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人间禽兽的恶行2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61 2011-04-18 15:20:40

  秋天最大的特点就是昼夜温差大,哪怕是下午和中午的温度也会相差很大,而今天,又正应了那句“一场秋雨一场寒”。秦舒月只穿着一件连衣裙,胳膊上起满了鸡皮疙瘩,不自觉地抱成一团。刁云松看到后,两只手交换着拿伞,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秦舒月披上。

秦舒月感激地看着他。

“你不冷吗?”

“男人比女人抗冻。”

秦舒月微微点头。她不习惯“女人”这个称谓。“女孩”和“女人”究竟有什么差别?仅仅是年龄的大小吗?为什么她总是听着很不舒服?

就在那条路上,秦舒月把自己的姓名,QQ号,甚至电话号码,全部告诉了刁云松。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两人通过QQ聊天,手机聊天,感情迅速升温。也正是在这段时间中,秦舒月介绍毕凯文认识了刁云松。后来,刁云松提出让秦舒月做女朋友,秦舒月为此还组织舍友们投票,结果五个人竟然竟然有六票赞同,其中一个人举双手赞同。秦舒月还把刁云松的照片发给了肖云飞,让肖云飞给她评价评价。肖云飞只根据照片自然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只能说还不错。

就这样,秦舒月成了刁云松正式的女朋友。秦舒月也是一般的女孩,坠入爱河的她开始体验拥抱的感觉,开始尝试接吻的滋味。作为一个普通的少女,她满足于刁云松为她做的一切。

秦舒月不再考虑现实,不再考虑她与刁云松的文化水平的差别,不再考虑她们以后的生活。她曾经的豪情壮志也烟消云散,她只想这样生活,过一天算一天。而她的这种思想转变也注定了她的爱情的悲剧。

圣诞节虽然是舶来品,但是它却深受当代大学生的喜爱。能在圣诞夜收到自己心爱的人送来的苹果,无论对于有着多么高品位的女孩来讲,那都是一种不可替代的满足。

大多数男生也正抓住了这一点,在平安夜大献殷勤。他们已经不仅仅满足于送给心上人一个苹果。在这段时间,宠物狗、宠物猪、宠物熊等等也都满天飞。商家也在此时赚足了“情侣钱”,平时两三毛一个的苹果,现在加上包装可以卖到七八元,更让他们得意的是,平时两三毛时没有人要,现在卖七八元却都抢着要。对于大学生来讲,这七八元自然是不会放在眼中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在买这个苹果时有没有想到自己的父母。父母有时候会为了一毛钱和卖菜的小贩争执半天,如果父母知道他们一分一毛省下来的钱,自己的儿女却如此挥霍,不知会作何感想。

刁云松虽然不上大学,但是对大学里的这些“潜规则”却了如指掌。圣诞夜,他带着秦舒月去逛街,秦舒月想要什么就拿什么,刁云松只负责买单。那时,秦舒月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J市的夜市相当繁华,在那儿根本感觉不到午夜的来临。等到秦舒月买的大包小包的再也拿不动了,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显然,回学校是不可能了。

刁云松带着秦舒月回到理发店,秦舒月只能在这儿过夜了。她知道自己在这儿将会发生什么,因为刁云松并不是柳下惠。

现在,在大学里,陪男朋友一起睡觉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秦舒月宿舍里的六个女生中,就有两个有过这样的经历,加上她就算是半对半了。现在秦舒月只能这样自我安慰。当然她也明白,只要她不同意,刁云松是不敢乱来的,因为如果那样就是强奸,性质完全不同。可是,她会不同意吗?作为少女的她,何尝不想去体验一下那种感觉。

就这样,秦舒月在刁云松和自己怂恿下,第一次尝试了偷吃禁果的滋味。第一次,虽然很痛,但却让她得到了满足。她也对古人所讲的“云雨之事”有了切身的体验。事后,秦舒月对刁云松说。

“我记得古人曾把男女之事委婉地说成‘云雨之事’,你这理发店又起这样一个名,不好。”

“呵呵,你学历高,我没听说过。因为我的名字里有一个‘云’字,我的合伙人的名字里有一个‘雨’字,所以我们就起名‘云雨理发店’了,哪有你们那么多的道道。”

激情过后,秦舒月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失落。

“云松,你还会爱我吗?”秦舒月问。

刁云松用手把秦舒月的头发遮至耳后,说:“这是哪儿的话,傻丫头,我当然爱你了。”

“怎么爱?”秦舒月又问。

刁云松想了想,然后忽然起身,骑在秦舒月身上。“这样爱。”说完之后,两人就热吻在了一起……

秦舒月现在还不知道刁云松在欺骗自己,但是她很快就会知道。

因为今年是闰年,所以比往年多一个月。大学里的课程都是按月安排的,不会因为多一个月而多安排一个月的课程,所以年假就多出了一个月。秦舒月放假后没有回家,她让刁云松在J市给他找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一个月给1500。因此秦舒月留在J市,和刁云松一起过上了小夫小妻的生活。

现在,很多大学生谈恋爱的目的并不是结婚,而是为了所谓的“云雨之欢”。有多少曾经海枯石烂的“鸳鸯”,一夜之后便成了“分飞燕”。在这方面,刁云松对秦舒月还算不错。秦舒月并没有感觉到刁云松在占有自己之后对自己的态度有任何转变。为此,秦舒月不知在她们宿舍里给那一对苦命鸳鸯炫耀过多少次。

秦舒月在J市住了一个月,整日与刁云松同进同出,所以刁云松的一些事便不可能再瞒过她的眼睛。她曾经问过刁云松,问他是不是还有其他职业。刁云松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警告她“知道的越少越好”。自那时起,秦舒月开始感觉刁云松对她的态度有了转变,两人的感情也开始走下坡路。

这个年,秦舒月过的并不是很舒心。刁云松打给她的电话越来越少了,她也渐渐地找不到刁云松的影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