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证据3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379 2011-04-18 15:20:40

  肖云飞和葛芷兰回到家中,无所事事。葛芷兰忽然想起自己在“云雨宾馆”里带出的那张光盘。她从兜里掏出来,问肖云飞有没有用。

肖云飞也没有学过法律,自然不知到这东西是否有用。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感觉有用的可能行不大。即使这光盘有用,里面的内容也不可能与与刁云松有关,不然他不可能把它放在那么容易被别人拿到的地方。”

“恩,也是啊。”葛芷兰也感觉肖云飞说的有理,“不过,也有可能是刁云松没有想到会有人进去呢!”

“这个可能不大,即使他不防外人,也会防着像秦舒月和李小雯这些对他怀恨在心的人。”

葛芷兰听了肖云飞的解释,点头默认,但是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云飞,你刚才提到李小雯让我想起一个疑点。刁云松杀害李小雯是不是因为李小雯拿到了他的一些犯罪证据?不然他不可能冒这么大的危险的。”

“对啊!”肖云飞一听,惊叫了起来。“我们只顾着听舒月讲了,怎么连这么明显地杀人动机都没有想到呢!”

“那你快点告诉舒月,让她去李小雯的宿舍看一看,她肯定留下了刁云松犯罪的证据。”

肖云飞拿出手机,准备给秦舒月打电话时,又迟疑了。

“我感觉这样做有些不妥,我们能想到的事情,刁云松也一定能想到。舒月只要出了宿舍,没有人能保证她的安全。”

“也是。”葛芷兰不得不承认,她可以不考虑的问题,肖云飞不能不考虑。而事实也将证明,肖云飞的考虑绝对不是“画蛇添足”。

秦舒月其实早就想到了李小雯那儿可能有肖云飞犯罪的证据,但是,肖云飞的离开让她放弃了反抗,如今肖云飞又回来了,她自然也要打起精神。之前,她在讲述自己的故事时,之所以没有涉及这一点,就是害怕肖云飞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危不让自己去查找证据。

出租车直接开到了宿舍楼下,她下了车没有回自己的宿舍,而是去了李小雯的宿舍。她并不和秦舒月住在同一座楼上,而是在秦舒月的宿舍楼的南面,两座楼挨着。

秦舒月到了李小雯的宿舍。因为她和李小雯的关系,宿舍里的几个女生基本上都认识她。

李小雯的床位上已经空无一物,秦舒月这才意识到自己来晚了。向她的舍友一打听,方才得知。原来李小雯“自杀”后,她的父母便来到了学校。对于自己女儿的死,他们要求学校了给个交代。学校奔着“破财消灾”的目的,给了他们30万元钱。这才将她的父母打发走。临走时,他们也将李小雯的东西全部带回老家,说是要把这些东西和李小雯的骨灰一起埋葬。

秦舒月听着李小雯的舍友的叙述,忍不住流出了眼泪。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在她最美好的年华,被刁云松这个恶魔摧残致死。

秦舒月感觉很失望,她也不想在这伤心之地久留,于是决定离开。她刚走到门口,其中的一个女孩把她喊住。

“秦舒月,这儿有样东西,是小雯让我转交给你的。”那女孩一边说一边递给她一个信封。

信封已经封口,用手一摸,里面的东西硬硬的,应该是张光盘。

“她那天出去时说,如果你来就让我把这东西转交给你,我以为她还会回来呢,可是没想到……”那女孩说着说着声音就哽咽了。

秦舒月知道,这女还是李小雯最要好的朋友,就像她和哓妍一样。

秦舒月撕开信封,里面还有一封信,内容很简短。

舒月: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让你看到这封信,因为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么说明我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对于我的死因,或许警方会给出很多种说法,但是我相信,舒月,你是应该知道的。

你现在拿到的这张光盘是刁云松的犯罪证据,而且里面的内容与我们无关。至于这个光盘是怎么得到的,我不想写在这里,因为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这封信能否到达你的手上。不是我不相信给你送信的人,而是我要保证万无一失,因为这牵扯着很多人的生命。如果你能拿到这张光盘,我希望你能把刁云松送上断头台,我会在天堂保佑你的。我还要提醒你,当你拿到这张光盘时,万事要小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刚拿到这张光盘便被刁云松盯上了,我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不想把你牵扯进来,所以一直隐瞒着你。现在我不在了,你是唯一一个我相信会和刁云松力争到底的人,所以我才把它交给你。舒月,请恕我先走一步。

看完后烧掉。

小雯

秦舒月看完之后,泪水又流了出来。在女生宿舍里找到打火机之类的东西是相当难的。最后秦舒月只好把那封信撕得粉碎,扔在垃圾篓里。

秦舒月忘记了李小雯的警告,拿着光盘便出了宿舍,刚走出宿舍楼门,便有几个高个男人迎了上来。秦舒月一看,为首的一个正是刁云松。

毕凯文也没有回自己的宿舍,而是直接去找季文亮。季文亮今天没有事,在宿舍里打游戏。毕凯文说明了来意,季文亮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阿文,你是不是疯了?我们躲他还来不及呢,你怎么自己往他门上送啊?”

“亮子,你真的认为我们能躲他一辈子吗?我的处境还好点,现在你已经有把柄握在他的手里,他让你去做事,你明知是违法,却还是不得不做,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毕凯文的几句话,把季文亮说的哑口无言。

“阿文,不是我打消你的积极性,说实话,我们确实不是刁云松的对手。你和他的交往并不多,他的阴险狡诈是你想都想不到的!”

“这个我知道,一般人也做不出这种禽兽不如的恶行。”

“你既然知道,那就不要和他斗了。”

“亮子,你也太小瞧兄弟了,咱虽然也算不上什么好人,从小到大,大架小架不计其数。但是,咱还有颗良心,别人可以说咱‘不务正业’,但是不会说咱‘狼心狗肺’。我算是看清刁云松了,你威胁不到他还好,如果你威胁到他,他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李小雯的死你应该知道吧?”

一提到李小雯,季文亮的表情变得极不自然。

“你怀疑小雯的死和刁云松有关。”

季文亮称呼李小雯为小雯,可见他们至今应该是比较熟悉的。毕凯文发现了这一点,又注意到刚才季文亮表情的变化,所以他更加相信从季文亮口中可以得到有用的信息。

“怀疑?”毕凯文苦笑,“这是他亲口说的。”

“亲口说的?”季文亮有些不相信。

“没错。是他亲口告诉舒月的。”

“舒月?”季文亮不认识她。

“哎呀,一时半会儿也给你整不明白。”毕凯文有些不耐烦,“反正是他亲口说的准没错。”

季文亮没有再问,李小雯因为什么死的他也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