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3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47 2011-04-18 15:20:40

  “舒月,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吗?”肖云飞问。

“我也我不知道,他们把我迷昏了。他们怎么把你带到这儿来的?”

“我的头被蒙住了,看不到方向。到了门口他们才把我解开。”

秦舒月没有说话。通过那个仅有的窗户,屋里有了微弱的月光。也正是借助这点月光,他们能够看清彼此。秦舒月的脸有些苍白,嘴唇在微微发抖。

“哥,你为什么要进来救我?”秦舒月问。

“傻瓜,因为我是你哥啊,我不来谁来啊?”

“可是你明明知道救不了我啊!你怎么这么傻啊?”秦舒月已经是第二次说肖云飞傻了。

为什么要来陪着秦舒月,或许只有肖云飞知道。他曾经向秦舒月许下过诺言,他现在正是在履行自己的诺言。其实他完全可以不来,没有人会说他什么。他很清楚,许下一个诺言只需要几秒钟,可是要兑现一个承诺却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生。所以,他从不轻易向别人许诺,但是一旦说出口,他便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兑现。

这次轮到肖云飞沉默了。他也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秦舒月,可是现在连她都在说自己傻。如果这次能够平安地出去,那么就权当是一次历险了。如果出不去,自己又置那些关心着自己的人于何地,置自己父母于何地?

“哥,你没事吧?”秦舒月看出了肖云飞的变化。

“哦,没事。舒月,离天明还有一段时间,你先睡一觉吧!”肖云飞虽然内心极度矛盾,但是还是要安慰秦舒月,毕竟她现在的心灵不知比自己脆弱多少倍。

“不,哥,我不睡,我怕睡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你说刁云松会不会今晚就把我们……”秦舒月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是肖云飞能够听的懂。

肖云飞知道,秦舒月现在这样想,不仅仅是因为她所遇到的事,还要拜这黑夜所赐。人在黑夜很容易恐惧,很容易胡思乱想。

“放心睡吧,没事的,如果他要害我们,就不会把我们关在这里了。”肖云飞现在只能这样安慰秦舒月。

秦舒月还是不想睡,但是这一天事情的变化超乎了她的想象,让她心力憔悴,她依偎在肖云飞的肩上。

“哥,你说我如果能活着出去,以后还会有人要我吗?”

肖云飞听到秦舒月的问话,心里酸酸的。

“舒月,你听过陈圆圆的故事吗?”

陈圆圆的名字秦舒月当然听过,但是只知道她是一个风尘女子,并不是很了解。她摇了摇头。因为她的头靠在了肖云飞的肩上,肖云飞能感觉的到。

“陈圆圆曾经是一个戏子,吴三桂在自己没有入伍之前便见过她。那时,他便暗自发誓,一定要把她娶回家。后来吴三桂当了将军,派人去接陈圆圆,但是陈圆圆已经被田畹买走。当时吴三桂还不是田畹的对手,所以只能暂时忍痛割爱。后来李自成起兵,攻下京城。陈圆圆又被大将军刘宗敏霸占。吴三桂恼羞成怒,喊出了一个男子汉的心声‘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见人耶!不灭李贼,不杀刘宗敏,此仇不可忘,此恨亦不可释。’后来,吴三桂投靠了清兵,李自成溃败。当他得知陈圆圆被送来他的府上时,他依然‘列旌旗箫鼓30里,亲往迎接。’不管历史怎么评价吴三桂,他能在那个特殊的时代置贞洁于不顾,便是对爱情最伟大的誓言。在真爱面前,除了你的人,你的心,什么都是次要的。”肖云飞讲的很投入,说的很动情。他看了看歪在自己肩膀上的秦舒月,她已经睡着了。

肖云飞想了想今天的所作所为,大大超出了自己预测。他现在总算明白了什么叫“人算不如天算”。他不敢这么快就睡去,因为他不知道明天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在这特殊的时刻,他竟然想到了葛芷兰。他不知道自己交代给毕凯文的事能不能瞒过葛芷兰的眼睛,她不知道葛芷兰今晚会不会有一个好的睡眠。想着想着,肖云飞也睡着了。

肖云飞没有做梦,睡的很沉。事后,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在那样复杂的形式下,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自己竟然还能睡的那么香。或许那晚自己真的是太累了。

肖云飞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秦舒月,而是一张他做梦都想见到的面孔——谢哓妍。肖云飞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知道上帝的天平这一次是真的向他倾斜了。

刁云松听到肖云飞说出纪言的名字,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他本来打算好好折磨一下肖云飞和秦舒月的,可是现在他却有了顾虑。

纪言托他找的光盘他终于找到了,也可以交差了。他给纪言打电话,可是不知什么原因,纪言给他的好几个号都打不通,不是关机就是停机。最后,刁云松只好打了纪言家的座机。巧合的是,纪言没有在家,电话被谢哓妍接到了。

刁云松一听便知道是她,他知道这些事不能随便向他讲,所以,对于光盘的事,他只字不提。可是刁云松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认为并不重要的事,对谢哓妍来讲确是天大的事。

刁云松因为联系不到纪言,便托谢哓妍把“肖云飞想见他”的事告诉纪言。谢哓妍自然知道纪言去干什么了,只不过现在她也没有办法联系上他。因为纪言去他的父亲那儿时,会停止对一切通讯工具的使用,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对于这个“爹”,谢哓妍回忆起来还是结婚时见到的。

肖云飞和纪言能有什么事,谢哓妍想不出,但是她能肯定,既然与刁云松有关系,那么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她想等纪言回来之后再告诉他,然后她和纪言一起去见肖云飞。可是,当他想到丈夫的所作所为时,不禁有些心惊胆战。

她不敢等纪言了,因为她感觉如果等纪言回来一切都已经没有挽救的余地了。于是谢哓妍穿上衣服,准备开着车连夜赶去J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