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不得不去的地方3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50 2011-04-18 15:20:40

  肖云飞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总是感觉浑浑噩噩,好像除了小说之外,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上次给秦舒月打电话时,她问他五一假期有没有空去她所在的城市玩,肖云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五一有七天长假,如果一天到晚憋在宿舍里看小说也确实有些不像话。最后,在葛芷兰的提议下,他们四个人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去了远离城区的一个偏僻的村庄。

他们之所以选择去那儿,主要是考虑到五一长假外出旅游的比较集中,选择一个知名度稍小一点的地方可以避开拥挤的人流,其次也考虑到现在很多旅游景点都是“名负其实”,去了之后反而落得失望。那个村庄名叫“雾遗村”。说起村庄的来历,还有一个小小的传说。

据说很久以前,这儿根本没有人,更不要说什么村庄了。一天,一个和尚云游至此,发现这儿风景优美,地势绝佳。他便祈求佛主,希望能在这儿建一座寺院。其实佛主也有此意,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佛主想试探一下这个和尚,于是佛主假装不同意,说:“寺院岂是随便可以建得,除非你能在四十九天中自己搭建起一座寺庙。”和尚听到佛主的话,灰心丧气,心想:仅凭一人之力怎么可能在四十九天之中建起一座寺庙呢,看来佛主是真的不想在这儿建寺院了。于是和尚便打算在这儿睡上一晚,明早继续上路。就在这个晚上,他梦到观音菩萨,她对他说:“佛主让你建寺庙只是在考验你对我佛的意念,你且建造,勿有他念。”和尚第二天醒来,想起了昨晚的梦,不知是真是假。就在这时,他看到不远处有一平坦的空地,他走过去一看,竟然是一处地基。他这才相信昨晚的梦。于是他便放弃了离开的念头,全身心地去建造寺庙。转眼便到了地四十九天,他的寺庙依然没有建完,佛主也没有给过他任何承诺。晚上他便加班赶造自己的寺庙,不知不觉就累晕了。这次他又梦见了观音菩萨。菩萨告诉他:“四十九天之前的梦是佛主命我所托,这些天来,佛主见你明知是在接受考验却依然认真去做,可见你的善良和执着,所以佛主答应了你的请求,此后你要一心向佛,普度众生,切莫辜负了佛主的期望。”那和尚醒来时什么也看不到,漫山浓雾。他思索刚才的梦是不是真的,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等到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一间屋子里,出屋一看,竟然是自己花了四十九天盖起的那座寺庙。这时跑过来一个小和尚,称呼他为“方丈”。他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不知何时披上了一件袈裟。他出了寺院,站在山顶上往下看,寺院是以自己建的那座寺庙为中心建造的,山下隐隐约约是个小村落。他从山上下来时遇到了一对年轻夫妇。他问他们自何处而来,他们说来自山下的雾遗村。他问此村为何叫雾遗村,那男子说因为村里的人都是昨晚的浓雾受清晨阳光照射幻化而成。他又问他们去往何处,那女子说去到山上的观音庙求菩萨降子。和尚顺着那女子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山上树木繁茂的地方露出几个屋脊,而且隐隐泛着佛光。从此,这儿便有了人,有了村,世代延续至今。

肖云飞一行到达预定地点已经快到下午五点了。他们在村庄外找了一家旅馆,四个人租了两个房间,两个女生一间,两个男生一间。把东西放在宾馆之后便出去吃饭。

宾馆坐东朝西,出来门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说是街道,其实也不过是用石板铺成的一条不是很平稳的小巷。之所以把它称作街道,是因为相对于这儿随处可见的其他的小巷来说,它要显得大气多了。远远地便看到南边在街道的正中央立着一个大牌坊,因为离得太远,看不到上面写的什么字,但是能看出是三个字的轮廓。只要稍一动脑便能想得到那三个字写的是什么。几人走近一看,果然不错,那正是用隶书写的“雾遗村”几个遒劲大字,一撇一捺都刻录着历史的沧桑。

过来石牌坊便是真正的雾遗村了,里面没有林立的楼房,没有豪华的酒店,甚至连一辆机动车都看不到。在这儿,脚是唯一的交通工具。王铭看到这个古怪的村落有些憋不住了。

“兰姐,这儿怎么连个“冒烟”的东西都看不到啊?”

葛芷兰笑着说:“这就是这地方的旅游特色,每一个旅游景点都有属于自己的特色,有的宣传‘历史文化’,有的宣传‘地理环境’。雾遗村的旅游点是结合历史与地理的优势,积极响应国家提出的‘生态旅游’。最近提出来的口号就是‘感恩历史,回归自然’,所以在这儿,你看到的、听到的、甚至闻到的都是历史和自然的气息,怎么又会有那些虽然推动了人类的发展却严重污染了环境的东西呢!”

王铭听着直点头,“哦,我明白了,原来那石牌坊后面的标语是这儿的旅游口号啊!”

“恩,没错。”葛芷兰点头表示肯定。

王铭像知道了天大的秘密似的,高兴地不亦乐乎。而方帅和肖云飞则在一边站着,不敢恭维她的智商。

“对了,兰姐,你刚才说的那个……”王铭到嘴边的话又想不起来了,她转头盯着正前方的地面想了一会儿,“对,那个‘生态旅游’是什么意思?”

不止葛芷兰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肖云飞和方帅也没想到。

“行了,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方帅对王铭的知识面真的无话可说了。他总是在怀疑,如果中国的艺术人才都像她这样,那么早晚又是一次艺术上的半殖民社会。

王铭最不服的人就是方帅,她感觉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说她的不是,唯独眼前这个人不能。被方帅一说,王铭顿感受了奇耻大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