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宾馆营救4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65 2011-04-18 15:20:40

  “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既然你和我哥一起来的,我就叫你兰姐吧。”秦舒月说。

“行,那我叫你月月怎么样。”葛芷兰看到门上这样写的,所以很自然地以为她喜欢别人这样称呼她。

“你还是叫我舒月吧!月月是那些臭男人喊的,听着都恶心。”秦舒月说着,脸上掠过一丝悲伤。

葛芷兰没有考虑到这一方面,但又不敢过多涉及这里面的事。

“哦,那好吧,我就叫你舒月。”

葛芷兰刚说完便听到了走廊里的脚步声。秦舒月也听到了,她示意葛芷兰躲进洗手间。她可能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最后叮嘱葛芷兰。

“兰姐,你躲在那儿不要出来,外面我来应付,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出来,你如果出来,不只是救不了你,就连我自己也难保没有麻烦。”

葛芷兰点点头又藏进洗手间。

推门进来的是上午接待肖云飞和毕凯文的那名男子。

“月月,今天太阳从西面出来了啊?怎么这么早就来‘上班’了?是不是怕哥一个人在这儿寂寞,来陪哥玩玩啊?”那男子说着便伸手摸秦舒月的脸。

秦舒月把那男子的手推开。

“滚开。”秦舒月没有好气,“告诉你,待会儿有人要来接我,耽误了事自己找你松哥去交代。”

“谁来?我怎么不知道。”那男子有些惊讶,但很快回复了平静。

“你很快就知道了。”秦舒月冷冷地扔了一句。

秦舒月本以为这几句话起了作用,可是没想到她刚转过身,一双大手便抱住了她的腰,紧接着自己就被扔在了床上。

“去他妈的松哥,先让哥过过瘾再说。”他一边说一边把秦舒月摁在床上,疯狂地把她撕扯地一丝不挂,然后开始无情地发泄自己的**。这种事秦舒月经历的太多了,早已变的麻木了,只是躺在床上接受他的凌辱。

葛芷兰见到了这一切,如果现在她的手上有一把枪,她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把他杀了。洗手间里空无一物,她甚至找不到一件像样的武器。她刚想出去把他从床上拉起,然后和他理论一番,忽然又想起了秦舒月的话。这种素质的人会给你讲理吗?自己出去无非是往狼嘴上送肉。进来之前,秦舒月对自己说了那一番话,看来她早已预料到了这种结局。

葛芷兰倚在洗手间的墙上,听着外面发生的一切。秦舒月的每一声呻吟都深深刺痛着她的心。她的眼中早已浸满泪花,泪水顺着脸颊滑下。她发誓,会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些人间禽兽送上断头台。

葛芷兰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男子才离开,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才冷静下来。她从洗手间里出来,发现秦舒月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床边,对于刚才的这一幕,她看起来倒比葛芷兰更冷静。她也看到了从洗手间里出来的葛芷兰。

“兰姐,刚才的事你也见到了,不瞒您说,这些事我都有些习以为常了。我想你对我的事一定也有些了解了,你是不是特瞧不起我?”

葛芷兰没想到秦舒月竟然会这样问她,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恨不得把自己刚才所想的拿出来给她看看。

“舒月,我不想把我的看法强加给你,我说了或许你也未必相信。但是,我想告诉你一句话,只要自己瞧得起自己,别人的看法都是次要的。”

秦舒月听到葛芷兰这么说,忽然发现自己在她面前竟然是这么渺小。是啊,世界如此之大,别人瞧得起你又如何,瞧不起你又如何?谁能掌握谁的命运?人生如此短暂,自己却要花费那么多的时间去看别人的脸色,是苦是乐早已不言而喻。

“对不起,兰姐,我能这样问你,我感到很惭愧,你能这样回答我,我感觉很满意。我这一生,活的确实有些龌龊,能问出那样的问题,希望你能理解。”

“舒月,别这么说,你的人生还很长,不要随随便便否定自己。”葛芷兰能够感觉出来,秦舒月现在的生活观已经消极到了极点,如果不是还有什么支撑着她,她或许早已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秦舒月听到葛芷兰的话,一阵苦笑。

“兰姐,有些事你根本想象不到,我都不知道我经历了那么多的侮辱……怎么……怎么还能……苟活于世。”秦舒月说着声音便哽咽起来,她稍微平静了一下自己,接着说,“没来这儿之前,哥给了我一个耳光,我……我当时真希望……希望他手里拿的是一把刀子,直接……把我……杀了算了”待说完这些话,秦舒月已经泣不成声。

葛芷兰什么都没说,她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她轻轻把秦舒月拉过来,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肖云飞和毕凯文把秦舒月送到目的地,然后开着车回了学校附近的“云雨理发店”。二人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在车上坐了一会儿,等到过了下午四点,肖云飞一个人进了理发店,毕凯文在车上等着。

肖云飞按照上午那男子教给他们的去做。他进了理发馆,把早已准备好的一张一百元的钱对折,然后用手把钱拍在桌子上说:“洗头”。

接待他的还是那次给他洗头的人。肖云飞记得他,可是他却不记得肖云飞。他看到肖云飞这一连串的动作,自然也就明白了肖云飞的意思。

“洗大头还是小头?”那理发师问。

“小头”肖云飞回答。

肖云飞说完,那理发师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意。

“跟我来。”那理发师对肖云飞说。

肖云飞把钱拿起,跟着那人进了另一个房间。这个房间一点也不比外面那个小,而且里面的摆设像是一间标准的客厅。在那个房间里,一名男子正坐在一台电脑前。肖云飞一眼便认出了他,那正是刁云松。他正在玩游戏,肖云飞对游戏没有研究,但是看那游戏的界面,不是CS就是CF。

“松哥,来客户了。”带着肖云飞进来的那人对刁云松毕恭毕敬。

刁云松抬头看着那理发师,他对刁云松点了一下头,肖云飞不知道什么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