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肖云飞的无奈5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174 2011-04-18 15:20:40

  外公家离学校有一段路程,吃过晚饭,葛芷兰不愿在家看电视,于是自己开着外公的车去了秦舒月所在的学校。她开着车在学校里里外外转了几圈,感觉看的不够仔细。于是,她又在校门口附近找了个停车位,把车停下,下车自己走着在正门附近转了一圈,算是熟悉了一下环境。她时刻注意着人群,准备发现肖云飞就跑,免得让他发现。如果他知道此时肖云飞正在毕凯文的宿舍睡大觉,她就没必要担心被肖云飞发现了。

再说肖云飞被毕凯文拉着去了学校正门斜对过的一个饭店。两人坐下来,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肖云飞知道毕凯文的酒量,害怕喝醉了耽误正事,所以便直接切入正题。

“阿文,记不记得我刚才给你说,我来这儿办一件事,但是现在我还不清楚是什么事。”

“当然记得,你这样说岂不是骂我是老鼠,刚见面就骂人,这可不像兄弟啊!罚…罚…”毕凯文一边说一边给肖云飞倒酒。

肖云飞没想到一说话就被他抓住话柄了,只好认栽,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看着肖云飞把酒喝了,毕凯文笑着说:“把你的麻烦说来听听。”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刁云松的人。”肖云飞永远也忘不了毕凯文听到刁云松这三个字时表情的变化。刚才还是眉开眼笑,立刻就变得冷漠而警觉,刚刚送到嘴边的酒杯,险些脱手掉在地上。

“刁…刁云松?云飞,我没听错吧?”

肖云飞不知道这个刁云松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让这个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闻之变色。

“没错,是他!”

毕凯文确定是刁云松之后,稍稍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问。

“你的事和他有关?”

见到毕凯文这样问,肖云飞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讲了一遍。

听完肖云飞的叙述,毕凯文心中好像有了底。

“云飞,不瞒你说,我认识刁云松也是通过秦舒月。刚开始,我只知道他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小混混,有几次在学校里出了点问题,但是只要一提他的名,准保没事。后来,认识了他之后,他说有笔小买卖,问我做不做。我说需要考虑一下。我回去便问一些不错的哥们,他究竟在做什么生意。你猜有一哥们告诉我什么?”毕凯文说到这儿故意停下,等着肖云飞猜。

“什么生意?”肖云飞问。

毕凯文看了看四周,然后凑到肖云飞耳边说:“白面。”

肖云飞一听傻眼了。他知道毕凯文所说的“白面”也就是被中国法律严格禁止的毒品海洛因。如果事情到了这样的深度,该不该继续查下去,肖云飞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我当时一听就吓傻了。”毕凯文接着说,“我是不务正业,甚至还蹲过‘所子’。但是我很清楚,我的那些事都是小打小闹,进去最多也不过就是几个月,拿点钱就出来了。但是,如果涉及‘白面’,那样罪过可就大了,我就是再长两个脑袋也不够砍得啊!”

毕凯文喝了杯酒,压压惊,又说道。

“云飞,照你所说,我感觉这事应该还是和这‘白面’有关,我劝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不参与为妙,毕竟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整天把脑袋别在腰带上,他们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肖云飞感觉毕凯文并不是在危言耸听,他如果继续查下去,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都是未知数。可是,如果就此罢手,秦舒月该怎么办?她究竟陷入其中到何种程度?

毕凯文好像看透了肖云飞的心思。

“云飞,如果你继续坚持你的选择,那就算我一个吧,我们兄弟一场,总不能看着你却见死不救。”

肖云飞听到毕凯文这么说,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云飞,你也不用有什么压力,其实我这么做也有自私的想法,并不只是为了你。”毕凯文看着肖云飞接着说,“就是那次他让我做‘白面’的生意,我找‘借口’拒绝了。他虽然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他做的事,但是他一直在怀疑我。你知道这种人最擅长的是什么吗?斩草除根。现在朋友们都劝我转校,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我认为离开对我更不利,那样我就等于在告诉他‘我知道了你的秘密’,就是我跑到天涯海角,他也不会放过我。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儿为妙。可是,你知道整天提心吊胆的滋味吗?”

肖云飞自从认识毕凯文以来,就没见过他如此害怕过一个人,也没见过他如此懦弱。他当年明知自己要进‘所子’了,头一天还请朋友们去喝“进所酒”。看来他已不是当年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阿文”了!

“难道他会杀你不成?”肖云飞不敢相信。

毕凯文端起酒杯喝了一杯酒,算是默认了。

“那你为什么不报警?”肖云飞很自然地想到了警察。

肖云飞不明白毕凯文听到这句话时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在不久的将来还在另一个人脸上看到了几乎同样的表情。

“如果你继续查下去,你会明白我为什么不报警的。但是在此之前,我要警告你,千万别报警。”毕凯文说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云飞,咱们不先说这个了,咱们兄弟俩好不容易聚到一起,得先喝个痛快,不然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毕凯文的话说的甚是悲壮,肖云飞听的也有些不自在。

“阿文,这话有些严重了吧!咱们今天先喝个痛快,等着请你去B市,我做东,咱们再喝个一醉方休。”肖云飞虽然知道毕凯文这句话的分量,但是还是在努力给他打气。

如果你的心中一直想着一件事,任你如何掩饰,别人依然会很轻易地从你眼中看出。肖云飞和毕凯文现在就是这么一种情况。两人难得一见,谁也不想因为自己影响喝酒的心情,可是,刚才两人的一番谈话,无论谁都不能将它忽略,哪怕只是暂时也好。

肖云飞喝的酩酊大醉,不能说是尽兴,倒是有点借酒消愁的嫌疑。毕凯文的酒量比肖云飞大,虽然喝的一点也不比肖云飞少,但是相对于肖云飞来说,还算比较清醒。他不知道肖云飞住在什么地方,几乎是连拖带拽把肖云飞弄回他的宿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