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粉墨登场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56 2011-04-18 15:20:40

  或许是受了肖云飞的影响,葛芷兰也不再看那些荒唐的言情小说了,而改向对一些地理的研究。也许是受到了血统的影响,她对大西北的一些事情有独钟。当然,对西北文化影响最深远的当非丝绸之路莫属。而丝路上的文明基本上也属于历史的范畴。从西汉基本形成,到隋唐的繁荣,后又经五代和宋的战乱以及明清的短暂繁华后,基本划上了句号。因此,葛芷兰所读的地理经常会和肖云飞所读的历史有一定的交差点。

再伟大的历史学家也不可能对历史的描述精确无误,同样,再伟大的地理学家也不可能把地理划分的清清楚楚。而历史与地理的结合,却有时能很好的解释一些事情。因此,有时候他们通过彼此的聊天,会发现很多的乐趣,同时也为他们的阅读确定了一个主干方向。

肖云飞喜欢西北那历史的苍桑,葛芷兰喜欢西北那宽广的豪放。他们有着共同的爱好,或许这也是他们感情极聚升温的原因之一。

肖云飞喜欢江南的婉约,葛芷兰却不喜欢江南的羸弱,或许是历史上那个大名鼎鼎的宋朝给她留下了太多挥之不去的懦弱。肖云飞毕竟对历史有些了解,他不会因为一个王朝而否定一个区域。历史上至少还存在一个明朝。虽然在明朝的帝王中,找不出一个肖云飞喜欢的,但是明朝的存在确实替南方弥补了一些东西。因为,明朝是在两千多年的南北争霸赛中,唯一一个由南方军事集团胜出并建立政权的王朝。虽然南宋在南方苟延残喘了一百多年,但无论是雄才大略的柴荣,还是其开山鼻主赵匡胤,他们无疑都是北方军事集团的代言人。因此,因宋的羸弱而否定整个南方是很极端的。

葛芷兰虽然不喜欢江南的羸弱,但是却对西南的神秘很感兴趣。无论是阴森恐怖的湘西赶尸,还是未被开化的云贵原始部落的社祭,都让一个现代人惊叹不已。葛芷兰梦想着有一天也能置身其中,去感受那份古老的神秘。或许住惯了水泥牢笼的现代人,都对那种神秘充满向往,而非葛芷兰一人。

葛芷兰喜欢那儿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茶马古道。她看丝路的历史是不可能避开茶马古道的。茶马古道由四川沿澜沧江南下,由云南入南亚的印度缅甸等国。据说丝路未形成之前,中国便是通过茶马古道和外围国家交易的。后来,丝路形成了,而且其交易范围远大于茶马古道,因此茶马古道渐渐被冷落!当然,也有学者直接把茶马古道列为西南丝绸之路,在这方面便是仁者见智了。可以肯定的是,的确存在这么一条路,即使在经济发达的今天,也能看到一些骑马的商队,只可惜这条路没能保持住那些地区的经济和先进文明。

葛芷兰渴望能够重新踏上那段古道,去拣拾一些遗落风尘的历史。

当一个人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一件事上时,时间会过的飞快。转眼已到中午了,肖云飞没打算继续读书,他要请葛芷兰吃饭,算是对上次吃请的补偿。葛芷兰自然爽快地答应了。

肖云飞本打算打电话告诉方帅,让他自己去吃饭。可是进而一想,只请葛芷兰而不请方帅,怕方帅又要抓自己的小辫子了。于是肖云飞便和葛芷兰商量叫上方帅。葛芷兰当然希望只有她们俩,但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两个人说起话来难免会有些尴尬,人多反而更热闹。再者,葛芷兰对方帅的印象也不差,于是便答应了。

吃饭的地点选在了“青睐饭馆”。因为肖云飞经常在那儿吃饭,所以肖云飞自信老板肯定不会拿他开涮。方帅知道肖云飞也请了葛芷兰,自然不肯单独“赴宴”,生怕被肖云飞放了鸽子。方帅的女朋友是典型的“墙头草”,只不过她是“随钱道”。她一听可以吃白食,哪还管谁请,跟着方帅就走。

还真别说,方帅的眼光真不错,他的女朋友和葛芷兰站在一起,其身材和外貌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不过葛芷兰还有一种美是内在的气质,那是长时间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所决定的,是方帅的女朋友没法比的。

方帅的女朋友叫王铭。咋一听倒像个男孩的名字。她的名字虽然男性化,可是长的极具女性魅力。她性格极其外向,虽然第一次和葛芷兰见面,却像老熟人似的,无所不谈。葛芷兰本也属于那种和谁都能聊的来的人,虽然她很看不惯这种打扮妖艳的女生,但是盛情难却,两人貌似聊得热火朝天。

女人是天生的尤物,不仅要靠男人打扮,自己更会打扮。因此,两个女人在一起聊天,胭脂水粉总是避免不了的话题。不用并不代表不了解,葛芷兰生活在那样一个家庭,对这些东西自然也不陌生。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葛芷兰在胭脂水粉方面充当王铭的老师绰绰有余。防晒用哪种,保湿用哪种,除皱用哪种,去油用哪种,随口一说就是一堆,听得王铭目瞪口呆,对葛芷兰佩服得更是五体投地。

肖云飞和方帅都没有说话,好像彼此说话的机会太多,谁也不会在乎这一点儿浪费,又好像彼此太过了解,跟本找不到能让对方感兴趣的话题。总之,两人并排跟在两个女生的后面,肖云飞把手伸进库兜,两眼直视远方,目空了一切,思绪早不知飞到了什么地方;方帅则东长西望,用有“色”眼睛看着路过的每一个女生,生怕错过了“绝代佳人”。

他们四人走在路上,大致形成了这么一幅场景:路过的男生看一眼前面两女生,大都把目光停在王铭身上,而王铭则目不转睛地盯着葛芷兰,肖云飞像安装了程序的机器人,单调重复地迈步前行,方帅像吃了摇头丸,路过的女生看一眼方帅,大都露齿一笑,不知在笑他滑稽的长相,还是滑稽的行为,或许两者兼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