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不得不去的地方7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3067 2011-04-18 15:20:40

  “那要这么讲,我还真显得孤陋寡闻了,今天早晨去找经理,经理没有把我当成‘小丑’赶出来,我还真得好好谢谢他呢!”方帅自嘲地说。

“方帅,你做的没错”葛芷兰安慰道,“旅客的纵容正是这种歪风邪气得以存在的根源。一个人的力量虽然不能改变什么,甚至对于这一现象来讲,你的指责不过是滴水浮尘,但是你的行为是一个合格的人应该做的。很多时候,我们不能总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改变这个世界或者改变你身边的人,但是只要你努力去做了,其结果并不重要,正如有句话所说‘何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在这件事上,咱们就取这‘无愧我心’了,至于其他事情,咱们就管不着了。”

方帅没想到葛芷兰能说出这么一番话,只听的心服口服。其实葛芷兰这些话只不过是借题发挥,话中有话,他是说给肖云飞听的,怎奈肖云飞至早晨醒来便浑浑噩噩,不知在想些什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王铭在一边听着他们谈话,好像对谈话的内容并不感兴趣,所以一直保持沉默。待大家一时无话可说,王铭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忽然来了句。

“对了兰姐,你还没说呢,你那个叫‘没你不行’的同学是谁啊?我还真有点兴趣,你说说,看看我认不认识。”

葛芷兰听到这句话脸色骤变,心中暗骂王铭昨天晚上为啥不问,尴尬地看向肖云飞。肖云飞听到“没你不行”一改心不在焉的状态,警觉地看着王铭,待王铭把话说完,他也把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那是云飞,怎么啦?”方帅感觉自己再不说话,不只是葛芷兰,就连肖云飞也很难摆脱这种局面。

“是你啊!”王铭恍然大悟,“哦,那个……你的那个……”王铭说着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突然改口道,“哦,没事,就是昨天在兰姐的QQ上看到了,此时忽然想起来,想问问是谁,没事,真的。”王铭说完便不再提,低头吃饭。

肖云飞是真的领教过王铭的说话“水平”,如果让她接着说下去,她不知会说出什么话来,现在她主动不提了,肖云飞也不会傻到去追问此事。

葛芷兰虽然恨王铭现在提起此事,但是最后她能急中生智,没有提空间密码的事,在这一点上她还是挺感激王铭的。看来王铭现在说话开始动脑子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吧!

几人吃过早饭便去爬观音山。他们经过商量决定在西路上山,那样便可以直达虎窟。说起这虎窟倒有些来历。葛芷兰卖关子不给他们讲。

“你们在爬山的过程中会看到关于虎窟的介绍的,我如果现在给你们讲了,你们爬山的激情少说也得减少五六分。”葛芷兰说的也有道理,于是几人便带着几分神秘去爬山。

这儿的确够“自然”的,就连上山的路都是日久天长踩出来的,根本找不到用水泥堆砌的台阶。路虽然陡峭了一些,但是绝对谈不上“险”,丝毫没有走“自古华山一条路”的感觉。几人有说有笑地上山,只有肖云飞,偶尔搭腔,但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上山的路旁不时地会出现一两块石碑,有的是歌功颂德,有的则是先人遗冢的墓志铭。

上山的路虽然弯弯曲曲,但总不改上升的趋势。几人爬着爬着忽然看到上山的路水平分出一支,在葛芷兰的带领下,几人沿着水平的路走。虽然是水平的路,但毕竟是在山上,所以这路竟然比上山的路看上去还有些陡峭:左边是乱石,顺山势向下延伸,右边也是乱石,顺山势而上,唯独在这儿出现一条仅能容一个人走过的小路,如果脚下一滑便会有危险。葛芷兰提醒众人小心。好在小路旁偶尔会有一颗枣树,通过时可以抓住树干,危险便因树的存在而少了几分。

小路在前方转了一个弯,忽然出现一片空地。方帅忍不住吟了一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那片空地上立着许多大小不一的石碑。王铭忙掏出地图,在上面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这个地点,上面写着“碑林”。

那些石碑有的已经残缺,即使那些完整的,上面的字也已经难以识别,可见年代已经十分久远。在最后面的几块石碑,看上去还比较新,几人走过去一看,上面分别记述的着一个故事。

