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粉末登场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703 2011-04-18 15:20:40

  “青睐饭馆”的老板特意为肖云飞准备了“上间”。说是“上间”,其实也不过是用三合板隔开了,单独成间而已,和星级酒店根本没法比。但是对于学生而言,这的确算得上一种奢侈消费了。尽管肖云飞经常光顾此店,这样的“雅间”他也没来过几次。这次能带葛芷兰来这儿,在肖云飞看来已是给了她天大的面子了!

值得一提的是,每一间的门联上都写着一种花名,有牡丹、百合、丁香等等。每种花都有自己的花语,因此不同的花所代表的房间意义也不同。王铭走了一路,早就喊着累了,上楼来便进了第一间坐在了椅子上。肖云飞一看门联,上面写着“紫罗兰”。他苦笑着冲方帅示意:让王铭出来,换个房间。

方帅太了解王铭了,她属于“没心没肺”的那种,可是却固执地让人难以忍受。方帅作出无奈的姿势,笑着说:“这种事,你想它存在,它就存在,你不想,它也无非就是三个字而已。”方帅正说着,葛芷兰去洗手间刚好上来。

“在那儿站着干吗?咋不进去?”还没等肖云飞反驳方帅,葛芷兰又插话进来。肖云飞正不知怎么回答,方帅开口道:“这不都列队欢迎的吗!快进去吧!”

葛芷兰笑了笑,看了一眼肖云飞那变化不定的表情,刚想进去,忽然看到了门联上那几个字,对肖云飞表情的变化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紫罗兰,永恒的美与爱。”葛芷兰说完,故意冲肖云飞呵呵一笑,然后进屋去了。

肖云飞本来就不大高兴,被葛芷兰这么一笑,顿觉云山雾罩。

“哪跟哪啊!”

方帅呵呵一笑,生怕被肖云飞兴师问罪,紧随葛芷兰进屋了。肖云飞一脸苦笑,无奈地摇摇头,开门进屋了。

“你别坐这儿!坐那边去,我得和兰姐坐在一起,和你没啥好聊的!”肖云飞一进门便听到王铭扯着嗓子冲着方帅大喊。

原来房间内一共有四个座位,两两相对。方帅坐在了和王铭并排的座位上,而王铭想和葛芷兰坐在一起,所以才冲方帅嚷嚷。方帅看了一眼葛芷兰,表情显得有些尴尬,然后贴在王铭耳边说了几句耳语。王铭开始好像没明白方帅的话的意思,愣了一会儿。方帅以为王铭想改主意,刚想说几句甜言蜜语,可是话未出口便被噎了回去。

“什么形象啊!姑……我就这形象,改不了了!”王铭在方帅面前霸道惯了,两人一吵架她便自封姑奶奶了!王铭刚才又想封,可是一想肖云飞和葛芷兰都在旁边,多少还得注意一下,于是改了口。

方帅被人揭了老底,既尴尬又无奈,直冲着肖云飞和葛芷兰苦笑。肖云飞虽然没有亲眼见过这场面,但他无数次地听到方帅生动的描述,知道这场面对方帅来说是家常便饭,因此也没在意。葛芷兰显然有些忍不住了,若非亲眼所见,她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外表如此文静漂亮的女生竟然会有如此暴躁的脾气。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方帅,你坐这边来吧,我去那边。”葛芷兰一边笑着解围,一边离开座位。

肖云飞这才注意,原来葛芷兰进门就坐在了王铭对面,显然她并没有打算和王铭坐在一起,只是像王铭这种智商与外貌严重失调的人看不出来罢了。方帅倒是看出来了,可是不顶用啊!就凭王铭的智商,只要方帅不给她说“葛芷兰不想和你坐在一起”,那么说什么都是废话。

方帅给肖云飞使了个眼色,示意肖云飞稳住葛芷兰。肖云飞木讷地看着方帅。显然,他明白方帅的意思,只是不想照他的意思做,更确切地说,是内心很矛盾,因为他明白自己如果那样做意味着什么。方帅看肖云飞一时半会儿还改变不了立场,所以放弃了对肖云飞的依赖。

“你坐在那儿就行,不用理她。”方帅对葛芷兰说。

“云飞,你站那儿干吗,还不坐下!”

