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醉倾千年

第十七章 噩梦(一)

醉倾千年 猫妖九九 992 2013-07-31 14:49:16

  炎烈带我下山的时候,下起了雨。

淅淅沥沥的雨点没多久成了瓢泼大雨,兀的使阴沉的苍穹更显诡谲。

暮春的雨,冲刷尽一切颓败的落英。

花已萎地。

可以说,我此刻的身子,已然比初生世间的婴儿还要脆弱。

禁仙镯。

禁了我的一切本源仙力。

纵然凡胎肉体,尚有天地间的本源之气保护。

而我,什么也没有。

雨水浸了衣,风一吹过,我立刻冷得直抖索。炎烈朝我裹了条冬天的兽皮披风,从里到外全是雪色的毛,夹杂着簇簇黑斑。我在他怀里只露出小半张脸,还被额上的刘海遮了,却依然抖得跟筛糠似的。

不知炎烈何时寻了个庄子,我半眯着眼,看不清那庄子究竟模样如何,只听声音,四周均是雨点拍打花草树木的声——倒也清净,想必此地定然人烟稀少。

我再撑不住,昏然睡去。

睡得并不安稳。时而有如处在北极冰原,冷冽之意透过血肉直往骨头里刺,我整个蜷缩起来,仍是无法抵抗;时而又觉热如岩浆,全身冒汗,心脏像是要烧灼般疼痛难忍。

隐约觉着后背有温凉的触感袭来,我似是听到温柔而焦急的低声呢喃,艰难地动动身子,本能凑近那舒服之地。

梦中。

我回到了眠月山。

眠月山上满眼雪白,荼蘼花在盛开。

那是千年前炎烈为我埋下的一粒花种,没想到千年时光过去,荼蘼花已是占据满山。

我莞尔登上山峰,坐在那块岩石上,嗅着清风送来的缕缕幽香,眺望远处风景。

我瞧见一身月白裹银的炎烈朝我走来,我满心欢喜跑上前去:“炎烈……”

却见扑了个空。

没有醉人的银白色眼眸,没有沁人心的墨竹香味,没有咚咚有力的心跳声。

不由来地一阵恐惧。

雪色的荼蘼化作血色,望去一片艳红,竟比山茶还要凄艳。好好的花瓣一片片落下,冷风一卷,渐渐汇成一片血泊,无声向我涌来。

四周一片昏暗,黑云压日。

我喉口一窒。

“炎烈……炎烈……”内心大声呼唤,却始终不见他的身影。

血泊中站起三人,口中竟是唤着我。

“小九……”

“娘亲……”

我呆住了,脑中闪过一缕缕的念想与片段,头疼欲裂。

“小九,你让我们好生失望……你为何还不杀了那孽畜,好为我们报仇雪恨……你的心,至此时竟还念着他……小九,你真是让我们好生失望啊!”

我大惊,却看见另一边的婴孩亦朝我啼哭着走来。

“娘亲……娘亲为何不要宝儿……娘亲……”

“不,我没有,我没有!”我捂耳大喊,“炎烈,炎烈……你在哪里……”

“快来救救阿九,炎烈……救我……”血泊无声逼近,眼前的人影也愈加清晰可怕,我欲逃无路。

“小九,没想到你的心里只有这孽畜,竟丝毫容不下我们……”

“娘亲……娘亲……”

血色人影扑身而上,我惊得大声喊叫,炎烈却终究没赶来救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