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第四章 粉墨登场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3022 2011-04-18 15:20:40

  肖云飞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游遍祖国的大好河山。他向往江南古镇,渴望有一天能够亲手触摸一下那残存着历史痕迹的碧瓦。自从读过戴望舒的《雨巷》,他便无数次地梦到那个撑着油纸伞、有着丁香一样忧伤的姑娘。她时而步履轻盈地从他身边走过,时而在迷蒙的雨雾中若隐若现。

他喜爱江南那像诗一样的潺潺流水,遍地都是。他也爱草原上那信马由缰的粗犷豪放,和戈壁滩上那可以撕破皮肤的劣劣寒风。当然,更爱那些消失的古国所遗留的神秘,和那些舍命西游的探险家们为西域构勒出的浓墨重彩的一笔坚忍。从穆天子到张骞,从裴矩到玄奘,从邱处机到左宗棠,西域古道上留下了他们的脚印与彷徨,也留下了他们的智慧与刚强。肖云飞知道自己没有那样的大智慧和大无畏,他只想再踏古道,去感受历史遗留的苍桑。

鉴于以上种种,肖云飞的阅读范围也就锁定在了历史和山水上,偶尔也读一些古墓探险类的权作消遣。五楼的图书管理员早就认识了肖云飞。对于一个把读书当作乐趣而不带任何功利性的人来说,读书是不会受时间限制的。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图书管理员接连几次往外“赶”肖云飞,因为他到了图书馆关门的时间还不离开。然而每次肖云飞都和他“纠缠”一番才肯离开。图书管理员是位年逾五十的大爷,面目和善,心地也很好。就这样,肖云飞便认识了他。当他很忙时,肖云飞便帮他打打杂,他也不再往外“赶”肖云飞,有时甚至让他留下来帮忙。肖云飞不管从哪儿借书,都会带到五楼来读。当然,带书进图书馆也是他的“特权”。肖云飞今天借了几本《山水中国》,本来想好好研究一下的,可是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对面忽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那不是葛芷兰而是方帅。

“你是哪根筋搭错了?咋跑这儿来了?”

“图书馆也没写着不允许我来啊!再说了,书是我们的良师益友,怎么,你可以交朋友,我就不行啊?”

“别在我面前假斯文,就你肚里那点墨水,我还不清楚啊!半斤八两,哪儿凉快去哪儿待着,别在这儿烦我。”肖云飞怕葛芷兰来,所以想找借口赶走方帅。

“不走,我就感觉这儿凉快。”方帅来这儿可是有目的的,目的没达到,他怎么可能轻易离开。

“走不走?”肖云飞故意坚定了语气。

“不走。”方帅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的不走。

“那好,以后您老大,我走行吧!”肖云飞故意拿出走的架式,其实那也不过是想吓唬一下方帅。

“随便,你走了我自己在这儿陪美女,您别吃醋就行!”方帅知道这话肯定能留住肖云飞。果不其然,肖云飞被方帅震住了,脸色突变,但是他又不确定方帅口中的“美女”是不是葛芷兰。

“什么意思?”肖云飞故意问。

方帅呵呵一笑。“怎么样?轮到你了吧!接着装。我倒要看看你的表演天赋有多高。”

“你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肖云飞知道自己被方帅拴住了,感觉很无奈,只能苦笑。

“还嘴硬,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电视上审训犯人的一套全被方帅用上了,就差上老虎凳了!

“你竟然背着我谈恋爱,这也太不够哥们了!你不用狡辩,我是有事实依据的!”

肖云飞一听笑了,自己和葛芷兰关系不错,这个一点不假,可是要说谈恋爱,确实有点为时过早,至少目前他还没有这个想法。肖云飞自信自己和葛芷兰在一起时,方帅从未在场。可是他怎么会知道呢?肖云飞不敢相信,接着说:“哪儿的事啊?证据呢?拿出来我看看!”

“还不承认啊!”方帅故作惊讶。也不知是肖云飞今天的点太背,还是方帅能掐会算。还没等肖云飞说话,一个人便进入了他的视野。没错,不是别人,正是葛芷兰。

葛芷兰也看到了他,当然也注意到了坐在自己位置上的那个人,只是由于侧着脸,看不到长相。肖云飞对她挤眉弄眼,示意她离开。可是这一举动怎能逃过方帅的眼睛。葛芷兰刚要转身离开,便被方帅喊住了。

“哎,那位美女,怎么刚来就要走啊?”说完又故意提高嗓门对肖云飞说,“云飞,不打算给介绍介绍吗?”肖云飞真的服了方帅了,这种事他都能干的出来,脸皮也厚的可以了。

他知道这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干脆坐了下来,以不变应万变。给他来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其实葛芷兰完全可以不听他的吆喝,径直离开。可是葛芷兰是那种非常外向的人,那么龌龊的事她办不出来。葛芷兰转身朝这边走了过来。

方帅一看她上套了,忙伸出手搭讪道:“你好,我叫方帅,敢问芳姓大名?”

