现在树刚长出嫩叶,找点好看的回去做书签。”

“我也是闲的没事干,逛来逛去,就到这儿了。”

“你怎么没去图书馆?”

“去了,一看你没在又出来了。”

“恩?”葛芷兰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肖云飞。

“呵呵,开玩笑呢!我也没去,整天待在图书馆里,真要成书呆子了。”

听到这话后,葛芷兰笑了,但仍没掩饰住那一丝失望。

“什么人啊!这种玩笑也能随便开吗!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误会就误会呗!”

“你……”葛芷兰现在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竟然会是自己在图书馆认识的肖云飞。

“呵呵,怎么啦,不敢相信是吧?没关系,以后会适应的,当然,你有权后悔,放弃对我的适应。”

“你……姐告诉你,姐后悔了!”葛芷兰说完,转头就走。

肖云飞好像并不在意,自嘲地一笑。葛芷兰走了,肖云飞也没说什么,却忽然感觉一阵失落。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像中了风似的对她说这么一番废话。人在失落的时候会做两种事,一种是挖苦别人,一种是做贱自己。肖云飞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两全齐美”了。没想到一个离开他一年多的女生竟然会对他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或许方帅说的没错,自己真的应该再找一个,只是让他放弃哓妍,他心有不甘。肖云飞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时序已经给了自然一个完整的春天。树叶已经由浅绿变为深绿。一些新植的树,像未谙世事的懵懂少女,张扬自己的青春,呼唤自己的爱情。参天古木盘跟错节,捋着胡须慨叹人间是是非非。树下的背阴处,是一片片的藓类植物,它们用疯狂的生长来回报古木为它们编织的人间天堂。

如果在其他学校,这样的环境会成为情侣们约会的最佳场所。但是,肖云飞所在的学校在整顿校风时,把这儿列为重点“保护”区。如果在这儿被抓住不文明行为,那么至少得是通报批评的处分。因此很多情侣宁愿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也不会来这儿。真不知道学校的这一政策是在整顿校风还是破坏校风。走在树林里,偶然会听到读外语的声音,那是外语系的同学在苦练口语。

走出“闻风林”,光线骤然变得强烈起来,好像要罩住从阴暗里跑出的邪恶。虽然现在只是春天,但是夏天的太阳好像早已按奈不住寂寞,偷偷地跑了出来。肖云飞奈不住太阳的照射,早早地逃回宿舍写小说了。

葛芷兰和肖云飞都没有换地方,因为葛芷兰的存在,肖云飞也“收敛”了许多,但有时还是会不可避免的拍几下桌子。有时候读累了,两人还能聊上几句。只是葛芷兰一直掩饰自己的身份,隐藏背后的故事。当然,葛芷兰也没有从他口中得到任何关于他背后的那个女孩的信息。

葛芷兰并非想掩饰,而是害怕他也被世俗化了——为了金钱、利益,宁愿放弃爱情。对于葛芷兰来说,拥有父亲对母亲那样坚贞不逾的爱情,是她最大的渴望。她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在创造一个爱情神话,还是在续写某些人的悲剧。

葛芷兰有用树叶制作书签的爱好,树叶千姿百态,每片树叶都承载着一段故事,一片一片累积起来,那便是一部永恒的经典。

葛芷兰没有午休的习惯,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去了“闻风林”,因为中午那儿人少,至少自己不会被别人当成“稀有动物”。

大多数女孩的平衡能力和胆量都比男孩差,因此女生一般不会做爬树这种危险的活动。葛芷兰也不例外。因此,她只能在一些树枝较低的地方摘下树叶,尽管这些树叶的质量不能算作上等,但也无可奈何。葛芷兰仔细搜寻着每一片自己喜欢的树叶。就在她眼睛余光扫过的角落,闪出一个熟悉的身影。葛芷兰定睛一看,是肖云飞。

他也看到了她。两人紧走几步,相互靠近。一开始葛芷兰就感觉肖云飞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哪儿的事。果然,肖云飞一说话便“漏陷”了,葛芷兰不愿听他说废话,干脆扭头回宿舍了。回到宿舍后,葛芷兰把刚才的话回忆了一遍,非旦没有生气,反而心里乐滋滋的。不管出于何种情况,他的话从某种程度上迎合了她的需要。然而,葛芷兰却感觉越来越读不懂他了,他的性格好像走向了两个互相矛盾的极端。或许正是这种深不可测的涵蓄,让葛芷兰有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恐惧与豪壮。

人生的路是自己选的,我们甚至没有后悔的权力,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握今天,因为此刻胜永远。

不是未曾相逢/只是不曾察觉/等你牵住我的手/我才明白/原来是千万次的回首/泯灭了无形的等待/从此时光成了无涯的荒野/然而/你我都没有迟到

肖云飞对学校的社团基本不感兴趣。他只报了两个,一个是英语俱乐部,一个是文学社。上一学期去英语俱乐部面试时,或许是太胸有成竹了,从而导致了后来的语塞,形象大打折扣。从那次以后,肖云飞一直感觉自己是个花瓶,中看不中用。所以这次的文学社他是志在必得,否则真的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如果说别的面试肖云飞还有点怕的话,那么这次他是一点不怕。因为他是发自内心的喜爱文学。至于他为什么没有选中文系,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不想把我的爱好当作我生存的工具”。因此,他毅然选择了理工科。

