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肖云飞的无奈3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34 2011-04-18 15:20:40

  第二天一早,秦舒月来宾馆找肖云飞,于是两人一起去吃饭。吃过早饭,秦舒月还是没有提她的事,又要拉着肖云飞去逛街。肖云飞认为如果整天跟着秦舒月在学校附近进进出出,反而对自己的调查不利。所以他拒绝跟秦舒月去逛街。

“舒月,今天我约了一个以前的同学,好久没见了,想在一起聊聊。至于你的事情,我也不强求,你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了,你就给我打电话。”

秦舒月也害怕肖云飞和她在一起会出事,所以才想出去一起去逛街,远离这是非之地,可是,在整个J市之中,又有哪儿是她们可以“躲藏”的地方呢!现在既然肖云飞有自己的事情做,她也可以暂时了却自己的一桩心事了。

“那好吧,你自己要注意安全,我们学校可不怎么太平。”

肖云飞心想,我一个大男孩有什么不安全的,但是嘴上还是应声道:“恩,我会的。”

秦舒月临走时,肖云飞又叮嘱道:“舒月,中午如果没事就不用管我了,我和同学一起去吃饭就行。”

秦舒月只是微微点头,没有笑,转身离开。

葛芷兰拿着秦舒月的名字试了大半天,可是竟然一篇日志也打不开,这让葛芷兰很是失望。她忽然感觉肖云飞深不可测,就像湖泊一样,虽然表面上平静而清澈,但是深不见底。也可能是两眼一直盯着电脑的缘故,后来竟然躺在床上睡着了。

早晨起床去洗漱时,发现镜中的自己竟然如此难看:长长的眼袋和眉毛交相呼应,整的眼睛像国宝大熊猫似的。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草草吃了点东西就去找方帅了。

方帅昨晚打游戏不知到了几点,到现在还没有起床。他被葛芷兰喊下宿舍楼,心中颇有怨气。

“兰姐,您也太能折腾人了,现在才几点,有什么事不能晚点说吗!”

“几点?你自己看看表几点了,现在还不起,你想睡到什么时候?”

的确,葛芷兰去找方帅时已经八点了,按常理早该起床了,但是,她不知道,男生宿舍就从来没有过什么“常理”。平时早晨有课还好点,如果没课,他们基本上要睡到中午十二点才会起床。这在男生宿舍是很正常的现象,用他们的话讲,这就叫“双赢”——既能补充睡眠,又能省下一顿饭钱。何乐而不为呢!葛芷兰不经常在学校里,对这一现象不是很了解。现在,有不少女生也套用这一“战术”,但是目的却不同,她们是为了减肥。因此,继“宅男宅女”之后,又出现了有着同样意义的新名词“色(舍)男色(舍)女”。

方帅听着葛芷兰的话,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我们今早五点才睡觉,如果不是被你吵醒,中午饭估计到能省下。”

“行了,你的两顿饭我包了,你先把事情给我讲清楚再说。”

“什么事情?”方帅好像还没从睡梦中醒来,竟然把昨晚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就是那个秦舒月到底是什么人?”

方帅一听秦舒月便想起了昨晚的事,立刻来了精神,他想了想说。

“秦舒月是我以前的一个同学。”方帅故意不入正题,“女生,90后,貌美如花,人见人爱……”

“停……停……”葛芷兰阻止方帅继续说废话,“谁问你这些了,她和肖云飞的事!”

“慌什么啊,这不是说着吗!”方帅话锋一转,“虽然人见人爱,但是没能取得云飞的‘芳心’,尽管如此,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她把云飞称作‘哥’,云飞也一直在尽一个做哥的应尽的责任。”

“那么肖云飞这次去J市究竟为了什么?”

“我昨天也问他了,他的确是为了秦舒月的事情去的,但是去了之后秦舒月好像在担心什么,又一直对他隐瞒,所以他正准备自己调查此事。”

葛芷兰算听明白了,其实肖云飞刚开始就没有打算隐瞒什么,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方帅,以你对秦舒月的了解,你认为会是什么事?”

“对于秦舒月,我根本谈不上了解,我们的交情并不是很深,我认识她主要是因为云飞。从云飞口中,多少也听到过一些关于她的事情。云飞总是说她不谙世事,太过天真。至于云飞这次为何而去,我也没有一点头绪。”

“那你感觉是好事还是坏事?”

方帅好像没听懂葛芷兰的意思,没有接话,瞪着眼在等她解释。

“就是说,这事对肖云飞来讲,是仅仅涉及情感,还是可能影响人身安全?”

“这个我也不敢说。”方帅想了一下,“云飞对她的情感只是停留在兄妹之情上了,不可能有进展,所以,我感觉后者的可能比较大。”

葛芷兰昨晚试密码时也曾有过这方面的猜测,但是不敢确定,现在让方帅这么一分析,她也感觉肖云飞这次十有八九是卷进了一场大阴谋之中。

葛芷兰从钱包里拿出一张50的钞票,往方帅怀里一塞。

“你早晨的中午的饭钱,只多不少。”说完转身就走。

“这钱……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干嘛这么认真!”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钱塞进兜里。

“你去哪儿?”他又冲着已经走远的葛芷兰喊。

“J市。”葛芷兰头也没回。

葛芷兰走后,方帅开始琢磨她家究竟是干什么的,出手这么大方。去雾遗村时,除了车票之外,他是一点钱也没掏,不仅如此,王铭和肖云飞基本也没拿钱,全是她一个人出的。葛芷兰做什么事,基本上不打三个人知道,而每当三人发现需要某些东西时,葛芷兰已经早早地准备好了。方帅能感觉出来,葛芷兰的这种大方绝对是一种天然而成的消费观,而不是伪装出来的。这种消费观不是靠家人的娇生惯养而形成的,而是源于生活的殷实。方帅站在那儿想了一会儿,没有头绪,悻悻地回宿舍继续睡觉。早起了这么一小会儿,赚了50元钱,方帅回去继续做美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