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阴差阳错3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86 2011-04-18 15:20:40

  “兰姐,你真的不该来,本来就已经很对不起我哥了,现在我的负罪感更重了”秦舒月看到葛芷兰之后,一直没有勇气和她讲话,因为在她看来,这一切的后果都是她一人造成的。

“舒月,别这么讲,其实这只不过是一次偶然的相遇,即使没有你的参与,我也要经历这些事情,命中注定的东西,我们是没有选择的权利的。”

“兰姐,你相信人有前世吗?”

“为什么要这样问?”葛芷兰反问。

“你说我的前世是不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为什么今生我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葛芷兰不置可否。

“兰姐,现在的我是好人还是坏人呢?我的来生是不是还会受到惩罚?”

葛芷兰被秦舒月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哑口无言。谢哓妍见到秦舒月只给葛芷兰说话,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可是进而一想,秦舒月现在的状况是纪言间接造成的,自己怎么也脱不了干系。

“舒月,不要问了,你是个好女孩。”谢哓妍说,“错的是纪言,是刁云松。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秦舒月看了一下谢哓妍,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

“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当听说有人自杀,我都会问自己‘生活这么美好,她们为什么要自杀呢?’我也总是告诉自己‘不管以后我遇到什么事情,再沮丧我也不会选择自杀。’,可是现在,我脑子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死,我真的活够了。”

听到秦舒月这样说,不只是葛芷兰和谢哓妍,就连坐在一旁肖云飞也暗自一惊。秦舒月既然能说的出来,那么根本没有必要怀疑她也做的出来。可是现在说什么能管用呢?

“舒月,你千万不能这么想!”葛芷兰说,“以后的路还有很长,真正应当受到惩罚的人逍遥法外,这是你想看到的吗?你难道不想为李小雯报仇了吗?你难道不为你的父母着想了吗?”

听到葛芷兰的话,秦舒月仿佛突然从梦中回到了现实。

“是,我不能死,就算死也要和刁云松同归于尽。”

听到秦舒月这么说,几人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

这时,葛芷兰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云飞,这事和纪言有关系?”

肖云飞看了一眼谢哓妍,说:“有,而且照目前情况来看,关系还不小呢!”

“那……”葛芷兰示意肖云飞她将要说的人是谢哓妍,“怎么会在这儿?”

肖云飞自然是不会把谢哓妍来这儿的真正原因告诉葛芷兰。

“她是和我们站在同一战线上的人。”肖云飞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连他自己都不确定谢哓妍究竟是敌是友。

谢哓妍听到肖云飞这么说,心中很是高兴,至少在他看来,现在“信任”是非常重要的。

葛芷兰用质疑的目光看着谢哓妍,谢哓妍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

“你不用怀疑,如果我想害你们,现在站在这儿的不会是我,而是纪言。”

葛芷兰收回目光,又转向肖云飞。

“云飞,你有什么打算?”

肖云飞没有说话,无奈地摇了摇头。葛芷兰有些些失望。

“云飞,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被那江湖术士说中了?我们现在处于这种境地之中,算不算‘感情用事’的后果呢?”

“或许是吧!”肖云飞的回答很模糊,好像根本就不想与葛芷兰探讨这个问题。

葛芷兰以女人特有的敏感告诉自己,肖云飞的心不在焉肯定与谢哓妍有关。

葛芷兰的感觉一点也没有错,肖云飞现在想的不是怎么才能脱险,而是如何处理他和葛芷兰、谢哓妍之间的关系。按照肖云飞的推测,如果谢哓妍说的是真的,那么等待纪言的就只有死路一条。如果纪言死了,谢哓妍该怎么办?如果谢哓妍主动选择和自己重归于好,那么肖云飞绝对不会说个不字。他认为自己对谢哓妍的爱已经超过了世俗的眼光,他不会在乎谢哓妍曾经做过什么。可是葛芷兰该怎么办?她做这一切可都是冲着自己来的,虽然嘴上没说,但是二人早就心知肚明。肖云飞左右为难。

“云飞,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谢哓妍看了看手机说,“纪言应该快到了。”

谢哓妍把肖云飞拉回残酷的现实之中,到现在,肖云飞才想起来问谢哓妍一个早就该问的问题。

“哓妍”肖云飞的话一出口,葛芷兰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感觉——肖云飞和谢哓妍的关系不一般。这样的称呼,肖云飞已经喊过不止千万遍,他当然不会感觉有什么特别。

“我忘了问你,纪言去干什么了?怎么刁云松会把我的事告诉你?”

“他去了他父亲那儿,刁云松根本联系不到他,所以把电话打到了家里,被我接到。”

“他父亲那儿?”肖云飞有些纳闷,“他没带手机吗?”

“关机了。他去那儿时不会让任何通讯工具保持开通状态。”

听到葛芷兰的话,肖云飞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问题。

“你有没有去过那儿?”

“从来没有!”

“你之前不是还说不确定他什么时候来的吗?现在怎么知道他要来了?”

“这几乎是他能来这儿的最晚期限了。”

肖云飞“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葛芷兰也有自己的心事,从她决定进来的那一刻,她就在为自己寻找出路。有些时候,即使你准备的再充分,结果依然会是失败。葛芷兰虽然安排好了一切,可是,她心中没底,因为毕竟还有太多的事情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比如纪言什么时候会来,她就不知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便是葛芷兰接下来的切身体会,甚至让她感觉有些滑稽。

葛芷兰正想着,门口进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葛芷兰不认识,后面紧跟着就是刁云松。

“纪言!”谢哓妍惊讶地喊了出来。她没有想到纪言这么快就到了,刚才虽然那样说,但是她估计没有半个小时纪言不可能来到这儿。

葛芷兰这才知道,眼前这个长相一般,体型偏胖的男人是纪言。葛芷兰从他的眼中看到了镇定,丝毫没有刁云松那样的浮躁。或许这也是“老板”和“职工”的差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