再怎么说自已在高中时也当过两年的校刊编辑,这种面试还不至于把他吓倒。肖云飞走进会议室,迎面坐着五个人,三男两女,肖云飞没有时间一一打量,迅速扫了一眼,但很快又把目光折了回去,停在了一个女生身上。那不是别人,正是葛芷兰。

肖云飞自从那日说了那些不三不四的话后,心中十分后悔,总想找机会道歉。然而,不找她时她经常出现,现在一找她,她竟然“人间蒸发”了。如今又在这种场合不期而遇,肖云飞感觉上天在捉弄他。就算上天真的捉弄他又怎样,冤家路窄,祸福难料,随它去吧!

出乎肖云飞意料的是:面试竟然异常顺利,葛芷兰一点也没有打岔。出了会议室,肖云飞双手合十念起了阿弥陀佛。但是,肖云飞没想到葛芷兰会跟出来。葛芷兰看到肖云飞的样子,在背后捂着嘴笑。因为害怕被肖云飞看到,所以她很快恢复平静,然后清了清嗓子。肖云飞听到声音扭头一看,竟然是她。他的脸立刻窘的通红。

“你…你…”肖云飞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葛芷兰接了过去。

“我怎么啦?”葛芷兰嘴角微微上扬,接着说,“别拜佛了,佛也帮不了你,你拜我得了!没嘴儿我还能帮上你!”

“你?你能帮我?你当啥官啊?”肖云飞说话有些轻挑。

葛芷兰理解肖云飞说话的语气,所以也并不在意。“官不敢当,区区一个秘书部长。”

“你大几啊?”肖云飞几乎没有思考就说了出来,但是马上就后悔了。按规定,大一新生必须从干士做起,要想当部长或副部长必须等到大二。肖云飞忽然想起那天她说她半年没在这儿,所以她显然不是大一新生。只是肖云飞忽略了这一点,所以在听到她当部长时才会惊讶的问出那个问题。

“你大二?”肖云飞接着问。因为从她的年龄和打扮判断,肖云飞感觉她不可能是大三的。大四当然更不可能,因为过了大三以后基本上都要退出社团了。

“你说我是该因为你瞧不起我而生气呢,还是该因为你把我看得年轻而高兴呢?”

“你……你大三?”肖云飞不敢相信,连嗓音都狐疑不定。

“没错,让你叫声师姐不亏吧!”

“这个…你多大了?”

“我说你这人怎么一点礼貌也不懂呢?不知道女生的年龄是秘密吗?”

“哦,那你让我考虑考虑这个师姐该不该喊。”肖云飞说完扭头就要走,好象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住脚,把头又扭向葛芷兰。

“对了,我差点忘了,那天我说那些话,你不生我的气吧?”

“生气?呵呵,当然不会,因为你还没有让我生气的资格。”

“那就好,我那次喝了点酒,废话确实多了点。就怕你生气,一直想给你道歉,可是总见不到你。”

肖云飞这几句话说的还行,葛芷兰听了像吃了蜜似的。

“真的?”

“你知道我今生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吗?”

葛芷兰瞪着大眼睛向他发问。

“就是没学会撒谎。”肖云飞说完看着葛芷兰,两人目光交错的一瞬都笑了。

“送给‘不会撒谎’的人。”葛芷兰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好的纸,递给肖云飞。肖云飞接过来问道。

“什么啊?”肖云飞说着已经将纸打开。上面是一串数字,十一位,显然是手机号。

“你的?”

“当然。”

要知道,主动给男生手机号的女生是十分不常见的。肖云飞摸出手机就要拨她的号。一方面要确认一下,另一方面顺便把自己的号给她。

“你现在不要打。”葛芷兰制止了他,“你回去以后用短信的形式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短信内容随意。”

“能给我个原因吗?”

“这个你以后会明白的。”这时有人喊葛芷兰。

“我得回去了,再见!”葛芷兰说完就回了会议室。肖云飞看着葛芷兰回去,然后无奈地摇摇头走了。

不知是葛芷兰的作用,还是仅仅出于对文学的爱好。肖云飞对校文学社的兴趣有增无减。现在他满脑子是“她为什么非让给她发短信?”“我该发什么短信呢?”肖云飞把收件箱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一条合适的。那是他唯一的网友发给他的,是用英语写的。

Iopenmywallet,findnomoney.Iopenmypocket,findnocoin.Iopenmylife,findyou,thenIknowhowrichIam!Forevermyfriendhappy.

