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诡异梦境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582 2012-01-23 13:10:49

  “听雨……”回到房间没有看见听雨,芊尘试探的叫了声,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声音。

“没人?”自言自语的说了声,有些奇怪,这个时辰了,去哪里了呢?本来还想商量一下呢!看样子是不成了。

烦躁的坐在古琴前,才艺吗?老先生倒真是高瞻远瞩……

一曲终了,全然没有感觉,就像是完成任务一般,搓搓手,伸了个懒腰,冲着背后不知何时回来的听雨问道,“如何?”

“甚好!”

“怎个好法?”

“连贯,没有停顿,比之前的噪音不知好多少!”

“……”芊尘一阵挫败,气急败坏的,“之前,你家小姐就这么不堪!”

“不会,听了你的安魂曲,小儿绝对不哭!”听雨很平静的说道。

“真的?”芊尘怀疑的转头看她。

“恩!”听雨点点头,笃定,“绝对吓得不敢哭!”

“哼,就知道你没什么好话!”转回身去看着琴弦发呆,现在,怎么办呢?

听雨看出了自家小姐反常,忙黏上去,“小姐,说着玩的,说着玩的!”

“他要来了,怎么办?”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谁啊?”听雨一愣,“让我家小姐这般失魂落魄?”

“哎……夏无忧!”

“啊……咳咳!”

“你慢点,”芊尘急忙给她顺气,“他又不是老虎!”

“他比老虎还可怕……”小声呢喃。

芊尘皱了皱眉,瞪眼,“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你是要,把这个他给她听?琴瑟想和?小姐,这主意……不错!”听雨翘了翘嘴角,说话很牵强。

“听雨,他是小王爷。”

“哦!我知道啊,那又怎样。”

“所以说我要谈给她听,当着大家的面!”

“呃……”听雨小心的措辞,自认为很委婉的说道,“我觉得小姐还是好好练练……”

芊尘撇撇嘴,笑的很是艰难,自顾自地叹息,“看来这几天晚上是不用睡觉了!”

看着一上手就认真起来的芊尘,听雨暗自忖度,这番打击是不是有点重呀!想说点什么,可是门也没有办法补救,想了想兀自去休息了。

同一首曲子,弹奏起来,初时听也许厌倦,听久了也就惯了,只是,对弹得人来说,却是需要十二分的耐心,夜凉如水,寒意沁身,芊尘伸了个懒腰,有些疲惫了。

琴弦依旧是压得手指生疼,一跳一跳地折磨着人的神经,伏下身来压了压琴弦,琴弦轻柔的反弹着她的力道,倦意一阵阵袭来,打了个哈欠,手臂支着头,想要小憩一会,待会继续弹。未曾想,精神一放松,却真的沉沉入梦。

朦朦胧胧见眼前一阵白雾,流动的白雾中,恍惚看见一袭白衣的身影,定睛细看,却只是看见他背对着她,淡青色的萧横在嘴边却被遮住了大半部分,只留出一串红穗儿随风荡漾。风灌进他的衣袖了鼓鼓的很是飘逸,随风而来的似乎还有一阵声音,细细一听,却又什么没有了。

倏尔,那白衣人动了,撩起的纷飞的衣袖,长啸一挥没入袖中,未曾转身,缓步离开,渐行渐远。

张口欲言,却发现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心中一急慌慌张张的想要拦住他,身子又像是有千斤重,死死地定在原地没有一点力气,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内心的陌生感觉又似乎要生生地将她撕裂。

莫名的惊慌使得她无论如何也不想那个人离开,攒足力气,迈开步子,急急地星耀追去,却只是听见“嘭”地一声巨响。

睁开眼睛,入目的是打翻的古琴,以及掀翻的琴桌,诧异渐渐退去,理智缓慢的回到身体里,回看自己,却不禁哑然。

身子有些僵硬地弓形往前探着,已经从凳子上离开,手前伸着,脚迈出一步却是撞翻了琴桌,缓过神来,还能感觉到阵阵的钝痛。

直起身子,深深的呼吸几下想要平复砰砰直跳的心脏,身子通体冰冷,脸上却是反常的潮热。过了许久,凉了的血液似乎才开始流动,只是指尖依旧颤动,浑身麻酥酥的。

又梦见他了吗?在这个关头?多少次午夜梦回定格在这个背影身上,只是,不曾这般绝望……

“小姐,别折腾了,咱睡吧!”小屋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听雨已经被惊醒了,在一边催促。

“恩,马上就睡呢!”

“快去吧,反反复复的就这么一首曲子,要是我早就把它劈了!还是小姐有耐心,只是把它掀了……”

听着听雨的误会,芊尘一阵苦笑不得,倒是也缓解了内心沉沉的压抑,“我也想劈了它来着,没找着合适的兵器……”

“真的?真解气,刚刚我忍了几次了呢!”

于是,芊尘决定立刻睡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