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各显神通(1)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594 2012-01-23 13:10:49

  等最后一个人坐定,洗尘宴也就开始了。舞姬们迈着轻盈的步子跨上舞台,柔和的音乐沁人心脾,仿佛真的能解除疲劳一般,仔细一听,芊尘勉强记起这首曲子似乎是叫“满园春色”。

今天这个样子,一屋子莺莺燕燕倒是也挺应景的,曲子很难分辨,但调子很是喜庆,舞曲倒是真的看不懂,前世当然没有记忆?今世大半部分时间都被送去山上学武,的确也没有时间。此时,只见一个个舞姬身姿轻盈,柔若无骨,腾挪转身间自有一番风味,不由得有些钦羡。

一曲终了,终究是心有所牵,芊尘也没有花太多的时间研究台上之人的舞曲,忍不住瞄上了主位的方向,他……在干什么?闪电般的一闪,没有太多的时间停留,只是微微感觉有些异样,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忍不住定睛一看,竟然吃惊地发现,他,那个人,跟无忧一块出现的“友人”竟然坐在了无忧的右侧,众所周知,右为上!难道真的是无意的吗?若不是,那么……他,是谁?

按照心照不宣的规则,宴会上是永远也不会冷场的,楚家小姐一般会按照从大到小依次展示的。虽然芊尘的年纪并不是最小的,不过,毕竟是楚家老三的孩子,是以轮到芊尘应该还有一会儿。

第一次见到这场面,芊尘不得不承认自个儿还是有些发蒙的,众多的姐姐们倒是真的身怀绝技啊,琴箫和鸣有之,歌舞诗词有之,才貌兼备,当真是大家闺秀的典范啊!

压下心头隐隐的担忧,芊尘有些无奈,先生虽是准备甚早,奈何自己基础有限,蒙混过关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微微落了下成。

正沉思间,楚雅蝶走上台来,盈盈一礼,扬袖起舞,舞蹈在急退数步,后翻起跳中拉开序幕,下颚高高扬起,微微露出高突的锁骨,眼睛因为明显的仰头而有些眯起,脸上却笑盈盈的,平添了几分美感,身子划出完美弧度的瞬间回首,半跪落地,紧接着高跳而起,接连了几个旋转的动作,抡圆了衣袖,似蝴蝶嬉戏,似蜻蜓点水……

步履蹁跹,衣袖翻飞,一起一落见,芊尘仿佛真的看见了绝美的蝶儿在群花中流连,优雅的问候着每一朵花朵,大方,活泼……轻盈灵动的跳跃渐渐变得舒缓,每一个动作,更加庄重,柔美,渐渐地……不动了……不动了……只余下身子在轻微的震颤,微风吹过卷起片片衣袖……奈何,曲终人散,奈何,美人迟暮……

然而,就当多有人都以为结束的时候,奏乐的古筝“铮”的一声悲鸣,雅蝶的身子随之一跃而起,侧面翻飞中身体诡异得在空中对折,最高点处,达到了柔美的极限,长袖随着一次次跃起舞出圆圆的光带,仿佛真的长出了翅膀,凌空反转两次最终无奈的下坠,凄美,绝望,却又不屈从,蕴藏地美在一瞬间展现!

“嘭!”膝盖重重的磕在了地上,呈跪坐之姿,身子微微后仰,头却高高的扬起,没有挣扎,没有呼喊,甚至没有颤动,定定的完成那最后一个动作。

芊尘叹服,蝶舞之美,美在静,美在伤,美在最后一跃时观者对舞者感同身受的痛。短暂的停驻之后,楚雅蝶挣扎着站起来,朝着主位盈盈下拜。

人群一瞬间轰鸣,喝彩声轰然雷动,主位上的老太君频频地点头,一脸满意。

芊尘下意识的去探求无忧的反应,却并不意外的发现了他那,惊艳,赞赏,以及如痴如醉的神色!直到雅蝶离去,他依旧没有舍得收回目光,莫名的有些酸涩滑上她的内心,只是没有了以往那般的疼。

一边的听雨终于是沉不住气了,不屑的说道,“有什么好的,比起小姐的醉蝶剑不知道差到哪里去了呢!”

“醉蝶剑吗?”记得那年舞给他看时,他也是以这般眼神看她的吧,只是,物是人非罢了,叹了口气,“舞是悦人的,剑是伤人的,怎能相比?”

“又有什么分别,好看就是好看!”听雨小声嘟囔着辩解。

刚想说什么,一道陌生的视线探过来,芊尘警觉的回望,却不期然地与无忧身旁那人幽深的眸子撞在一起,不知为何,心中一慌,忙乱的转开了眼睛,却恰好看见,一个火红的身影走上台来,凤头髻,长长的裙摆上纹着凤尾,整个人看上去热情而火辣,若凤之将舞。

芊尘瞪大了眼睛,一种不祥的感觉升了起来,只见她面若桃花,嘴角含笑,脸整个儿都皱了起来,看上去有些妩媚,却也夹杂了些许做作,和雅蝶的清雅脱俗产生鲜明的对比……显得更加热辣,更加奔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