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肖云飞的无奈4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105 2011-04-18 15:20:40

  送走秦舒月,肖云飞一个人按照同学所说的地点找到了一个叫“云雨理发店”的地方。肖云飞进去之后发现和其它理发店的并没有什么差别,里面理发的人也不少。肖云飞迅速把里面的人扫了一遍,但是没有发现他要找的人。这时一个留着长长的头发的人走过来。

“同学,要理发吗?”

“哦,不是,能不能给我洗洗头?”

那个理发师一听肖云飞要洗头,好像想说什么,但是看了一下肖云飞,终究只是说了句:“你稍等一会儿。”

肖云飞感觉理发师的表情有些异常,但又不知为何。那个理发师走到另一个理发师身边,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这时又走过来一个理发师,把肖云飞带到洗头的地方。肖云飞趁洗头的时间,简单地和那理发师聊了几句,但没有获得一点有用的信息。

肖云飞正准备出门时,忽然进来一个人。肖云飞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秦舒月的男朋友。当然,那人并不认识肖云飞,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进屋了。肖云飞在朋友那儿听说,这个人叫刁云松。此时,他双眉紧锁,好像正在生气,没有一点照片上那帅气的感觉。

“怎么样?”一个理发师走过来问。

“没找到!”刁云松恶狠狠地说,“竟敢耍我,等我找到她,非把她宰了!”

肖云飞不知道他们所说何事。两个人一来一去便没有了下文。肖云飞已经洗完了头,如果再在里面待着不走怕引起怀疑,于是开门出来。肖云飞没有头绪,听刁云松说话的口气,不像是只说说而已,他也逐渐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现在唯一能告诉他答案的只有秦舒月一个人,但是秦舒月又是那样的态度。

肖云飞正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倒是不感觉奇怪,因为昨天为了打听刁云松的情况,几乎问遍了所有以前的同学,有不少说今天来找他玩,但是都被他拒绝了。尽管如此,在路上遇到一两个同学也并不是不可能的。

肖云飞回头时,那人已经走到了身边。

“云飞,真的是你啊!”来者很惊讶,“你到这儿怎么也不说一声啊,真的好久不见了,越变越文静了”那人一边说一边笑,“走,找地方喝点去,既然来到我的地盘上了,兄弟我做东。”说着就拉着肖云飞走。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肖云飞没做“好孩子”前的铁哥们毕凯文。那时候兄弟们都叫他阿文。肖云飞在毕凯文因为打架被关进去之后便识趣地退了出来,一心学习和恋爱。毕凯文被放出来之后,学校里说什么也不让他在这儿上了。他的父母只好托人把他转到了别的学校。后来肖云飞和他的联系少了,只是听说依然恶习难改,在那个学校也是霸王级人物。至于他怎么会来这儿上学,用脚趾都能想到,肯定又是他父母的“功劳”。

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社会,很多事情,你不承认并不能表示它不存在。

“阿……阿文,怎么会是你!咱们有时间没联系了,我真不知道你在这儿上学,这不是来这儿办点事,还没回去呢!”肖云飞讲起哥们义气那一套来也毫不逊色,不然也不可能赢得阿文这种“混世魔王”的“青睐”。

“是啊,真的好久不见了啊!什么事,说来听听,看兄弟能不能帮上忙。”

“说来话长啊!到现在我还没理出头绪。”肖云飞的表情很为难。

“既然这样,咱们先找个地方喝着,慢慢说来听听。”

“好吧,也只能如此了。”

“哈哈,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喝个一醉方休。”毕凯文一边说一边拉着肖云飞往馆子里走。

肖云飞之所以答应和他一起去喝酒,倒不是因为遇到朋友便把秦舒月的事抛到脑后了。肖云飞考虑到与毕凯文好久不见了,盛情难却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以他对毕凯文的了解,他在大学里也“乖”不到哪儿去。刚才与刁云松的一次不期而遇,让他感觉刁云松也好不到哪儿去,或许通过毕凯文能够得到一些关于他的信息。退一步讲,即使毕凯文不认识刁云松,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毕凯文的帮助,心里也会踏实许多。

葛芷兰自从十年前来到B市,便很少回过J市,坐公车的机会更是没有。尽管外祖父母依然住在那儿,但是这片土地对她幼小的心灵造成的伤害是任何人都难以弥补的。

她坐在靠近车窗的位置,戴着耳麦,开着车窗,任风吹乱她的头发。车窗外偶然闪过一位捡垃圾的老婆婆。她不明白,同样是人,为什么贫富差距可以这么大,如果钱能改变那老婆婆的生活,她会毫不犹豫地把足够的钱分给她。可是,钱真的能改变一切吗?那老婆婆的儿女在干什么?为什么自己的母亲过着这样的生活,他们却不管不问?一连串的问题,让她自己都难以回答。

车缓缓驶进长途汽车站,得知外孙女要来的外公外婆兴高采烈地开车来接。当年,葛芷兰的外祖父母是被葛青云从草原接到J市来的,葛芷兰的母亲去世后,葛芷兰随他的父亲搬到B市,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而她的外祖父母则选择留在J市,他们说要守望女儿的亡灵,直到自己死去。尽管葛青云发达之后每年给二老的钱都可以当他们下半辈子的生活开销,但是二老却始终怨恨自己这个女婿,恨他当初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思让警方抓捕凶手归案。他们虽然怨恨葛青云,但是却始终把葛芷兰当做心头肉,因为他们从葛芷兰身上能够看到当年女儿的身影。

外祖父见到葛芷兰便问他们父女生活如何。葛芷兰知道外公是个倔脾气。虽然每次父亲来时外公都给他冷板凳坐,但是外公却一直暗中关心着父亲的事业和他们父女的生活。

葛芷兰打算暂时在外祖父母家住下,她不想让肖云飞知道自己来了J市。在公车上时他便给方帅回电话,叮嘱他不要把自己来J市的消息告诉肖云飞。下午陪着外婆逛商场,逛超市,买了一大堆她爱吃的食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