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醉倾千年

第二十章 唤情,离去(二)

醉倾千年 猫妖九九 1006 2013-07-31 14:49:16

  “炎烈不知自己能有如此大的能耐,竟让天帝派遣托塔李天王亲自前来。”炎烈冷笑连连,起身将我护往身后。

“炎烈,昔日你我也算有几分交情,你修炼不易,又神格已毁,束手就擒吧。”李将军左手托塔,叹息道。

“不必多说。”炎烈银色发丝飞舞,九条闪着银光的狐尾兀的出现,每条都有两米多长,身上的月白长袍无风自动,在昏暗的烛光下显得妖冶而诡谲。

形势一触即发。

我却沉下了心。理智告诉我,我该离开,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机会。

李靖祭出宝塔,欲要将炎烈镇ya。炎烈的银色九尾摆动,与宝塔相抗。炎烈在我身前,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从此时炎烈与宝塔势均力敌的现象来看,李靖想要抓住炎烈需要费些时间。

我默默往后退,努力轻轻跃下窗柩。谁也没有注意到我的动静。

炎烈却是倏地哈哈大笑,好似自嘲。我蓦然一惊,听见炎烈传音:九儿,我知我已无法留你。

心下有些怆然。

想起再会后的种种。逃出地狱,炎烈为我挨了一下李靖的宝塔;采贝水紫叶,炎烈忍着魂魄之痛苦苦寻我;如今,不顾安危,与李靖对峙。

炎烈,不管是千年前,还是三百年后的今天,这一切的一切,均是由你而因,也由你而果。

在这因果循环中,你也会将心赔进去么?我迎着夜风,只盼望快些把眸中的雾气吹散。

炎烈不知是为了吸引更多注意力还是在做最后的挽留,竟开始大声吟哦:

汎彼柏舟,亦汎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我隐没于黑暗,乘着夜色,疯狂地、拼命地往外跑去。一袭水衣在跌跌撞撞中变得残破不堪、不忍入目。

炎烈的声音愈加飘渺,我不敢回头,也不愿去听。可炎烈的声音始终在耳边嗡嗡作响。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啪。”

我摔在一条充满泥泞的小路上。力气,终于消耗殆尽。

炎烈处。

一道金光忽然从西方天边降下,原本满心哀戚,仍与李靖的宝塔苦苦斗争的炎烈,消失了。

天兵一阵目瞪口呆,李靖蹙了蹙眉,若有所思。

“将军,女娲之后不见了。”一天兵报道。

“随她。”李靖不作多究,“她的使命还未完成,留在人界也是应当。”

话完,化作一道流光。

转瞬,之前的激烈斗争不在。只余一间简陋的屋子空荡荡的。

虫声又起,天渐熹微。东方的一抹鱼肚白,缓缓染红。

——————————————————————————————

注释:炎烈所吟取自《诗经?邶风?柏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