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宾馆营救3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54 2011-04-18 15:20:40

  被秦舒月这么一说,肖云飞又替葛芷兰捏了一把汗。肖云飞自离开葛芷兰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葛芷兰给他发了一个短信之后就再没有消息了。葛芷兰会不会被抓住了,肖云飞不自觉地想。他拿出手机要给葛芷兰打电话,但是被秦舒月止住了。

“哥,你如果想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安全,最好给她发个短信,你给她打电话可能会产生更坏的影响,我想这个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被秦舒月这么一提醒,肖云飞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差点又犯了不可挽回的错误。于是肖云飞改发短信。

葛芷兰一个人在房间里过的要比肖云飞和毕凯文舒服多了。她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又看了一下“地势”,发现一个人想从这儿逃出去简直比越狱还难。她便抱定“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念头,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觉,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刚开始时,她还一直听着门外的动静,可是门外始终一点动静都没有,她也渐渐放松了警惕。就在葛芷兰快要睡着时,忽然感觉到手机振动。她害怕肖云飞给她打电话,所以把手机调成了振动模式,但是又害怕肖云飞给她发短信时感觉不到,所以她一直把手机握在手里。

葛芷兰打开肖云飞的短信。

“芷兰,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是否安全?”

肖云飞和毕凯文自然是她逃出去的唯一希望。收到肖云飞的短信,葛芷兰兴奋不已。赶紧给肖云飞回复:“我还在‘云雨宾馆’,现在正在二楼的一个房间,房门上写着‘月月’二字。只要不被发现,我就是安全的。”

葛芷兰这么回复肖云飞显然也有点意气用事。她不知道肖云飞正在想办法救她,她以为肖云飞还在等着她自己出去呢,当时忽然有些后悔自己认识了这么一个“书呆子”。葛芷兰认为肖云飞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来救她了,一生气,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出去以后,葛芷兰每当回忆起这段经历都很佩服自己,在如此危险的情境中自己竟然能睡着觉。她还做了一个不长不短的梦。

在梦中,自己被刁云松抓了起来,刁云松的事情败露被警察追捕,最终,在一个很大的棚子里,刁云松终于走投无路。他利用葛芷兰做最后一搏,和警察谈判。在谈判中,肖云飞提出由自己做人质,替换葛芷兰。

葛芷兰只梦到这儿便醒来了,她已经被吓出一身冷汗。她这个梦和十年前的那一幕如此相似,她虽然是被肖云飞的短信吵醒的,但是在她的潜意识里也不敢继续梦下去了。

肖云飞在短信里说不让她离开这个房间,葛芷兰这才意识到肖云飞一直在想办法救她出去,刚才自己是误会他了。

秦舒月听到葛芷兰在自己的房间里,感觉这件事更好办了。她推测葛芷兰如果不出房间就暂时不会被发现,因为刁云松就算看录像也得到晚上。所以,商量完计划之后便让肖云飞给葛芷兰发短信。之后他们分头行动。

肖云飞和毕凯文开着车先把秦舒月送到“云雨宾馆”所在的胡同,为了不引起怀疑,让秦舒月一个人走去“云雨宾馆”。

秦舒月进了“云雨宾馆”后直接上了二楼,进了自己的房间。但是房间里没有人,床铺上的确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葛芷兰”秦舒月轻轻喊了一声。

葛芷兰给肖云飞回复完短信之后又想起了那个梦,又想起了十年前那痛心的一幕。母亲的印象在她的大脑里已经越来淡了,她有些害怕,怕有一天在自己的大脑里搜索不到母亲的长相。想着想着,眼角湿润了。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于是立刻离开床,躲进了洗手间。

葛芷兰在洗手间偷偷往外看,看到进来的是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也就归位了大半。她不确定这个房间是不是秦舒月的,自然也就不知道进来的人是不是秦舒月,更何况这个房间是两个人共用的。然而,当她听到那个女孩喊出自己的名字,心中对她的身份也就确定了大半。

秦舒月看到一个女孩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就在见到葛芷兰的那一刻,她对自己之前对葛芷兰外貌的猜测进行了全部否定。她之前在听毕凯文的叙述时还有些怀疑,一个女孩怎么能自己做出这样大胆的举动,然而看到葛芷兰,她也相信她的确能做得出来。因为,在葛芷兰的身上,她感觉到了一种天然的野性,那是生活在传统家庭中的她所可望而不可即的。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女孩虽然没有一般女孩那样白皙的肤色,但是,她的肤色中散发着自然与健康,让人有些羡慕。

“秦舒月?”葛芷兰试探这问。

“葛芷兰?”秦舒月以问代答。

葛芷兰点点头。

“肖云飞让你来的?”

“是啊,你一个人在这儿,他在外面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葛芷兰听了之后呵呵一笑,没有说话。她听得出,秦舒月的话中略带几分嫉妒。她之前对秦舒月的印象极差,但是见到之后却对这个女孩有了几分同情。她不再相信秦舒月是自愿做那种事的,因此,她更坚定了陪肖云飞一查到底的信念。见到秦舒月,葛芷兰忽然想起了一首歌,那是韩宝仪唱的“舞女泪”。

一步踏错终身错/下海伴舞为了生活/舞女也是人/心中的痛苦向谁说/为了生活的逼迫/颗颗泪水往肚吞落/难道这是命/注定一生在那红尘过

命,究竟命是什么?为什么不同的人的命运会千差万别?为什么有些人有些人心地善良,却会遭受小人的陷害?为什么有些人为非作歹,却依然可以逍遥法外?难道人真的有什么前世今生?为什么人没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葛芷兰想着,心中又是一阵酸楚。

葛芷兰从洗手间出来后,两人坐在床上。不知道什么原因,看着秦舒月,葛芷兰竟然有种同命相怜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