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2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20 2011-04-18 15:20:40

  十年,人的模样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对于一个处于发育期的年轻人。照片上的人虽然和她记忆中的那个人些差别,但是葛芷兰依稀能通过眼前的这张照片,找回记忆中的那个人的影子。

葛芷兰颓然坐在床上。难道这也是巧合?上天如此安排究竟是什么意思?葛芷兰本来因为得知肖云飞平安无事而高兴,可是现在却又因为眼前的这个人而陷入痛苦的回忆之中。越想越恨。如果没有这个人,自己现在或许还可以亲吻母亲的脸颊,如果没有这个人,自己现在或许还可以痛痛快快地喊声“妈”,而不只是在梦里。她恨不得把这个人碎尸万段。

这一夜,葛芷兰又陷入了对母亲深深的思念,越陷越深。

肖云飞来到“云雨宾馆”,见到了第一次接待他们的那个年轻人。

“刁云松在什么地方?”

那个人一看到肖云飞也火了,因为下午刁云松看完录像把他狠狠批了一顿,他现在憋了一肚子气。

“妈的,你还敢自己送上门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那人说着就伸手朝肖云飞打来。

肖云飞在高中时打架也不只是一两天的事,再加上小时候爷爷教他的一点功夫,对付眼前这个瘦的跟清朝时期的烟鬼一样的年青人,还是绰绰有余。肖云飞这点把握还是有的,不然也不可能贸然前来。

肖云飞只是一个擒拿手便把他按在了桌上。

“给刁云松打电话,就说他要找的人在这儿等他呢!”

“好好,我打,我打,你先把我松开。”那人也不傻,一看自己打不过,赶紧搬救兵。肖云飞感觉自己就像在演武侠剧一样,只不过现在还是英雄的他,待会儿就要屈人篱下了!

刁云松一听肖云飞自己送上门来了,倒也利索,没用十分钟便赶了过来。

“肖先生,是那阵风把您给吹来了?”刁云松仗着这儿是自己的地盘,有意戏弄肖云飞。

“别假惺惺了,告诉我舒月在什么地方?”

“舒月!呦,喊得挺亲啊,她是你什么人啊?”

“她到底在什么地方?”

“没见,自己把老相好弄丢了跑我这儿来要人,你把这儿当‘托儿所’了啊?”刁云松不仅不说出真相,还故意引诱肖云飞说出他和秦舒月的关系。

肖云飞见刁云松不入正题,便不再说话。

“姓肖的,我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刁云松见肖云飞不再说话,一改刚才的嘴脸。

肖云飞一听刁云松问自己话了,反倒不急着追问秦舒月的下落了。

“送你进地狱!”

“就凭你?”

“做不到吗?”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如果我说,我的死也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你信不信?”

这次刁云松是真的被肖云飞吓住了,他只知道自己会“狗急了跳墙”,却不曾想到肖云飞会选择同归于尽。

“我看你是疯了!先把他捆起来再说。”刁云松一声令下,身后的几人上来就把肖云飞五花大绑。

刚才被肖云飞制服的那男子也趁机在肖云飞小腹上捣了几拳。肖云飞此时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忍耐。

“把他和那臭婊子关在一起,让他们好好反思一下,明天再让他们尝尝厉害。”刁云松说完转身就走。

“等一下。”肖云飞冲着刁云松喊,“如果你认识纪言的话,你最好让他来给我说话,不然你明天也休想从我口中问出你想要的答案。”

刁云松一听纪言,立刻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

“你和纪总什么关系?”刁云松看样子对纪言挺尊重。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只管告诉他,肖云飞在这儿等他,他自然会来!”肖云飞发现纪言的名字对刁云松果然管用,于是只管抬高自己的身价,让刁云松和他的手下们不敢胡来。

刁云松的脸上没有了得意的色彩,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他的手下在肖云飞头上蒙上一个黑色的袋子,然后把他带上了一辆车。

秦舒月万万没有想到,刁云松这么快就能找到她。刁云松在她身上翻出那张光盘,然后得意洋洋地说。

“想知道为什么吗?”

秦舒月没有说话。

“告诉你,这光盘上内置了跟踪器,我早就发现它在这儿,他们已经在这儿蹲了好几天了,只是没有办法进去拿,我就知道只要你进去一定能帮我们带出来。谁也不如自己的妞儿好啊!一个顶她无数个!”刁云松依旧一脸得意,用手摸着秦舒月的脸,故意表现出一副“怜香惜玉”的嘴脸。秦舒月被人抓着,只能摆头躲闪。

“既然被你抓住了,我也没打算再活在这个世上,你就不要说那么多废话了!”

肖云飞奸诈地一笑。“知道就好,知道就好,和我斗,你还不配!不过我也说过,你还没到死的时候,只要我抓住你,自然会有人自己送上门来!”

“卑鄙!”

“骂吧,你感觉怎么骂解恨就怎么骂,反正你说话的机会不多了。”

“刁云松,我做鬼也会第一个把你拉进地狱。”

“好,我等着!把她关起来。”刁云松说完,一个人捂住了秦舒月的嘴,秦舒月还没反应过来便昏迷了过去。

“舒月,舒月”

秦舒月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睁开眼一看竟然是肖云飞。

“哥,你怎么会在这儿?这是什么地方?”秦舒月问。

“没事了,舒月,有哥在,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

“哥,你也被刁云松抓来了?”秦舒月渐渐清醒了,也想起了之前在学校里发生的事。

“不能这么讲,哥是来救你的,放心吧,他们不敢把你怎样的!”

“哥,你好傻啊!明知不可能把我救出去,你还要进来送死。”秦舒月现在太害怕刁云松了,根本不相信肖云飞的话。

肖云飞没有继续为自己辩白,能不能救出秦舒月他自己心里也没数,正如毕凯文所说的那样,他现在是在拿自己的命做赌注,成败只有天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