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十年前的恩怨4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180 2011-04-18 15:20:40

  葛青云正在想解决的办法,可是忽然之间从门口冲进几个手持砍刀木棒的人,冲着那几个警察就是一阵乱打。葛青云慌乱中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转身一看,葛芷兰的母亲已经倒在了血泊中。而刚才的那个男子惊慌失措地看着手中的刀,显然他并不是有意为之,只不过是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失手而已。可是如今,失手也好,有意也罢,又有什么差别呢!

葛青云冲过去抱起葛芷兰的母亲,葛芷兰也跑了过去。看着母亲奄奄一息的样子,葛芷兰拉着母亲的手拼命喊。刚才还站在一边的那几个人,趁着混乱的局势早早地遛走了。葛青云拨打了120。在去医院的路上,葛芷兰的母亲拉着葛青云的手,让他好好照顾葛芷兰,她猜到自己已经难逃此劫了。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让葛青云不要追查凶手,因为他们还都是孩子。

葛芷兰母亲的死,引来了当地一些有名人士议论。他们都认为魏安然是幕后主使,可是尽管如此,警方依然没有动魏安然一下,甚至没有投入警力去调查此案。葛青云一方面深刻体会到了魏安然的“权势”,另一方面没有足够的证据,所以只好表现出“息事宁人”的态度,遵从葛芷兰母亲最后的遗嘱,不再追究此事。也正是在在于对这件事的处理上,葛青云是深深地得罪了葛芷兰的外祖父母。

最终,葛青云在内蒙古草原上买下一片土地,把葛芷兰的母亲葬在了内蒙古西部的一个叫做“阿尼山”的地方。

葛芷兰的叔叔葛振忠,也就是葛青云的亲弟弟,是一个不择不扣的流浪者。他没有哥哥的经济头脑,所以也没打算像哥哥那样在商海中混个名堂。他的工作就是就是骑着骆驼,载着货物,一年四季地穿行在沙漠的各个绿洲之间。他确实没有一点经济头脑,像这种小生意,他总是“稳赔不赚”。然而,赔掉的钱总是算在葛青云的头上,因为他还担负着另一个使命,那就是守护嫂子的墓地。

这一项任务,并不是葛青云拜托他的,而是他主动申请的。葛振忠年轻时曾经爱上一个女孩,但是很遗憾,那个女孩并不爱他。葛振忠自那以后便发誓不结婚,这么多年了,他也一直是按照曾经的誓言去做的。葛芷兰去看望母亲时经常和他闹着玩,说他和葛青云在“感情较真”上有的一拼。

葛振忠从小就对西北那沧桑的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在舞文弄墨方面,葛青云是自愧不如的。葛振忠从小便有一个梦想,同那个时代大多数人的梦想不同,他的梦想是做一名丝路上的商人。现在的他,虽然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但是也算了却了自己的夙愿。

这些年,葛青云挣了不少钱,也对葛芷兰的母亲的墓地进行了多次修缮。现在,那儿已经可以算的上是一个小型的村落了。葛青云基本上每年都会到那儿去住上一个月,而葛芷兰则基本上一去就是半年。有这样的丈夫和女儿,相信她的在天之灵也应该瞑目了。

今天的刁云松就是当年杀死葛芷兰的母亲的凶手,葛青云只是认识他,并不能叫上他的名字。

听到葛青云这么说,刁云松感觉有些委屈。

“你难道没有想过,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绑架你的女儿?我并不是有意杀死她的,只是当时……”刁云松没有说完便被葛青云打断了。

“有很多事你并不明白,可是我比你明白。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当年如果我追究的话,或许警方不会把魏安然怎么样,但是你的下场你应该能想的到吧?”

刁云松一听,无话可说。

“当时我只念你是个孩子,而且是受人指使,所以想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秉性不改。”

刁云松没有想到自己当年杀了人还能安全逃脱竟然全赖葛青云夫妇的大度,他一直以为是魏安然在罩着他。他后来为魏安然做的坏事有过之而无不及,现在想来他也有一点点的懊悔,可是一切都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如果说当年的刁云松还有可能改邪归正的话,那么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可能。当初的他是受别人的控制,所以做一些坏事,如果仅靠他的良知,他可能会做一两件好事。现在的他是受自己大脑的控制,别人对他的指使只能让他变得更坏。

“那么我真的很抱歉,让你失望了。”刁云松毫不在乎地说。

“失望?”葛青云冷笑,“对于你这种人,我根本就没有心存期望,所以也谈不上失望。当年认为你还会变好的是她,我只不过不想让她伤心罢了!”葛青云知道现在对他说好听的纯属浪费口舌。

“这样更好,我就不用愧疚了!”

“愧疚?”葛芷兰忿忿不平地说,“你这种人渣也佩愧疚!”

刁云松狠狠瞪了葛芷兰一眼。

“葛青云是你叫来的吧?你以为他来了就能把你救走吗?别傻了,这样好了,省的我在亲自去登门‘拜访’了。”

“你认为我不能保护我的女儿吗?”葛青云反问刁云松。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你们难道看不到他手中拿的什么东西吗?”刁云松说着示意他们向纪言看。

令刁云松失望的是,葛青云连头都没有回,顺手从兜中掏出一颗小型定时炸弹。刁云松看到上面的时间,差点没吓得尿了裤子。上面的时间显示的是三十秒,而且正在逐渐减少。刁云松一边喊着一边拔腿往外跑。纪言还算冷静,一把拉住往外跑的刁云松。

他才不相信葛青云回那么傻呢,那是只有在电视中才能看到的镜头,因为导演总会想办法安排主人公安全脱身,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出现这一幕。如今既然出现了,那么说明里面一定有猫腻。

葛青云看到吓得刁云松那样,笑了。

“你没有做一个坏人的天赋!”葛青云在嘲讽刁云松的同时,不得不对纪言重新定位。手中的定时炸弹倒计时30秒完成后,竟然不分场合地唱起了“卖报歌”。看到这一幕,葛芷兰本来悲伤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笑颜。这是父亲在她心中永远的形象——老小孩。她佩服父亲的镇定,更佩服他的胸有成竹,不管父亲之前做过什么,此刻,父亲的形象在她的心中几近完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