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寻找葛芷兰2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51 2011-04-18 15:20:40

  肖云飞一个人在学校里,总是感觉心里乱糟糟地。这天,他想一个人出去散散心。不知为什么,他竟然选择了去中海,那个葛芷兰第一次带他去的地方。站在“航母”的甲板上,肖云飞若有所思,他想到了当初葛芷兰站在这儿唱歌的情景,忍不住微微一笑,然后回身看了一下四周,竟然没有人,离的最近的人也得500米开外。肖云飞性情大发,竟然也唱了起来。当初葛芷兰唱的是《我和草原有个约定》,今天肖云飞唱的是《心驰神往》。同样是凤凰传奇的歌,被两个人唱出来,竟然是两种截然相反的风格。如果葛芷兰在这儿,肖云飞现在可定已经被她赶到一边去了。肖云飞很庆幸,现在只有他自己,只要自己唱的开心,管他谁去听呢!

天蓝蓝的天/风无际无边/遗忘的从前在地平线若隐若现/是什么样的思念卷起千堆雪/心忽然间/像要吹散耶……有你在的那个远方/总让我心驰神往/一路有你的歌唱/我就不怕岁月漫长/有你在的那个远方/总让我心驰神往/插上云彩的翅膀/就能找到梦想天堂/自由飞翔

肖云飞唱完歌才发现,自己无意中选的歌竟然唱出了自己心声。刚认识葛芷兰时,自己还没有忘记谢晓妍,正如刚开始唱的那样“遗忘的从前在地平线若隐若现,是什么样的思念卷起千堆雪,心忽然间,像要吹散。”,现在葛芷兰不声不响地离开了,连手机都不用了,“葛芷兰在的那个远方”真的令肖云飞“心驰神往”,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他一时之间还不能决定罢了。

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吗?肖云飞问自己。

在回学校的路上,肖云飞遇到了一位旧相识。其实也算不上是旧相识,因为肖云飞和他只有过一面之交。他就是那位曾经在J市给肖云飞和葛芷兰算过命的那个江湖术士。

“这位先生,我们又见面了。”那人主动走上前来和肖云飞打招呼。肖云飞听到他这么说,呵呵一笑。

“您又云游到这儿了?”

那人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能够再次遇到你真的很高兴,先前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小姐还好吧?”

肖云飞一听到他这么问,忽然有些纳闷。

“请恕我冒昧地说一句,这个问题您应该没有必要问我了吧?”

“你认为贫道能算出来?”

“难道不是吗?”

“是,但是作为一个算命人,贫道可以算出你的命运,但是不能说出,不仅仅是因为什么所谓的‘天机’,而是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算命人能把影响一个人命运的东西考虑的周全。贫道也一样,贫道预测的只是你们命运的大致走向,而不能精确到一个细节。所以,贫道并不清楚那位小姐现在的情况,但是贫道或许可以对你们的将来指点一二。”

肖云飞一听此话,顿时来了精神。他一直在为葛芷兰的事情而纠结,现在何不借此机会问个明白。肖云飞现在也不在乎什么迷信不迷信了,只要这个人开口,他就铁了心地照做。

“看来我们还真是有些缘分呢!不瞒您说,我现在真的遇到了一些麻烦。”肖云飞说完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捉摸不定。

“你是不是想问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听到他这么说,肖云飞更加相信他的本事了。

“正是此意。自打我们一起从J市回来,”肖云飞想了一下,改口道,“或许她就没有和我一起回来,我当时情绪很低落,记不清了,总之自那以后就没有见过她。前两天,我从她的外祖父母那儿得知,她可能去了一个叫‘阿尼山’地方。对了,”肖云飞忽然眼睛放光,“您帮我算一算,她是不是在那儿啊?”

“这个恕贫道直言,无可奉告,但是贫道可以向你提供一个人,他能告诉你那个女孩的下落。”

“谁啊?”

“你应该能想得到吧!”

“难道是她的父亲?”肖云飞想不出别的人。

“没错。”

“可是,他会不会接见我呢?”

“一定会。”

肖云飞之前也想过去找葛青云,但是,他不能确定葛青云是否会见他,因为他给葛芷兰带来了太多的伤害。就算现在听了这位道士的话,肖云飞依然半信半疑。

“您为什么这么确定?”

“因为你们的缘分还没有尽,或者说只是刚刚开始。”

肖云飞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没有就这个问题继续往下问。

“我现在该怎么做?”

“贫道或许可以告诉你怎么做,但是那终归是就事论事,于你自身的发展未必有利,所以至于如何去做,还是得有你自己才能决定。”

“我如果能够决定就不去问你了!”

那道士听到这话并不生气,微微一笑。

“自古擅卜男女之事者,莫出咸恒之外,咸主婚前,恒主婚后,虽事态千变万化,但万物归根,最简单的便是最永恒的真理,你若能懂咸之所言,便再不需别人指点迷津。”

肖云飞有些听不懂道士所言,他还想在问个究竟,可是道士转身就走,嘴中还唱着一首打油诗。

“卜得前世姻缘尽,难卜今生事事休。莫言千里来相会,其实等待已千年。”

肖云飞回到学校,那道士的话依然在他的耳边回荡。他下定决心去找葛芷兰的父亲。虽然葛青云的大名在B市可以说是如雷贯耳,但是想找到他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肖云飞认识的人很少能够与葛青云攀上关系,哪怕一丁点也好。最后肖云飞干脆直接去了青云集团的总部,在那儿他终于见到了葛青云。

“肖云飞是吧?兰兰在家时经常提起到你,说你人不错。”

肖云飞没想到一个集团的总经理竟然如此平易近人,之前想过的种种应付冷场的话也只能让它们烂在心里了。从葛青云的身上,肖云飞感觉不到一点金钱所带给人的“铜臭”,好像他们俩并不是一个有着过亿身价的富翁与一个穷苦学生的关系,而是长辈与晚辈的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