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醉倾千年

第二十六章 真相(四)

醉倾千年 猫妖九九 2161 2013-07-31 14:49:16

  看着在不知不觉中显然魂魄已入千轮的女子,老人缓缓摇头,不知是无奈,还是感慨。他在树下端坐,静静守护沉浸在千轮中的女子。

“唉……痴儿……痴儿……”万千思绪,终究只化作几声淡淡的“痴儿”,夜风轻轻拂过,那声音便好似从未存在过般消失无痕。

我感到惊奇。但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身处此地。

不,准确而言,应是千轮之中吧。我猜想。虽然有些害怕,但总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安抚了自己,下意识里能感受到千轮的熟悉——它不会伤害我。

周围的景色模糊,但在不停转换。终于,在一处小屋处停留。

我有些微怔,这么多日控制得勉强的思绪像是得到了某个微小出口般倾泻而出。

炎烈……

忍不住喃喃。

原来心还是会痛。我以为只要自己不去想,就不会痛。事实证明,只要一点点失控,就会满心满脑都是他的身影。

炎烈。我微微阖眼,也许那日他逃脱了,也许那日他就被李靖带走。但一想到红莲地狱里的景象,头就会一阵阵发晕。

勉强按捺住自己的心中烦乱的情绪,我轻移脚步。

面前的屋子我并非十分熟悉,但还是能有些印象。虽然是在滂沱的雨天,而现在,风和日丽。我熟悉的,是它的内里。

我朝前走去,要推开门时却发现手从实木的门中毫无障碍的穿过。

无声的苦笑:从一开始,就在无情的提醒我,我只能是个无能的看客么?

穿过破旧的门,屋内的摆设虽少,却简单而实用。阳光从窄小的窗口透进,弯曲而破碎,在斑驳的金色中可以看见细小的尘埃,在空气中缓缓翻滚。

一切,显得那么宁静而美好。就像是一幅停滞在此刻的水墨画,晕染出淡淡的安详。

“哇——”一声啼哭嘹亮地响起,打碎这美好的画面。

一个身穿布衣的妇人走出,身上的陈旧布衣遮掩不住妇人的美丽。黑而长的青丝被随意高高挽起,只留下三小缕垂在耳后,被搁置在身前。她手中抱着一个婴孩,白皙而圆润的脸庞上,那神情慈爱而略带悲伤。

我呆呆的看着面前与我有三分相似的妇人。口中有什么要呼之欲出,却最终被硬生生卡在喉咙里。百感交汇只化作心底最深沉的两字:娘亲!

可惜她感受不到我此刻内心激烈的情感。

娘亲怀抱婴孩,急匆匆走过。交错而过的瞬间,我感到一阵凉意。明明近在眼前,身体却穿透而过,毫无阻碍。就好像是在讽刺我的自作多情,而对方,毫无所觉。

跟着娘亲出去,午后的阳光本应温暖而和煦,照在我身上,却连影子都未曾留下。

迎面走来一个书生模样的斯文年轻人,笑容温和,眼底却有股淡淡的哀伤。

“囡囡又闹了?”接过孩子,才大惊道,“这是受了风寒!”又与娘亲说了几句便急匆匆离去。也许是去找大夫了。

我傻傻看着,本能的反应那一定是我未曾谋面的爹爹。

娘亲看着爹爹远去的背影:“炎烈?”

像是回应娘亲的话般,炎烈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却只是一声不吭。

阳光很明朗,空气中却流淌着一种莫名的哀伤。

“就今晚吧。”娘亲淡淡道,“我想你知道该怎么选择。”

炎烈半晌沉默。高大而略显瘦削的炎烈,身着粗布麻衣,一头银丝被一根红线微微收拢,眼睑微阖,阳光在他长长的睫毛下笼罩出一片阴影,有些发白的薄唇紧紧抿住。与现在的他不同,千轮里此刻的他,该是刚及弱冠的模样,脸上的棱角还未那般分明,有些稚嫩。

“好。”答应了一声,炎烈又消失无踪。

我只是定定的盯着刚才炎烈站过的地方,心中百转千回,连娘亲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曾晓得。

直到以后我回忆起这个瞬间,我才发现,这个午后,过的有多漫长。

夕阳渐渐来临,像幅染血的画,接踵而至的,是深沉的黑夜。

月如钩。

暮春的夜晚,虫声还不明显,断断续续的,昭示着初夏的将至。黛黑色的夜幕像是泼了墨,除了一轮残缺的月隐约留下的暗淡,连星光都没有一丝。

夜风拂来,有些凉意慢慢沁入人心。

爹爹倒在了一旁的枯旧藤椅上,面色并不温和,可想而知在倒下前那双眸中该是蕴含怒气的。娘亲将手中的孩子放入爹爹的怀里。俯身,在躺在藤椅上的男子的唇边,印上一个淡淡的吻。

“炎烈。”话语有些冷,娘亲面对炎烈,像是在提醒着些什么。

我看见炎烈一声不吭地咬破自己的手指,在空气中挥画什么。淡淡的红光笼罩这片天地,娘亲和爹爹,被愈加浓郁的红光吞噬。

诡异的情形却没有维持多久。

炎烈的脸色很不好,但我没空去关心炎烈了——至少他不会死。

让我连脚步都难以迈动的是,娘亲的身影在慢慢变淡,消失。

娘亲此刻露出了原形,巨大的蛇尾在身后柔顺的摆动。她一脸深情的望着爹爹的方向,语声轻柔而坚定:“相公……我们终于,可以生生世世在一起了。”

我终是忍不住,明明知道这只是过去的显现,还是奔向娘亲,想要拥抱她,感受她怀中的温暖。

却只是,迎来娘亲在我怀中的消散与穿透而过。

沉重的寂静。

直到,爹爹的醒来。

爹爹是眼角挂着泪醒来的。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将怀中的婴孩递到炎烈的手中,然后像是疯癫了般,大笑着离去。在乌黑的夜色里,再没有书生的斯文气质。

眼泪就要决堤,耳旁却忽然听到宛如地狱的恶鬼传来的话语。

“九儿……你终于,是我的了。”

声音是那般的低而深情,我却忍不住寒寒的打了个冷战。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曾经问过炎烈为何我的名字叫做“九儿”,炎烈眼底含着深沉的笑意,“因为你与我一样,是一只九尾狐。”还记得我那时是多么的兴奋,嚷嚷着要跟炎烈一样的姓氏,从此“炎九九”就是我的名字。

我转身看炎烈。

他的银发不知何时已散开,在暗淡的月色下反射出逼人的冷光。炎烈一脸陶醉的用额头抵着怀中孩子的额头,不知在呢喃着什么,嘴角的笑意却是那般刺眼。

炎烈……

我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不要,我不相信这所谓的真相。

炎烈,一定不是我所想的那样对不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