“方帅,你……”王铭用手指着方帅,说了半句就不知该怎么说了。方帅抓住王铭的手按了下去,嘻皮笑脸的说:“到,呵呵,亲爱的,消消气。”

王铭猛的把手从方帅手中抽走,然后双眉紧锁,厥起小嘴,不再理会方帅。

其实在这方面,王铭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女生生气时的标准反应。方帅对这早就习以为常了。他又贴在王铭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用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王铭听完之后果然有了反应。她看了一眼方帅,然后又扫了一眼肖云飞和葛芷兰,然后点了点头。

“你怎么不早说呢!”

方帅一听差点没晕过去,但是她毕竟不再固执己见了,这是方帅唯一感到骄傲的地方。

“好了,好了,不就是一个座位吗!至于这样吗!坐哪儿不一样,都别吵了!”肖云飞一边说一边坐在了葛芷兰的旁边。

方帅对肖云飞的表现感觉很无奈,直接无语了!肖云飞如果什么都不说倒还好点,他最后没头没脑地弄了这么一句,倒显得有些可笑了!

“我也没打算再争啊!就这样吧!”

有些时候我们就怕这种“没心没肺”的人。他们说话几乎不经过大脑,甚至说完了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中国自古便有句话“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说话的人虽然并没有恶意,但是在听者看来,却有可能是一种讽刺或者打击。

王铭说完后,肖云飞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本来肖云飞的那句话就有些多余,王铭又没头没脑地说这么一句,让肖云飞更下不了台了。方帅狠狠瞪了王铭一眼。

王铭自知说错话了,用眼瞅了瞅肖云飞说:“我没别的意思,你不要误会,我这人就这样。”王铭说到这儿,用手抓了抓头发,“怎么说呢……总之你不要和我计较就是了!”

“好了,快吃饭吧,别打嘴仗了,肚子都有意见了!”葛芷兰感觉气氛有些尴尬,忙岔开话题。

“就是啊!云飞,你这主人怎么做的!”

被葛芷兰和方帅一提醒,肖云飞这才注意到桌上除了一个茶壶和四件杯具之外便什么也没有了!肖云飞也知道和王铭这种“没心没肺”的人生气,纯属自讨苦吃。再者,今天出来吃饭,本来挺高兴的,也不能因为自己而扫了大家的兴!

肖云飞笑着说道:“你看,都把正事忘了,快点菜吧!”肖云飞一边说一边把菜单递给葛芷兰。

葛芷兰接过菜单看了看说:“你们看着点吧!我随便。”说着便把菜单递到方帅和王铭面前。

王铭伸手便要接,方帅用脚踢了她一下,她看了一眼方帅,立刻把手缩了回来。

方帅笑着说:“那怎么行啊!今天你可是主角!你不点,我们哪敢点啊!不然……”方帅没往下说,故意瞥了一眼肖云飞,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肖云飞也笑着说道:“让你点你就点吧,没有外人,就不要客气了!”

葛芷兰重新看了一遍菜单,点了两个菜,然后王铭和方帅一人点了两个。肖云飞接过点好的菜单,看了一眼便递给了服务员。

都说南方人爱吃辣,可是肖云飞发现,葛芷兰这个北方人中的北方人,竟然如此爱吃辣,丝毫不逊色于地地道道的南方人。肖云飞想不出原因,只能认为她的味觉发生了变异。

肖云飞问她们喝什么,葛芷兰要了一瓶果汁,方帅想让王铭也喝果汁,可王铭这种天生的怪胎哪里肯依,非闹着跟方帅和肖云飞一起喝酒。方帅算是被她折磨的筋疲力尽了,只能随她去了。

因为是天有些热,肖云飞要的啤酒。酒在饭店里的价格明显比超市或专卖店高,而且越高级的饭店价格越高,酒价翻番是很正常的事。这种现象几乎成了一种潜规则,世人尽知,却没有人会为此与服务生或老板争执。

饭店的服务效率还不错,不一会儿就把菜上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