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不得不去的地方9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42 2011-04-18 15:20:40

  从虎窟出来,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几人的肚子都饿了,但是山上卖饭的地方只有旅馆,一时半会儿是到不了的。这时葛芷兰像变魔术似的从背包里掏出一大堆零食。原来葛芷兰知道中午在山上很难找到吃的,在王铭还睡懒觉的时候她就起床去准备中午的食物了。几人找了个平坦的地方边吃边聊。

“我们今天还能不能下山?”方帅问葛芷兰。

“如果你想下山肯定能下,如果你不想下山,可以住在山上的旅馆里。”葛芷兰解释道。

“那就别下了。”王铭说的很干脆,“下了山明天还得上来。”

葛芷兰看着肖云飞。似乎要征求他的意思。

“估计我今天得先下山了。”肖云飞显然感觉有些对不住他们,他低着头好像自言自语。

葛芷兰似乎对肖云飞的回答并不感到意外,她今天早晨就感觉肖云飞肯定有事瞒着她。

“明天我要去J市。”肖云飞解释道。

J市就是秦舒月所在的城市,但是肖云飞不知道,那也是葛芷兰父女没来B市之前所居住的城市。葛芷兰听到J市时,脸色微变,她无法忘记十年前的那一幕。现在肖云飞又要去J市,她隐隐感觉肖云飞好像被拖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甚至她自己也不能逃脱。

“你去那儿干什么?”方帅问。他虽然也认识秦舒月,但是并不常联系,自然也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更不会想到肖云飞去J市竟然是因为她。

“这个你们就不要问了。我知道,我的中途退场一定会扫大家的兴,但是我又不能……”肖云飞没有继续往下说,显得很无奈。

葛芷兰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肖云飞选择离开自然会有他的原因。人生中有很多事情是不可回避的,命中注定的是事情逃也逃不掉。葛芷兰坚信“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坦然面对吧!

“要不要和你一起去?”葛芷兰问肖云飞。

肖云飞没有想到葛芷兰竟然会这样说,之前他一直认为葛芷兰会用责备的目光看着他,所以不敢抬眼看她。听到这话,他抬起头,葛芷兰正看着他,目光中只有担心,没有埋怨。肖云飞纵有千言万语也无法诉说心中的感激。他问自己,为什么哓妍就不能像葛芷兰一样呢?如果哓妍对他能有这份情谊,又何愁不会在一起呢!不,不是这样的,哓妍对自己的情谊远比葛芷兰深,只是她也没办法违背父母的意愿而已。肖云飞自己安慰自己。

葛芷兰不知道肖云飞的目光中究竟流露的是什么感情,忽而感激,忽而自我否定。但是她能肯定肖云飞正在进行着复杂的心理斗争,不是去不去J市,而是在另一个方面。两人的对峙是被方帅的说话声打断的。

“对啊云飞,有什么事不要瞒着大家,或许我们也能帮帮你呢!”

“就是,就是。”王铭也随声附和。

此时肖云飞只有感激,朋友如此,复有何求?

其实方帅对肖云飞一直如此,只是他一直没有从离开哓妍的阴影中脱离出来,所以对这些也并不怎么在意。方帅也知道哓妍的离开对肖云飞的打击之大,但是他不想看到肖云飞为了一个女人整日浑浑噩噩,所以,他一直在想办法帮助他脱离苦海。也正是葛芷兰的出现让方帅看到了希望,所以方帅打心底希望葛芷兰能和肖云飞一起去J市。毕竟两人只有在一起共同经历一些刻骨铭心的记忆,才能培养出不离不弃的感情。但是,他也不知道葛芷兰的身世,她不知道J市究竟给葛芷兰的生活带来多大影响。

J市对葛芷兰的影响要超过哓妍对肖云飞的影响不止千万倍,两种影响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在之后的时间里,葛芷兰能够抛离自己的伤痛,一直陪着肖云飞走到最后,或许才是让肖云飞放弃对哓妍的等待而选择葛芷兰的真正原因。

“不用了,我的离开已经很对不起大家了,怎么能……”肖云飞又一次没有继续往下说。

“云飞,真的没事?”方帅也感觉到肖云飞有些不正常,虽然方帅对这种不正常都已经习惯了,但是现的肖云飞是不正常中的不正常,方帅不能不为他担心。

“没事,放心吧。”肖云飞强迫自己露出了一个生硬地笑脸。

肖云飞本来打算今天晚上告诉他们的,但是没有想到王铭竟然会提出那么一个问题,他被迫把自己要离开的消息提前告诉他们。

下午大家的兴致显然减了大半,他们没有继续往上爬,而是转到中路下山。一路上大家都想保持上山时地气氛,但是无论肖云飞、葛芷兰还是方帅都不能做到,只有王铭,看上去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回到山下的旅馆,几人各自收拾行李。因为肖云飞的离开,剩下的三人也决定提前结束旅游,回学校,这一举动让肖云飞倍感内疚。但是大家毕竟只是扫兴而已,还不至于让他担心,而秦舒月则不同了,他感觉如果再不去见秦舒月,或许永远就没有机会了。

这一晚肖云飞没有夜战,而是早早地上床睡觉。或许是生物钟的缘故,也或许是心中想的事情太多。肖云飞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他从认识晓研的那个下午开始想,一直想到他差点跳楼的那一刻,然后就是晓研的离开。他每天都像活在梦里一样,稀里糊涂地就考上了大学,然后就认识了葛芷兰。葛芷兰的出现。颠覆了他对女性的评价,颠覆了他的大男子主义。

睡在一旁的方帅渐入佳境,鼾声如雷。肖云飞无形之中被方帅感染了。他做了一个梦,梦到秦舒月满身是血朝自己挥手,她在笑,笑的那么牵强。

第二天一早,肖云飞发现自己睡衣都被昨晚吓出的冷汗浸湿了。他暗暗告诉自己“梦都是反的,不会有事的”。

肖云飞坐上了去J市的车,他马上就可以见到秦舒月了,但是从此有人开始日夜难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