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5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131 2011-04-18 15:20:40

  葛芷兰第二天在家一直等到八点,也没有一点肖云飞的消息。于是她给肖云飞打电话,可是一连打了几遍都没人接。葛芷兰猜测昨天晚上肯定出事了,肖云飞发回来的那条短信只不过是在安慰她而已。她除了肖云飞之外,没有任何人的联系方式,她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找到他们。她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就是肖云飞究竟在什么地方,安不安全。

葛芷兰坐在沙发上正束手无策,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方帅打来的。虽然葛芷兰和肖云飞来到这儿只有短短的几天,但是这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好像超过了一年内能够发生的事情。虽然葛芷兰和方帅没有特殊的感情,但是现在她却有种“如隔三秋”的感觉。

“芷兰,你有没有和云飞在一起?我怎么打他的电话一直没人接啊?”方帅问葛芷兰。

“哪有啊!我刚才也一直没有打通。”葛芷兰感觉描述不当,于是改口道,“不是没通,而是通了没人接。”

“你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你们一直没有在一起吗?”方帅怀疑葛芷兰和肖云飞在一起骗他。

“昨天还在一起呢,但是昨天晚上他出去办事便再也没有回来。”葛芷兰如实说道。

“晚上出去干什么事?”方帅对他们这两天所经历的事情一无所知,自然也不会想到肖云飞和葛芷兰的处境。

“算了,算了,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你还有没有事?没事的话想办法联系一下肖云飞,人命关天。”葛芷兰有些不耐烦。

葛芷兰最后的四个字把方帅吓了一跳。

“什么叫‘人命关天’?云飞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差不多。只要找不到他,肯定会出事的!”

“我又不在那儿,怎么找他,就算去,也得到今天中午啊!”

“你认不认识毕凯文?”葛芷兰忽然想到了他,于是问方帅,希望从他口中得到他的联系方式。

“认识啊!怎么,这里面也有他的事?”方帅不敢相信,他知道毕凯文的为人,他感觉如果毕凯文也参与进来,那么肯定要出大事了。

“没错,你知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葛芷兰问。

“这个……”方帅犹豫了一下,“不知道,他只和我做了半年的同学,以前记的联系方式早就弄丢了,就算没丢,这么多年了,他也早就不用了。”

“那你再想想办法吧!如果能联系到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出去找找。”葛芷兰说完便挂了电话。

葛芷兰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找肖云飞。她开着车来到学校附近,忙无目的地围着学校转,希望能够遇到肖云飞或者毕凯文。可是转了好几圈,葛芷兰没有遇到一个熟人。就在这时,她忽然想起了昨晚放在肖云飞身上的跟踪器。

原来,昨晚肖云飞刚想走时,葛芷兰把他喊住,又回屋拿了一个跟踪器,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在了肖云飞身上。跟踪器是她跟外婆一起出去买东西时偷偷买的。当时,她只是感觉很好玩,因为偶尔在电影中看到过通过跟踪器跟踪人的场面,想亲自试一试。没想到,昨晚竟然用在了肖云飞的身上。她昨晚本来也想知道肖云飞到底在什么地方,但是很无奈,在那上面只能看出他和她的距离,而不能显示具体地点,因此她便将它忽略了。现在想来,似乎可以一试!

葛芷兰拿出跟踪器的显示器,一边看着显示屏上的数据一边开车。

谢哓妍听完肖云飞的叙述,对刁云松恨的咬牙切齿。她搂住秦舒月。

“傻瓜,你怎么一直没有告诉我呢?”谢哓妍埋怨秦舒月。秦舒月则一直哭,这种事她怎么说的出口。

“好了,别哭了。”谢哓妍安慰道,“咱们还是先离开这儿吧!”

“能离开吗?”秦舒月有点不相信。

“哓妍,咱们不能走。”此时,肖云飞反而一反常态。

“为什么?”谢哓妍不理解。

“那张光盘现在还在刁云松手上,我们没有办法拿到手便不能证明他犯罪。”肖云飞原来还在想着拿证光盘。

“你在这儿能拿到吗?”谢哓妍问。

尽管肖云飞有些想法,但是如果谢哓妍不帮他,他依然是一筹莫展。

“还是先出去为妙,云飞,纪言和刁云松并没有你想的那简单。如果纪言来了,你们想出去我都帮不了你们。”谢哓妍继续说。

“有句话,或许现在我不该说,就是现在,你也不一定能把我们带出去。”肖云飞对谢哓妍说。

“此话怎讲?”谢哓妍不明白。

“我知道因为你和纪言的关系,刁云松会惧你三分。但是,现在我们对他的威胁要远远超过了纪言,他为了保全自己,就算是纪言来,他也未必会放我们出去。”

肖云飞说的不无道理,谢哓妍的确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把他们带出去。

“你说怎么办?”

“等。”肖云飞的回答很简洁。

“等什么?”

“等纪言。”

“云飞,你不会再开玩笑吧?”谢哓妍不敢相信,“如果纪言来了,那么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你为什么那么确定?”肖云飞问。

“因为……”谢哓妍还有些犹豫。

“哓妍,你究竟在想什么?”肖云飞对谢哓妍的表现有些不满。

“云飞,知道的多,对你们不一定有利。”

“你认为我现在知道的还少吗?”肖云飞反问,“即使你现在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所知道的事情也已经威胁到了我的生命。”

谢哓妍想了想说:“刁云松和纪言在私下里进行毒品交易,刁云松只不过是纪言的一个地方代理而已。但是,开‘云雨宾馆’绝对不是纪言的意思。”

虽然肖云飞早就猜到,但是现在被谢晓艳亲口说出来,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他知道,纪言家中属于富的流油的那种,他怎么还会做这种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买卖呢!

“你怎么知道不是他的意思呢?”肖云飞问。

“他虽然做的买卖并不正经,但是他对我很好,他不是那种有着超常变态心理的人。”谢哓妍的几句话说的肖云飞心里酸溜溜的。尽管如此,肖云飞还是接受了谢哓妍的解释,毕竟现在她已为人妻,自己算是局外人。如果说的刻薄一点,自己根本没有吃醋的权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