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十年前的恩怨5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75 2011-04-18 15:20:40

  葛青云不认识纪言,本来以为他是刁云松的手下,但是看到这一幕,忽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葛芷兰看到父亲的表情变化,自然明白了他的茫然。她附到父亲耳边说了几句话。葛青云恍然大悟。

“原来你才是他在魏安然倒台后重操旧业的根源。”葛青云对纪言说。

“你认为我有这么大的本事?为什么一个人犯了错总爱把责任推给别人?他若心中没有那种想法,我又如何能让他去做?”纪言一向认为他所作的事是理所当然,而他的手下去做,那也是他们自愿,因此,当葛青云说是他让刁云松变坏时,纪言很不赞同。

“随便你怎么说,但是你不得不承认,你为他创造了条件。”葛青云不屑与他争辩,“我现在只想明白,你究竟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送你们上西天。”纪言依旧只想着谢晓妍刚才说的话,因此他决计要杀了肖云飞。

“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葛青云显然对他的话不屑一顾。

纪言忽然感觉好像被别人扇了一记耳光,自己认为别人应该被吓一跳的时候,别人却是不屑地一笑。可是说来也怪,如果葛青云没有进来,纪言的扳机应该早就扣动了,现在屋里只是多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让他开枪,他的心中却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你难道不怕死?”纪言问葛青云。

“不怕!”葛青云说完愣了一会儿,看到纪言一脸茫然,嘴角露出笑意,“你信吗?”

纪言现在又徒添了一种被调戏的感觉,他恨不得一枪毙了葛青云,可是一想起开枪,他拿着枪地手就在颤抖。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纪言没有发现,他的话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就像喝醉了的人似的。

葛青云有种胜利地愉悦感,可是他也清楚,这种感觉是容不得他去品味的,不然后果会可怕到难以想象。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清楚你现在的处境,我劝你还是把枪放下为妙。”

纪言听到葛青云的话,转头向门外望去,但是空荡荡的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这个情况葛青云也看到了,他现在是在用自己的掩饰拖着纪言,他也在等待援兵。

“云松,出去看看。”纪言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大,这……”刁云松之前还想往外跑呢,现在纪言让他出去他反而不敢出去了。

“快点!”纪言转过枪口指向刁云松。

刁云松无奈地转身往外走。纪言见刁云松按照他说的去做了,然后又把枪指向葛青云。

“你我无冤无仇,我也不想为难于你,你带着她走吧!”纪言感觉他不是葛青云的对手,所以想出这个低智商的方法。

葛青云没有说话,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他怎么可能走呢!纪言真的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现在只不过是在靠着心中的一股怨气撑着,他不想让谢晓妍看到他失败的样子。

“你不要逼我!”纪言的情绪有些小波动。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纪言的变化。肖云飞为葛青云的镇定所折服,葛芷兰则为她的父亲担心,秦舒月现在虽然对结局并不是多么地在乎,但是她还是希望葛青云能够平安无事。

“好……好……”葛青云为了稳住纪言,只好暂时向他妥协。

葛芷兰虽然不明白父亲的用意,但是她最希望的就是父亲平安无事。现在,如果让她在父亲和肖云飞中间选择一个人,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父亲。她很清楚,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说自己把爱情看的不够重,而是有些时候面对亲情,一个人甚至没有背叛的勇气。

葛芷兰跟在父亲后面往外走。就在此时,刁云松从院子里进屋来。看刁云松走路的样子就知道,肯定出事了。他双手举过头顶,缓慢地挪动双脚,好像头上顶着什么东西,稍微走快一点或者倾斜一点就会掉下来似的。

纪言的反应很迅速,他伸手就把离他最近的葛芷兰拉了过去。葛芷兰没有防备,“啊”地叫了一声。待葛青云和肖云飞转头看时,葛芷兰已经被纪言掐住了脖子,纪言的另一只手则拿着枪指着葛芷兰的太阳穴。

这时,刁云松也已经完全走进了房间,他身后则出现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人,手中拿着一支79式7.62毫米轻型冲锋枪。这种枪虽然样式有些老,但是这相反却更能证明它的实用性,不然早就被淘汰了。

肖云飞对枪没有研究,但是纪言却认得这种枪,父亲的那些手下们平时都是端着这种枪站岗的。纪言看到眼前的这个拿枪的人,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一阵怵意。可是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等到那个人完全把门口让出来时,他看到了门外站着的那一排穿着同样的迷彩服,拿着同样的冲锋枪的人。

纪言心想这下算是完了,如果被抓进去不知道又要花多少钱才能出来。虽然纪言对进监狱并没有多大的恐惧,但是任谁也不想闲的没事往那里面钻。更何况,现在他的手中还有一个人质,对于能够安全逃脱,他是信心十足。

“我果然没有猜错,你还真的带来了救兵!”纪言对葛青云说。他一边说,一边把掐着葛芷兰脖子的手上的力气加大了几分。葛芷兰疼地皱着眉头,但是一直忍住没有吭声。葛青云看了疼在心里,肖云飞也有着说不出的滋味。此时,肖云飞又想起了吴三桂说过的那句话“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见人耶!”。肖云飞不知哪儿冒出一阵豪气,忽然想做“大丈夫”,哪怕死了也值得,因为至少是为葛芷兰而死的,葛芷兰的形象在他的心中不知不觉地超过了谢晓妍。

“纪言,这事和她无关,你把她放了,你可以拿我人质。”肖云飞对纪言说。

“你?”纪言不屑地说,“我还没有傻到拿一个大男人做人质的时候,不过如果我还有选择,我会一枪先把你杀了。”纪言说这话不假,就凭他对肖云飞的恨,他不想让肖云飞在这个世界上多待一会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