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角落里的读者

十年前的恩怨6

角落里的读者 爱上遗忘 2013 2011-04-18 15:20:40

  可是,现在他心中很明白,如果他敢开枪杀人,那么最好的结果也是同归于尽,因为那些拿冲锋枪的人也不是吃干饭的,弄不巧还有可能白白搭上性命。

“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尽快投降是你最佳地选择,不然后果自负。”第一个进来的武警对纪言说。

现在纪言已经处于孤立的状态了。刁云松的几个手下看到一群穿着迷彩的人,赶紧缴械投降了。

“你们是哪里来的?叫你们的老大来和我讲话。”纪言以为是市局来的人,所以并不怎么把他们放在眼里。

“对不起,你没有资格过问。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否则自行承担一切后果。”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冷冷地说。

“那你让邢辉煌来和我讲话。”

刁云松一听也暗自一惊,他没有想到纪言竟然比他还能过河拆桥,竟然把市公安局副局长都拉了出来。

“对不起,不认识。”那个人的话中依旧毫无感情可言。

纪言本以为邢辉煌的名字会让来的这几个人有所收敛,但是他没有想到,此人竟然会说不认识。

这些人也的确不认识什么邢辉煌,因为他们是葛青云通过他的人际关系网在省里直接调来的。葛青云听葛芷兰说道刁云松在J市的势力范围很广,所以也就没有打算依靠J市的警察。其实这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最重要的还是十年前,J市的警方人员给他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

纪言发现事情比他想象的要更糟糕,看来只有殊死一搏了。

“你们都后退,不然我就杀了她。”纪言开始想着怎么脱身了。他也知道,挟持人质是最好的脱身方法,可是他以前也没有试过,不知道是否管用。

“好,好,你不要激动。”葛青云一边说着一边冲着那些武警喊:“都快让开,让他出去。”葛青云非常担心十年前地那一幕会重新上演,因为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十年前当人质的是自己的老婆,而现在的人质是自己的女儿。可是这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些武警显然要有经验地多,因为他们都退到了门外并且主动给纪言让出了一条路。

纪言见状,拖着葛芷兰一步一步往外走。

“纪言!”谢晓妍喊了一声。

纪言猛地一惊,这才想起谢晓妍。

“晓研,走,我们一起走。”纪言看着双眼哭的通红的谢晓妍说。

“不要再伤害无辜了,纪言,你把那个女孩放了,你放了她我就跟你走。”

“你说的是真的吗?”纪言半信半疑。

“你快放了她呀!”谢晓妍又急哭了。

“好,你不要哭!”不管纪言做过什么坏事,他一直想得到的就是谢晓妍的心,所以,对于谢晓妍,纪言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纪言刚想把葛芷兰放了,可是转念一想,才发现自己差点上了当。

“不行,她不能放,放了她我们都走不了了。”纪言感觉自己拒绝了谢晓妍的请求有愧与她,于是又补充道,“不过,晓研你放心,等我们安全了,我一定把她放了,绝对不伤她毫发。”

看着纪言那诚挚的表情,谢晓妍的内心忽然生出一丝怜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做一个好妻子,还是该做一位好母亲。做一个好妻子要求她不能背叛纪言,做一个好母亲要求她在自己的孩子出生之前,让这个犯罪的父亲在他的世界里消失。甚至她现在感觉,自己既没有做成一个好妻子,将来还做不成一个好母亲。在她的内心,又无端生出几分自责。

“对不起,纪言,我真的不能答应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你放了她吧!回头是岸啊!”

“回头?”纪言叹了口气,“你也说过的,我早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谢晓妍本以为纪言高度紧张,早就把刚才的事情忘记了,可是他却依然记的清清楚楚。

听了纪言的话,谢晓妍又是一阵伤心。没错,纪言现在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他唯一可以选择的,是他会不会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他对谢晓妍的伤只是精神上的,虽然有些时候这比身体上的伤害更残忍,但是现在相对于在场的其他人,谢晓妍显然要轻松的多。

“晓研,快跟我走吧!”纪言催促谢晓妍。

“不,我不走。”谢晓妍发现自己无法说服纪言,但是她也不会依从纪言。

“晓研,你究竟在想什么,难道你还想着那个要什么没什么的臭书生不成?”

肖云飞听得出,纪言口中的“臭书生”就是指的自己。葛芷兰也听得出来。刚开始纪言掐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后来谢晓妍一和他讲话,纪言手上也放松多了,所以,现在葛芷兰还有心情听他们讲话。

“你感觉这话对得起你那未出世的孩子吗?”谢晓妍最恨纪言说这种话了,可是自打结婚以来,她已经听过无数次了。尽管平时纪言表现的恨大方,可是每次两人吵架,纪言都会拿肖云飞来打击她。

纪言如梦初醒,原来自己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呢!想到这儿,他对谢晓妍放心了不少,他明白谢晓妍的为人,他知道即使肖云飞再给她机会,她也不会背叛自己了。纪言不知哪儿来的“灵感”,忽然想起了让谢晓妍跟着自己一起走的办法。

“你跟我走,现在就走,不然我就打死他。”纪言说着便把手中的抢从葛芷兰太阳穴上移开,指向了肖云飞。纪言的这一举动无形之中暴露了他的心迹,在他看来,肖云飞在谢晓妍心中的地位比自己更重要,所以,现在他才打定了用肖云飞来威胁谢晓妍的主意。

犯罪分子分神的时候是采取行动的最好时机,这是每一个武警的必备常识,特别是当犯罪分子将枪口移到人质的身体以外时。

门外的几人刚想采取行动,忽然屋内又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