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第九章 人间禽兽的恶行1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35 2011-04-18 15:20:40

  四人没有回学校,也没有去葛芷兰外祖父母的家。他们为了安全,在市中心最热闹的地方找了一家宾馆。这样,即使刁云松派人跟踪也不会轻易发现他们的“老巢”,而且带着“小姐”去宾馆,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也在情理之中。

四人进入同一个房间,开始听秦舒月讲述她半年来的经历,中间,毕凯文也有所补充。到了最后,她几乎是在哭诉。

大学是所有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这里有优雅的学习环境,有轻松自由的学术氛围,甚至还有浪漫的恋爱空间。每个人在迈进大学之前,都曾经豪情万丈,都曾经志在四方。

秦舒月和其他人一样,发誓要改掉以前的恶习,不再顽皮地像男孩子。她要给未来的新朋友树立一个自己的新形象,她要真真正正做一回女人,轰轰烈烈地谈一场恋爱,然后尽情地享受自己创造的幸福生活。

然而,现实与想象的差距,让她的白日梦很快结束。大学这个小社会比她想象的要黑暗的多。在这儿,友谊不再那样单纯。她找不到像谢哓妍那样的贴心知己,虽然两人同时爱上一个人,但是姐妹情分却没有因为他的存在有丝毫的改变。在这儿,人情变得有些世故。有时候不经意间说出的一句话,却可能成为别人拿来挑拨离间的“利器”。在这儿,金钱开始铺张,权力开始泛滥,好像没有了金钱和权利便寸步难行。

就在她对大学将要丧失信心的时候,刁云松出现在了她的生命中,两人开始了一段有“预谋”的恋爱。秦舒月依然清楚地记得,她和刁云松认识的那天,天空正飘着蒙蒙细雨,好像一开始就在预言故事的结局。

“同学,你想剪个什么发型?”刁云松问坐在旋椅上的秦舒月。

“你看着剪吧,我们宿舍的几个人都是在这儿剪的,说你剪的特好,所以我也来了。”秦舒月没想到理发师竟然如此眉清目秀,如果是在学校里见到他,她真的会以为他也是和她一样的大一新生。她现在也明白为什么宿舍里的几个女孩都说他剪的好了。所以她也不做要求了,反正帅哥剪出来的发型再难看自己也会觉得好看。

“瞧你说的,那得多谢你的舍友抬举了,我可没有那水平。”刁云松依然谦虚。

“我说行就行,你看着给我剪一个就完事了。”秦舒月依然坚持。

“那好吧,我们的原则是‘顾客至上’,既然你这么坚持,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刁云松接受了秦舒月的要求,“可是我得提前警告你,等我剪完,你可不许说不喜欢,砸我的场子。”

“你看我像能砸别人场子的人吗?”秦舒月伶牙俐齿。

刁云松一听笑了,没再说话,专心给秦舒月剪发。

女孩子的头发只要不拉直,不烫发,其实很好剪。刁云松给秦舒月剪了一个刘海,秦舒月很满意。

秦舒月把钱交上,正准备走时,忽然发现外面竟然下起了小雨。雨虽然小,但是校外的理发店到秦舒月住的女生宿舍楼,有相当长的一段路程。

“刚才来的时候还只是阴天呢,现在怎么下起雨了。”秦舒月站在理发店门口“望洋兴叹”

“谁说不是呢,昨天听的天气预报还说今天晴天呢!”刁云松随声附和。

“就是,现在的天气预报该改成‘天气重播’了!”秦舒月也对天气预报发了句牢骚,然后接着说,“哎,不说天气预报了,那也不是咱管的事,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我没办法回去啊!来的时候没有想到会下雨,所以也没有准备伞。”

“这个好办,我先把伞借给你,不过你得记着还回来。”刁云松倒也爽快。

“这个……还,好像有点困难,我平时很少出校门的,如果还也得到下次理发时。”秦舒月说的也是实话,她才不会为了一把破伞跑那么老远来还呢!

刁云松稍微思考了一下,“要不这样吧,我拿着伞把你送回去吧!”

“那怎么好意思,岂不耽误了你的生意!”

“没事,反正现在也不忙,再说了,谁会傻傻地下着雨来理发。”

“那可保不住,如果哪位没带伞的想来理个秃头怎么办?”

刁云松一听“扑哧”一声笑了。他转身回里间拿了一把伞出来,然后两人一起走入雨中。

在路上,别人看秦舒月的眼神都带有几分羡慕,秦舒月自上大学以来,还没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以前的她在别人眼中就是一个透明体,偶尔也会有男生偷偷看她一眼,但是大多数时候不是看她的脸,那种眼神更与现在这种眼神有着天壤之别。那一刻,她竟然希望到宿舍的路会长的没有尽头,他们俩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你说这雨会下到什么时候?”刁云松寻找话题,打破沉默。

“这个我哪儿知道啊,让你大师兄把老龙王揪出来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刁云松虽然人长得好,但是毕竟没上过大学,在智力游戏上自然不是秦舒月的对手。她刚开始不明白秦舒月在说什么,但是想了一会儿总算知道秦舒月在骂自己是“猪八戒”。

“你这小丫头,我好心送你回来,你却变着法地骂我,是不是找打啊?”刁云松一边说一边举起手吓唬秦舒月。

秦舒月哪经得起他的吓唬,撒腿就要往外跑,被刁云松一把拉了回来,就势将她搂在怀中。

“傻丫头,跑出去可是要挨淋的。”

秦舒月在他的怀中感觉不自在,忙挣脱开来,脸颊微红,不再说话。

“都说‘六月的天娃娃的脸’,可是现在都十月了,还是说下雨就下雨。”刁云松又找话题,缓解尴尬局面。

“还没长大呗!”秦舒月说。

刁云松这回听懂了,笑着说:“我感觉你说话特有意思。”刁云松竟然不知道用“幽默”来形容。

“是吗?那可能是你没意思惯了。”秦舒月给了刁云松一条冷板凳。刁云松不再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