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醉倾千年

第十六章 一场梦中梦

醉倾千年 猫妖九九 1013 2013-07-31 14:49:16

  炎烈,炎烈,炎烈……

我的心口一抽一抽的。

我感受到他怀抱的温暖,和他咚咚有力的心跳声。

可我的心冰冷,像是无法复燃的死灰。五月的天,却冷得像是十二月的冬。

我不敢睁开酸胀的眼,只怕一睁眼,就忍不住掉泪。

“放手。”我努力冷静,却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

炎烈没有说话,将我搂得更紧。

墨竹的香味隐约飘来,于我不煞是毒药。

曾经深深爱恋,曾经温柔缠绵,曾经山盟海誓。

却不敌,一夕决然离去。

我睁开眼,并没有我预料中的眼泪落下。

雾气早已不知何时变浓,我看不见那抹绿色。

却看见了,一个尚未成型、满身染血的婴孩朝我啼哭的模样。

眼前一阵发黑。

我歇斯底里,声音嘶哑:“炎烈,你怎就没有连我一并杀了?”

炎烈依旧不语。

“还是,我父母与你之间的大仇,深到你不愿让我干脆死去,非要受尽折磨才能使你心中得到丝丝快意?”

我用力挣脱炎烈的双臂,转身面对他。到如今,我依旧不知,炎烈究竟与我父母有何深仇大恨。杀了他们还不满足,甚至要令我也一并痛苦。

我也很想知道,他究竟能够残忍到怎样一个地步。

“九儿,我爱你……”我听见炎烈低沉的声音,仿佛低低的叹息。

“爱?”我仰天大笑,讥讽道,“冷血如你,也懂得爱?”

炎烈静静地看着我。不承认,不否认。

“你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扼杀,你懂爱吗?”我好笑道,状若疯妇,“你可看见,我们的孩子,浑身淌血,正哭嚎着朝你走去!”

我一时郁愤难舒,哇得吐出一大口逆血。

炎烈担忧的眼神望来,我不想知道这其中又是几分真假。

我笑。笑得癫狂。

西影兰啊西影兰,真不愧已是蕴含灵气,通了灵智。

幻惑人心最最脆弱最最不堪忍受。

真真假假,影中真,实中虚……

不过一场梦中梦。

却顺利地勾起了被我遗忘的疮痂。狰狞的痕迹,始终都在。不同的是,现在,遮住它的纱巾被撕下,露出了丑陋不堪的真相。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忘记孩子的事情?为什么我依旧对炎烈念念不忘?为什么我到如今,还不忍下手?

世间最俗之事,莫过爱恨。

可其中的个别滋味儿,又有谁,懂了几分?

我踉跄着往山下走去,只愿从此与他再也不见。腿上的疼痛倏地加剧,我一歪,倒在地上。我挣扎着要爬起来。

炎烈却急忙走了过来,手抚上我受伤的小腿:“九儿,你看你的腿都流血了。”

我冷哼一声就要拍掉他的手,却没注意炎烈此刻的神情。

“咔嚓。”冰凉的金属扣声音。

左脚踝上。

我诧然望去,是一个血色镯子,上有花鸟虫鱼,十分精细。

“这是什么?”我苍白着脸。

“九儿莫怕。”炎烈柔情蜜意望我,“只是禁仙镯。”

只是禁仙镯。

炎烈温柔的话语于我而言,不啻落入寒冬的冰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