葛芷兰没有和他握手,也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肖云飞。方帅感觉受了冷落,忙把手收回来。肖云飞虽然很无奈,但是和方帅多年的感情摆在那儿,又有晓妍那层关系,他的面子还是不能驳的。

“这是方帅,我的老乡。”肖云飞指了指方帅说,然后又指了指葛芷兰说:“葛芷兰”。然后便没话了,只抬头看着他俩,似笑非笑,好像有意捉弄方帅。

方帅本想指责肖云飞,可是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啥,显得很无奈。葛芷兰听肖云飞一说,便感觉要想和肖云飞搞好关系,眼前的这个男生可以起决定性作用。她这才注意方帅的长相。

葛芷兰看见方帅才知道什么叫“造化弄人”!他的额头明显凸出,就像老黄历上的白胡子老头。两眼眶在额头的“威逼”下只能选择凹陷。若只凹陷也就罢了,偏偏两眼像两个冤家,都想远离对方,非得在两眼间拉出个马拉松跑道!两眼又是天生的斗鸡眼,分明在鄙夷上帝的不公。鼻子则是正宗的亲嘴远眼派,差一点就长到了嘴巴下面,估计没人能见到他感冒流鼻涕,因为鼻涕出了鼻子便可直接入口了,倒真省了买路费。因此在他的鼻子和两眼之间出现了一片很大的空间,完全可以开发出一个赛马场。葛芷兰现在是真佩服上帝的想象力了!她想笑,可是又不敢,因为那样会让自己的形象大打折扣。

“你好!”葛芷兰自认为自己并非以貌取人的人,但是见了方帅她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以貌取人。再加上方帅刚才冲葛芷兰喊的那句话,葛芷兰对他的印象糟透了,至少现在是这样。她甚至有些怀疑肖云飞和他的关系。

“你好。”方帅清了清嗓子接着说,“你不用掩饰,看到我这长相的人不笑是很不正常的!”方帅单刀直入。

葛芷兰倒没有想到方帅说话会这么直,竟然丝毫不避讳自己的长相,形象不觉又长了几分。让他一提醒,葛芷才发现:他长的滑稽但并非那种让人看了生厌的丑陋。她呵呵一笑,算是默认了。

“你倒挺诚实的!”

“恩,向来如此。”葛芷兰好像也受了肖云飞的影响了。

“也很谦虚!”

“谢谢夸讲!你也不错啊,挺随意的!”

方帅只听过“随和”可以用来夸奖别人,这“随意”倒是头一次听,他有些不明白。

“恩?”

“特别是长相!”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方帅如果再听不出她在挖苦自己,那么他就和白痴没什么两样了。方帅本想套住葛芷兰,没想到反被她咬了一口。

但是,彼此毕竟没有敌意,嘴上功夫也不过是个小小的见面礼。方帅听了哈哈大笑:“玲牙利齿,不简单啊!云飞,你有福喽!”

肖云飞坐山观虎斗,看的正带劲儿,没想到方帅竟横空飞来一脚。肖云飞认为自己脸皮够厚的了,可此时耳根也难免有些发热。他使劲儿瞪着方帅,在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说什么呢,方帅?”。

方帅感觉话说的也差不多了,再说可能就会产生负面影响了,忙嘻皮笑脸地说:“哎呀,你们看我这嘴,就缺个把门儿的,总是想到啥就说啥。”他一边说,还一边虚情假意地给自己掌嘴。

他借掌嘴的机会偷眼看了一下他们俩,然后又一本正经的说:“你们聊,我还有事,我得走了!”他一边说一边让出了位置,冲着葛芷兰一笑,示意她坐下。然后,他跑到肖云飞身边,把嘴贴在肖云飞耳朵上说:“小心你的耳朵,别又被别人拧了!”还没等肖云飞回过神来,他便飞一般的跑开了。

这时,肖云飞才想起那日和葛芷兰去中海时,因为自己说葛芷兰长的魔鬼而被她拧耳朵的事。他没想到这件事方帅竟然也知道,气的他直咬牙。若不是因为在图书馆,他非得追上去狠狠扁他一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