肖云飞又在这条短信的基础上加上了自己的名字。其实肖云飞也感觉发这个短信不太合适,因为说的话有点超出普通朋友的范围。但是肖云飞认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这个时候是不能吝啬好话的。再说了,说好话于己无害于人有利,何乐而不为呢!肖云飞就差没喊她“师姐”了!肖云飞斟酌良久,还是决定不能冒然喊她师姐,自己的年龄在新一界大一里绝对是实力派,未必就比她小!再者,只要这个姐一出口,自己就被她压住了,以后别想翻身了。

虽然肖云飞表面上是在考虑年龄问题,但是他心里明白:葛芷兰完全有做师姐的资格,哪怕她比自己小。但是,一个“姐”就永远将两个人的关系锁定了,不知什么原因,肖云飞还不想这么早就将两人的关系定格在姐弟上。

葛芷兰让他发短信的确有她的原因。如果当面记下了对方的电话号码,那么就和没说一样。因为谁也不愿意主动打第一个电话或发发第一条短信。原因很简单,人都喜欢掩饰自己,而掩饰自己的方式就是冷落别人。葛芷兰之所以让肖云飞发短信,就是考虑到这一点。不管肖云飞是否愿意,至少他不用再为发短信而寻找借口。而葛芷兰也可以顺其自然地回复。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只要有了第一次,那么以后还算问题吗!

其实葛芷兰并没对他的短信内容抱多大期望,然而当她收到时确实眼前一亮。她为他能发这样的短信给她而高兴,尽管一看就知道是转发的。但是她的心也为有人给他发这样的短信而莫名产生一阵醋意。两种矛盾交织在一起,让她一时理不清头绪。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对他有好感。自己好像无形中坠入了一个无底深渊,但是此刻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葛芷兰想了半天终于把短信写好了。

“恩,知道了,恭喜你被秘书部录取了。以后就跟着我混吧!姐罩着你,呵呵。”

在学校里入社团,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社会上的两大冷杀手已经潜入了学校——权和钱。只要你认识人,什么面试、笔试都只是形式而已。葛芷兰身为秘书部长,“任命”一个社员的权力还是有的。葛芷兰也算是滥用了一下职权,直接任命了。其实,以肖云飞在文学上的功底,入个文学社还是十拿九稳的。然而有了葛芷兰的任命,那种实力只能是他的自我安慰了!

“呵呵,谢谢了!不过我得提醒你,在你没有给我说年龄之前,我是不会喊你姐的。”肖云飞说出的话很幼稚,但是他自己感觉不到,不止他感觉不到,葛芷兰也没有感觉出来。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吧!

肖云飞现在真的有点“丈二的和尚”的感觉。自己明明是把她当敌人对待的,可是为什么又总是感觉她在帮自己呢。不论如何,肖云飞认为不能这么轻松就交枪了。

葛芷兰,也没打算真让他叫姐,这只不过是个引子罢了。她见肖云飞真的顺着她给的“杆”往上爬了,也索性和他理论理论。

“就给我多想让你喊姐似的,你知不知道多少人想喊,我都不让。”葛芷兰故意让语气变得生硬。

肖云飞收到短信时,忽然闻到一股火药味。但是以他和女生打交道的经验,这应该是对方故意的。因为一个见了面就让你喊姐的人,绝对不可能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此时肖云飞的那股流氓劲又来了。

“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那些人中没有我。”

葛芷兰一看这话,又好气又好笑。心想这家伙是软硬不吃啊!

“行,咱不谈年龄,就冲着我们同校,而且我大三你大一的份上,你也该叫声师姐吧!”

“恩,是应该,但是我不愿意喊,你如果乐意,就叫我师弟吧!反正效果一样。”

这哪是肖云飞啊!分明一个现实版的方鸿渐,方鸿渐再贫也不能拿唐晓芙怎么样,那自己就是唐晓芙了。葛芷兰刚想到这儿,那天在图书馆发生的事又浮现在眼前,紧接着就是肖云飞背后的那个女孩。难道自己要做苏小姐了?葛芷兰不敢往下想了,和肖云飞聊天的兴致也减了大半。当人的大脑一片混乱时,说话也会变成一种煎熬。

“随便你了,我有点事,以后再聊。”

这句话很普通,普通的有点客气,但是这种客气出自葛芷兰的口中却让肖云飞有些不安。具体为什么,他也说不出,好像是一种内疚吧!葛芷兰虽然只是拿“姐”当引子,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又阴差阳错地触到了肖云飞的伤处。因为,他在与哓妍谈恋爱之前,她也曾有过这样的要求,难道真的只是巧合?谁也不知道答案。

葛芷兰放下手机,胡思乱想起来。可是越想越觉得自己幼稚。她不过是自己的一个假想敌,其存在与否都有待验证。余光中先生有四个假想敌,但无论如何,他们是一定存在的。自己又算什么呢!

其实,人给自己的精神折磨要比别人给你的多的多。葛芷兰搜尽记忆的每一处角落,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现在的状态,好像自己变成了一颗岀堂的子弹,唯一的方向便是目标的所在。可是,当自己接触到目标后,又不知会给对方带来多大的伤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