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第十章 证据1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15 2011-04-18 15:20:40

  秦舒月在肖云飞怀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葛芷兰刚才在“云雨宾馆”又亲眼看到了那一幕,她的眼泪也在眼眶里直打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秦舒月。

毕凯文拍了拍秦舒月的肩膀说:“舒月,别哭了,我们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走吧!”

或许秦舒月知道现在也不是哭的时候,所以听到毕凯文的话后,坐直了身子,用手擦了擦眼泪,示意大家开始讨论。

“舒月,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葛芷兰看着渐渐冷静下来的秦舒月说,“你真的在搜集刁云松犯罪的证据?”

秦舒月听到葛芷兰这样问,不置可否。

“可以这么说,不过很遗憾,我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秦舒月一声苦笑,然后接着说,“我唯一发现的就是刁云松的关系网很强硬,几乎涉及到了J市的所有高官。”秦舒月说道这儿忽然停了下来,看着肖云飞。

“哥,我在这儿还见到过一个人。”

“谁?”肖云飞知道秦舒月既然这样说,那个人他肯定认识。

“纪言。”秦舒月清清楚楚地吐出两字。

“纪言!”肖云飞重复了一遍。“他怎么会在这儿?”肖云飞自问。

纪言不是别人,正是肖云飞的第一任女朋友,当然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任女朋友下嫁之人。不仅肖云飞认识,毕凯文、秦舒月甚至方帅都认识他。只不过由于谢哓妍的存在,好像肖云飞和纪言牵扯的要更多一些。

“我也不清楚他是来干什么的,因为我只见到了他离开。”

“他有没有见到你?”肖云飞问。

“本来可以的,但是我不想让哓妍知道我的事,所以故意躲开了。”

已经好久没有人提起过哓妍了,虽然刚才说到了纪言,但是肖云飞却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哓妍,秦舒月一说出谢哓妍的名字,肖云飞脸上的表情出现了瞬间的变化。如果不注意,根本察觉不到肖云飞表情的变化,但是,刚才提到了纪言,葛芷兰和毕凯文正认真听着两人谈话,肖云飞表情的变化没能逃出二人的眼睛。毕凯文也知道一点肖云飞和谢哓妍的事,但是因为转学,所以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清楚,他甚至不知道谢哓妍嫁给了纪言——那个他曾经的“大哥”。所以,秦舒月把纪言和谢哓妍扯在了一起,毕凯文也有糊涂了。

葛芷兰则依靠女人特有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叫谢哓妍的女孩和肖云飞的关系要远远超过秦舒月。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谢哓妍究竟是谁,所以张口便问。

“谢哓妍是哪位?”

秦舒月听到葛芷兰的问话,自然也知道了肖云飞没有向她说过他与谢哓妍的事。她看了一眼肖云飞,然后说。

“她是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现在是纪言的妻子。”

“她结婚了?”葛芷兰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已经一年多了,她结婚的那年刚20岁,有些事一两句话也说不明白,以后如果有必要的话再认真将给你听吧!”

葛芷兰“哦”了一声,没有再问。她想或许是自己多虑了,一个已为人妻的女人能和肖云飞有什么关系。一听她才20岁就结了婚,葛芷兰不禁又浮想联翩。现在国家一直倡导晚婚晚育,狠抓计划生育,可是有些人还是想什么时候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婚,想生几个孩子就生几个孩子,真不知道政策究竟是为谁制定的……

“如果纪言也搅进来,这事可就更复杂了。”毕凯文的话打断了葛芷兰刚要放飞思绪。

毕凯文对纪言多少是有些了解。纪言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地产大亨,身价过亿。纪言是家中的独生子,从小就娇生惯养,所以可以用“不务正业”来形容。他比毕凯文大四五岁,所以本来说不上话,但是,毕凯文在初中时就是一个有名的“顽主”,他与早就不上学的纪言可以算的上是沆瀣一气。

肖云飞好像没有听到毕凯文的话一样,一直低着头,皱着眉头,好像在想什么。

“云飞,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葛芷兰问。

肖云飞听到葛芷兰的问话,猛然回过神来,吱吱呜呜地说:“哦……嗯,没什么。”

其实,肖云飞听到秦舒月提到谢哓妍也开始浮想联翩,只是他没有被毕凯文的话打断。如果纪言真的与刁云松有关系,而且刁云松果真如毕凯文所说的在贩毒,那么纪言肯定也脱不了干系,当刁云松事败之日,也定是他纪言命丧之时。到那时,哓妍是不是可以名正言顺地辞掉婚姻,有朝一日我肖云飞也可以娶哓妍为妻。肖云飞正在幻想他与谢哓妍婚后的生活时,被葛芷兰的问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当然不敢把自己所想的说与众人听,所以只好搪塞过去。

“我们现在得先定下一个目标,不然我们就会盲无头绪,最终非但救不了别人,还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肖云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说。

“把刁云松逮住,我要活剥了他,这就是我的目标。”秦舒月愤愤不平地说。

“就是,这狗日的太不是东西了,‘不千刀万剐不足以平民愤’。”毕凯文深有同感。

“话虽如此,然而,即使他再该死,我们也没有资格充当刽子手。现实不同于江湖,更不同于网游,杀人是要偿命的。”葛芷兰解释道。

“芷兰说的没错。”肖云飞继续解释,“谁都知道刁云松该死,可是他为什么该死,谁能证明他该死,怎么证明他该死。你们没有看过包拯断案吗?没有‘铁证如山’,你休想把一个人送上断头台。没有证据的案子顶多算是一个悬案,凶手依然可以逍遥法外。”

肖云飞的一席话,说的秦舒月和毕凯文心服口服。葛芷兰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肖云飞的理性。可是,葛芷兰只看到了肖云飞的理性,但是她却忽略了一个人对他的影响,那个人自然就是谢哓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