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醉倾千年

第二十七章 真相(五)

醉倾千年 猫妖九九 1205 2013-07-31 14:49:16

  为何要在给人以希望的同时再给予一丝隐藏的绝望?让人在为幸福眩晕的时刻,坠落到无尽的深渊。

隐藏在稀薄的乌云之中,月色依旧朦胧。

炎烈嘴角的笑意,我否认着,不愿承认,也不敢承认。

虫鸣声渐渐隐去,天色微熹。

四周的场景变淡,我想要再看炎烈一眼,不知是不舍,还是要确定什么,炎烈却抱着婴孩渐渐远去、变淡,直至消失。

我努力追赶,迎面而来的,却是自己。

人首蛇身的自己。

不知何时,四周的环境变成了暖狐阁。

我看见,自己青丝乱舞,双眼通红绝望,如此拖着一条巨大的黑色蛇尾,没有犹豫,毫不留恋般,离去。

而身后,炎烈撕心裂肺的呐喊,我置若罔闻。

直到此刻我才发现,原来那个时候,绝望的不只是我。

新月的黑沉天空,星光黯淡,只剩下暖狐阁破碎的烛光闪烁,隐隐约约。

我却可以清晰的瞧见,炎烈那张扭曲的脸。

天兵天将忽现,将炎烈重重包围。

这场景,是多么的熟悉。仿佛是要特意撩起我的噩梦般。

锁仙绳套出,炎烈被捆,动弹不得。

银白色的发丝在深沉的黑夜里显得诡异妖冶,伴随着朦胧的烛光,炎烈美如冠玉的脸是那般如梦似幻,只是那过分的扭曲与恨意交织,令人心惊胆战。

倏地,他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狰狞而孤注一掷,渐渐从无声的笑意变成狂妄嚣张的仰天大笑。他怒吼道,不知朝向何方:“天帝!你阻止不了我!天意注定!天意……哈哈……”

疯癫了般,炎烈忽然停下大笑,全身冒血,血色的血管仿佛一根根爆裂,从表面的皮肤渗出,汇聚成一条条小小血流。炎烈全身抽搐,可想而知此刻他到底承受着多大的疼痛。

我疯了般跑上前去,想要拥抱住炎烈,却无能为力的穿透而过。

“不!不!不——”

泪水滑落。

不!

怎么会这样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

原来当初炎烈的神格并非被天帝剥夺,而是……而是他自己毁去!

这种痛苦……

我看着近在眼前的炎烈,借着毁去神格的一瞬间充斥的神力,挣脱了锁仙绳。然后,用尽所有的力量,发出一声遥远的传音:

九儿,相信我,等我!

那声音悲戚哀厉,传到远在眠月山的我那里。

我惊呆了。

炎烈,居然流下了一滴血泪。

从银白色的眸子里流下的红色液体,是那般舍弃所有、孤注一掷的决然。然而却无力反抗,众多天将合力使用锁仙绳的威力。只能任由他人将自己带往地狱,任由他人将自己带离九儿。

炎烈被迫离去的背影是那么的凄凉与苍老,我泪眼朦胧,只觉得所有的痛,都已比不上爱的深刻。

时光遥遥,迢迢之间,一切物事转换,如今,便成了今日这般的模样。所有的爱恨,都仿佛在此刻明了。爱恨痴缠,岁月蹉跎,一切,只是在害怕,在犹豫,不敢将之所有倾注于一人身上。

只是还在相信,眼见为实。。可是眼前所见,又怎知是真是假?

我睁开眼。

迷蒙的湖光在冷月下依旧泛着银光。老人坐在树下,微眯着眼,笑容和蔼。

我静静伫立湖边,手上捧着古老的千轮。

“老人家,我不知你是何方神圣。但我此刻只剩一个问题不解,你能为我解惑吗?”

话音出口,我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十分喑哑,仿佛就要哭泣。

可是,我已不想再哭了。

哭,又有何用呢?

如果泪水可以解决一切问题,那么我愿意献上我的双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