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宾馆营救2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67 2011-04-18 15:20:40

  到了中午,肖云飞依然没有葛芷兰的消息,他开始坐不住了。

“阿文,我们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你想想,她一个人在楼上,就是长了翅膀也未必飞的出来,更何况……”

“云飞”毕凯文打断肖云飞的话,“我也想了,看来现在只有去找秦舒月了。”

肖云飞也想到了秦舒月,或许现在秦舒月是唯一一个能将葛芷兰从那儿安全带出来的人了。虽然秦舒月认识肖云飞比葛芷兰要早的多,可是异性之间的感情是不能用认识时间的长短来对比的。现在,葛芷兰在肖云飞心中的地位或许比不上哓妍,但是要远远超过了秦舒月。肖云飞是不能让葛芷兰受一点委屈的。他一定要救出葛芷兰,不论付出多大代价。肖云飞知道自己现在的想法有些龌龊,可这终究是人之常情。

毕凯文给秦舒月打了个电话。秦舒月因为肖云飞的离开对生活丧失了信心,索性活一天算一天,接到毕凯文的电话时正窝在宿舍里睡觉呢!毕凯文虽然说有急事,可是秦舒月把生命都“置之度外”了,对她来讲,在这个世界上哪还有什么急事。她死活不肯出来。最终,毕凯文只好把肖云飞的名字搬了出来,这才总算请动了秦舒月。

秦舒月一听肖云飞回来了,她的世界好像从阴霾直接变成了晴天。她穿上衣服,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毕凯文所说的地点。

“哥,你怎么又回来了?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对了,阿文,你说找我有急事,究竟什么事?不会也与我哥有关吧?我可警告你,你那些破事别把我哥也绞尽来,不然我可饶不了你!”秦舒月见到肖云飞非常兴奋,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大堆,而她的这几句话偏偏又直接说中了毕凯文。毕凯文不知该怎么回答。

秦舒月见到肖云飞便发现他的表情与前几日在这儿时有很大不同。她说完那些话,肖云飞的表情依然冷若冰霜,没有一丝笑意。

“阿文,我想单独和她说几句话。”

毕凯文看了一眼肖云飞,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跟我来。”肖云飞对秦舒月说,然后转身就走。秦舒月看了看毕凯文,毕凯文表示无奈。

肖云飞把秦舒月带到了一个胡同,然后停下,转过身。秦舒月一直低着头跟着肖云飞,没想到肖云飞忽然停下,差点撞在了肖云飞身上。

肖云飞没有说话,举起手就给了秦舒月一个耳光。秦舒月没想到刚见面肖云飞会打她,没来得及躲闪。肖云飞那一巴掌生生落在脸上,她的半边脸顿时像用火烤了似的,火辣辣的。

“哥?你为什么打我?”秦舒月用手捂着脸问肖云飞。

“你应该比我明白!”肖云飞的嗓音依旧冰冷。

秦舒月找不到一个肖云飞能打自己的理由。自从认识肖云飞以来,别说打她,肖云飞就连骂都没有骂过她。虽然有些时候自己的做法有些离谱,但是肖云飞总是假装生气,自己道个歉也就过去了,可是这次究竟是什么事让他如此生气,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打自己。秦舒月忽然想到了自己在“云雨宾馆”里所做的事。一定是这件事,不然他不可能打自己,秦舒月这么想。

“不明白!”秦舒月撅起嘴,扭过脸不理肖云飞。

“好,那我问你,你在‘云雨宾馆’做什么?”肖云飞虽然知道,但是,事到如今他依然不相信秦舒月会做那种事,他想让她亲口告诉他。

听到肖云飞这么问,秦舒月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她转过身,看着肖云飞愤怒的眼神,泪水如决堤的黄河水,滚滚流出。

谁不想做一个好女孩?谁不想找一个自己爱的人?谁不想幸幸福福清清白白过一生?秦舒月沦落到卖身的境地是她最不愿意再提起的往事。因为这件事,她一直活在自责中,若不是为了父母,为了那些还爱着她的人,她早就结束了自己生命。肖云飞这样不问青红皂白地给了她一巴掌,对她本已消极透顶的生活观来讲无异于雪上加霜。

看到秦舒月哭成这样,肖云飞有些于心不忍,开始恨自己的那给她的一记耳光。“别哭了舒月,哥也是恨铁不成钢,哥不该打你。”肖云飞一边说一边把秦舒月搂在怀中。

“哥……”秦舒月只喊了一声,声音便哽咽起来,只是趴在肖云飞怀里哭。

“好了,舒月,不哭了。”肖云飞把秦舒月扶起,掏出手帕纸给早已哭成泪人的秦舒月擦眼泪。“事到如今,你把事情给我们讲一讲,咱们商量一下怎么解决,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帮忙,我们时间不多了。”

听到肖云飞这么说,秦舒月渐渐不哭了。她从肖云飞手中接过手帕纸自己擦泪。

肖云飞和秦舒月从胡同里走出来,见到毕凯文。毕凯文看到了秦舒月哭红的眼圈,但是没有说话。几人一起上车。

“哥,还是你先说你们的事吧,我的事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完的。你说时间不多了,那我们先办完你的事再说不迟。”秦舒月冷静下来对肖云飞说。

肖云飞稍微思考了一下说:“也好,那我们先说吧!阿文,你给舒月说一下吧。”

毕凯文自然也知道肖云飞为什么让他来描述。他简单想了一下,然后把这两天发生的事给秦舒月叙述了一遍。当提到葛芷兰时,毕凯文以“云飞的同学”模模糊糊带过。秦舒月自然也明白肖云飞和葛芷兰的关系,只是她还在怀疑肖云飞是否真的忘掉了哓妍。秦舒月虽然有些嫉妒葛芷兰,但听到毕凯文的叙述,她更佩服她的勇气。葛芷兰的形象瞬间在秦舒月的大脑中形成了数十种影像,秦舒月恨不得现在就见到她。

“你们有什么打算?”秦舒月听完毕凯文的叙述后问他二人。

肖云飞和毕凯文对视一眼,然后对着秦舒月摇摇头。

“其实把她从哪儿弄出来并不是一件难事,只是……”秦舒月邹邹眉头接着说,“那楼道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如果她被发现可就麻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