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不得不去的地方6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77 2011-04-18 15:20:40

  “这是谁的空间啊?怎么密码全是同一个问题啊,看这个问题感觉这人挺白痴的!”王铭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完了那本《女性健康》,竟然坐在床沿上看葛芷兰上网。葛芷兰见势赶紧把有肖云飞空间的网页关闭,随口说了句。

“一个同学的。”

不知王铭是真的被葛芷兰搪塞了过去,还是这个没心没肺的“空心西施”又想到了其他的问题,总之没有再追问。葛芷兰见她没有再问,也没有再提及空间的问题,但是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王铭居然会在另外一种她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再次提起这个问题,让她进退两难。

旅馆的电费不用另外交钱,在住宿费里已经包括了,所以方帅坚持电视“不开白不开”的原则,死活不让肖云飞关电视。有好几次肖云飞看到方帅快睡着了,想把电视关了,可是每当走到电视跟前,方帅总会像定了闹钟似的醒来,然后给肖云飞讲浪费与节约要分地点和时间的“大道理”。最终,方帅还是开着电视在床上睡着了。肖云飞没有早睡的习惯,到了十一点开始去洗漱,然会回来把电视关了。这次方帅是真的睡着了,因为他没有起来阻止肖云飞关电视。

肖云飞再次醒来并不是被闹铃吵醒的,而是被一阵敲门声。肖云飞困得睁不开眼,伸手在床头抓过手机,一看时间,竟然是凌晨一点。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把手机扔在床头继续睡,但是敲门声再次响起。肖云飞看过不少惊悚小说,这样的场景在小说中经常遇到,虽然他知道这时候害怕无非是自己在吓唬自己,可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下,由不得他不胡思乱想。

方帅也被惊醒了,他壮着胆子喊了一声。

“谁啊?”

伴随着声音飘出门外,然后再走廊里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外面没有回应,只是敲门声变得更加真切了。

肖云飞身上惊出一身冷汗,但是他明白,此刻就是自己吓的要尿裤子也不能说,因为当两个人相互依靠时,一个人表面上的坚强能转变为另一个人心中的勇敢。他用手推了一下方帅。

“开门看一下,可能是王铭找你有事!”

肖云飞一面压制住自己的嗓音,使之不至于打颤,另一方面试着去猜测敲门人。但是话一说出来,他便感觉自己此时说的话没有丝毫的逻辑可言。半夜三更,王铭能找方帅有什么事,退一步讲,就是有事的话,也该是方帅找王铭啊!

不知方帅是被吓傻了,还是真的从肖云飞的话中获得了勇气。他竟然起身,看样子是准备去开门。肖云飞没想到方帅会这么“痛快”。看到方帅的样子,他竟然又开始怀疑方帅被别人控制了。在惊悚小说中,经常会有借助声音的频率达到控制人的一些行为的描述,难道这敲门声也具有那样的频率不成?肖云飞正在让自己的恐惧泛滥时,房间里的灯被打开了,照的肖云飞睁不开眼。灯是方帅打开的,此时他正站在门口,好像在从光明中获得最后一点打开门的勇气。方帅伸手把门打开,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两人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又恢复原位。

门外站着的是一位中年女人,厚厚的粉底掩盖了她的具体年龄,方帅估计不到她的具体年龄,但是从声音上判断应该在三十岁左右。

“先生,你看我是不是能……”那女人一边说一边把胳膊搭在方帅肩上,往房间里推方帅。方帅只嗅到一阵醉人的香气,那是那种让人有种为所欲为的冲动的香。方帅心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特殊服务者”了!再怎么说,方帅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否则今晚他就不会和肖云飞睡在一起了。

方帅生硬地将她的胳膊抓住,借势往后一推,然后冷冷的说:“不能。”

那女人好像对方帅的反应有些吃惊,待方帅关门时她才反应过来,忙用手推住门,“不要就不要吗,干嘛那么凶啊!”她一边娇滴滴地说,一边踮着脚尖往里看。

她好像看到了在床上半躺半坐这着的肖云飞,然后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方帅好像在想什么,然后冲着肖云飞喊:“里面那位先生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便被方帅打断了,“告诉你了,不要,一边去!”方帅显然对这个半夜吵醒自己女人有些恼怒,他一边说一边抓住她推着门的手扔到一边,顺势“咣”的一声把门关上,上上锁。只听外面的那女人使劲踢了一脚门,骂道:“两个臭男人……”因为她走远了,所以以后骂的什么两人也没有听到。

方帅朝着肖云飞耸耸肩表示很无奈!

肖云飞给方帅开玩笑道:“你怎么不给她次机会?”

“给了她机会,我自己就没机会了。”

“嗯?”肖云飞好像没听明白。

“还不知道带着什么病来的呢!”

肖云飞恍然大悟,但是他没想到这么一种情况下方帅竟然还有时间想这些,不知不觉对方帅有了几分佩服。其实这也只是人的第一反应,如果开门的是肖云飞,他也肯定会想到这些。

第二天一早肖云飞便接到了秦舒月的电话,这次秦舒月不是和肖云飞商量了,而口吻显然成了乞求。肖云飞问她出了什么事,她不说,只是让肖云飞到她那儿去。肖云飞感觉现在离开有些对不住葛芷兰,于是最终答应秦舒月明天去。

吃早饭之前方帅已经找旅馆经理就昨晚的事理论过了,经理一直赔不是,说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吃早饭时又提起这事,葛芷兰一听笑了。

“昨天忘了告诉你们了,这在这儿的旅馆里算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旅客们也大都见怪不怪,基本上成了一种潜规则。只要你装作没听见不去理她们,她们自然会知趣地离开,反过来,如果你把门打开,她们自然就以为你需要她们的‘服务’了!所以……”葛芷兰没有接着往下说,但是方他们都白她的意思。听到葛芷兰这么说,肖云飞对这儿的印象不知不觉中就减了几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