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初涉禁地2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84 2011-04-18 15:20:40

  人生究竟又有多少个今天?有人算过,人的一生有两万天。在没有知道这个数字之前,肖云飞总感觉自己的生命是无限的,自然而然地认为明天会到来。但是,两万天对于人的生命来讲,是多么的短暂。两万零一天的太阳会不会依旧升起在他的生命中?或者他甚至看不全两万天的日出?谁也不能给出答案。或许生命也正是多了这些不确定的因素,才让人拥有拼搏的动力。

肖云飞依然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最羡慕的就是电视里那些能够未卜先知的神仙。他曾经幻想自己能够知道明天发生什么事。可是,如果你真的知道了明天发生的事,生活对你来讲还有什么意义?知道明天发生什么事,就好比一个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死一样。生命对他来讲就成了等待死亡。

车窗外一位捡垃圾的老婆婆引起了肖云飞的注意。他从小就对弱者有很强的怜悯之心。记得他很小的时候,看到一对老夫妇在集市上卖鸡蛋,而当时没有一个人买他们的鸡蛋。他的心一酸,竟然热泪盈眶。他很早便听过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只可惜,他只看到了他们的可怜,没有看到他们的可恨。

肖云飞回到学校,先找到方帅,从方帅口中得知:葛芷兰竟然两天前就去了J市。肖云飞把这几天的经历简单地给方帅描述了一遍。五一假期明天就结束了,他下午去院里请了假。

按照他和毕凯文的计划,他是准备明早回J市的。当他得知葛芷兰为了他赶去J市时,感动不已。两天竟然没有见到葛芷兰,心中也有些担心,所以,当天办完请假手续就乘公车返回J市。

葛芷兰虽然不知道肖云飞回了B市,但是肖云飞返回J市却点名让她去接。她接到肖云飞的电话后,便开车去了汽车总站,早早地便在出站口等着。

肖云飞在下了车没有见到葛芷兰,于是便自己出了汽车站。外面也没有葛芷兰的影子。肖云飞不相信葛芷兰会不守信用,但是事实却摆在眼前。他拿出手机,准备让毕凯文来接,然后找机会再去质问葛芷兰。他只顾着拿着手机拨号,没有看路。一辆轿车忽然开到他的面前,要不是他来了个“急刹车”,就直接撞在了轿车上。

这种开车的人,他见多了,很难缠,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敬而远之”。肖云飞刚想另择道路,忽然看到车窗里露出一张熟悉的脸,那正是葛芷兰。葛芷兰示意肖云飞上车。肖云飞不知道葛芷兰在哪儿弄的车。肖云飞去年才拿到驾照,而且真正开车的机会并不多。一个女生竟然能开着车“四处乱穿”,肖云飞越来越感觉葛芷兰深不可测。但是现在,他没时间考虑那么多,只好乖乖地上车。

“你在哪儿弄的车?”肖云飞上车就问。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你准备带我去哪儿?”

“既然你让我来接你,那么我带你去什么地方便由我做主了,你乖乖地在车里坐着就行了。”

肖云飞本来是打算让葛芷兰回B市的,但是事情的发展远远偏离了他的计划,他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葛芷兰知道明天就是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了,肖云飞再次回来肯定有十分重要的事,所以她不想再让肖云飞离开自己的视线。经过认真地思考,她决定把肖云飞带到外祖父家居住。

肖云飞对J市并不了解,她也不知道葛芷兰要把他带到什么地方,但是他能肯定绝对不是去学校。

葛芷兰带着肖云飞经过几个红绿灯,又拐了几个弯,然后进入了一个家属院。肖云飞跟着葛芷兰上了二楼。肖云飞不知道这是谁的家,进去后四处看了一下,见到电视的正上方挂着一对夫妻照,但不是葛芷兰的父母,因为他们的年龄都得六七十岁左右。那对夫妻的长相是地地道道的少数民族。肖云飞对少数民族并没有多少了解,仅凭长相猜不出他们是哪个民族。但是肖云飞曾经听葛芷兰说过她有半个蒙古血统,那么这对夫妻定然是蒙古人了。或者是她的祖父母,或者是她的外祖父母。

“这二位应该是你的外祖父母吧?”肖云飞感觉葛芷兰的长相应该更像她妈,因为她身上有着很浓的草原女子独特的魅力,这是草原男子不可能表现出来的。

葛芷兰微微一笑算是默认。

“这就是你的房间了。”葛芷兰把肖云飞的带到她的房间隔壁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是她的父亲来这儿时住的地方。

“在你没有回B市之前就暂时住在这儿吧!”

肖云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让我住在这儿?”

“恩,有什么不妥吗?”

“当然了。”肖云飞感觉再不说出自己要见葛芷兰的真正目的,恐怕葛芷兰就再也不会给他机会了。“你明天不回B市吗?明天可是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啊!”

“这个您就不要操心了。”

“那怎么行,我在这儿有事不能回去,我已经给学校里请假了,你为什么不回去?”

“为了你啊!”

肖云飞被葛芷兰将了一军,他何尝不知道葛芷兰来J市就是为了他。可是当葛芷兰亲口说出来时,肖云飞却不知说什么好。他不知道自己的前世究竟做了什么,会让自己今世遇到这个女孩。他能肯定,如果之前没有哓妍,他会毫不犹豫地把爱给她。可是“世事弄人”就是这样,为什么在遇到她之前,心中非要先住下另一个她。

“芷兰……”肖云飞想说什么,但还是止住了,他害怕伤葛芷兰的心。

“云飞,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葛芷兰示意肖云飞坐在沙发上,“还记得那次我们一起进虎窟吗?当时我很害怕,我也很想和方帅他们一起出来,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忍受漫长的等待,我宁愿和你一起去冒险,而不愿独自等待。当时,你拉着我的手往前走,我的手被吓的冰凉,心怦怦直跳,但是那种感觉是幸福的。”

肖云飞静静地听着葛芷兰说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