方帅看到的那块石碑上记述的是一个观音菩萨降子的故事。一对夫妻没有孩子,后来到观音山上求子,因当夜天降大雾,没能下山,便睡在了观音庙中,第二日下山。下山后那女子总感觉身体不适,便去看郎中,郎中说她有喜了。那对夫妻为了感激菩萨,便在这儿立碑。碑文中没有写具体年代,从字形上不难出,年代并不久远。

肖云飞看到的那个则有具体时间了。那是说的清朝的一个当地县令到这儿游玩时,在山上抓住一只白帘大老虎,后来便在老虎居住的洞口写了一个上联,没有写下联,让后人来对,也正是因为这上联,观音山从此又名虎窟山。碑文中没有写出上联,只是说了在老虎洞里发生的一些奇异现象。比如:你拿着蜡烛去洞里,当你走到一定深度时,蜡烛会自动熄灭,而且紧挨着的两个人说话,对方几乎听不到。

王铭看到的那个石碑,是建国之后立的。上面讲的无非是些关于这一地区的传说,在来的路上,葛芷兰基本上都给她讲过了。王铭没有新鲜感,便跑去看方帅面前那块。

“兰姐,这故事你可没给我们讲过。怎么感觉这儿的东西都与雾有关啊?”王铭有些疑惑。

葛芷兰听了王铭的话微微一笑。

“雾是这儿的图腾,就像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图腾一样。我们说我们是龙的传人,这儿的人则是雾的传人。随着时代观念的更新,人们的迷信思想也逐渐淡化。人们不再相信自己是雾变成的,但是图腾崇拜已经从最初的迷信上升为现在的一种信仰,甚至一种文化,不可被替代。现在,每当大雾天时,依然会有部分村民自发地举行图腾崇拜仪式,甚至有些旅客来这儿就是想亲眼目睹一下这一仪式。”

“那我们有没有可能见到啊?”王铭兴奋地说。

“可能性不大。因为之前有一些旅客参加过他们的仪式,但是他们认为旅客拍照是对祖先的不敬,所以后来就拒绝旅客参加了。现在,不仅他们举行仪式的时间因天气而定,地点也要到举行仪式时才会决定,所以,旅客根本找不到他们的行踪。”

听了葛芷兰的介绍,肖云飞有些吃惊,他没想到在繁华大都市的外沿竟然还有这样的村落,只可惜现在他一直在担心秦舒月的安危,根本无心去深究这些问题。

看完那些石碑,他们没有从原路返回,而是进了一个山洞。山洞尽量追求“自然”,但依然能明显地看出人工雕琢的痕迹。刚开始说是山洞,但是走到尽头才发现原来只是个隧道,隧道的出口处又是那条上山的路。

几人沿着那条路继续往上爬,路上王铭一直叫喊着累了,非让方帅拉着她。方帅毕竟是一个男子汉,再怎么说也比她强出不知多少倍,自然不会拒绝,更何况用肖云飞的话说“他乐此不疲”。

又爬了大约二十分钟,终于到达了虎窟。首先看到的是一座依山而建的房屋,这儿终于有水泥石阶了,登在石阶上感觉脚舒服多了,这才发现,原来只要被人改造过的东西,这“以人为本”是无处不在啊!

拾级而上,迎面是一木制门,时间久了,上面的红漆已经开始脱皮。进入木门,左边是一个小型的院落,正前方则什么都看不到,但是有一条路,在院落的墙角处也向左拐了。几人先进入院落,正前方有一座小屋,门敞开着,正中央有一香炉,香炉之后是一座虎面人身的雕像,雕像盘腿而坐。房间并不大,因此焚香产生的烟雾弥漫了整个房间给人一种烟雾缭绕的感觉。中央大香炉中除了有三炷香外,还有不少硬币。肖云飞猜测应该是前来朝拜的旅客留下的。

王铭见葛芷兰把双手放在胸前,闭着双眼好像在祈祷,于是也学着她的样子静立在香炉前。方帅是什么都无所谓,绝对不信鬼神,让他朝拜简直是不可能。而肖云飞则感觉置身于这样一种环境中,拜也不是,不拜也不是。于是他在心里念叨着:如果你真的有灵应该能听到我的话,我在心里拜你了,肢体上就不表示了。他在心里这么一说,果然感觉平衡多了。其实关于这一小院还有一说,就是如果进院而不拜的人,进入虎窟便永远也不能再出来。葛芷兰也知道这绝对是空穴来风,所以也没跟他们讲,但是刚才朝拜时她则替几个人都拜过了,也不知能不能顶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