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2-01-22上架
  • 11291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梦里梦外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548 2012-01-23 13:10:49

  拥挤的人群,高耸的楼房,疾驰的车辆,刺眼的灯光,急速的刹车声……情景变换,越转越快,呼吸越来越急,心跳越来越快,紧闭双目区怎么也挡不住漩涡般的场景,张开嘴巴却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绝望,恐慌,齐齐的压下来……

不要……不要……

高高抛起的身子在天地间旋转,灰蓝的天空闪着奇异的色彩,厚重的大地透露着绝望,渐渐远离,又渐渐靠近,凄美的下落,近了……更近了……

世界没有了,天地间只剩下恐惧……

“啊……”压抑的惊呼声在喉咙里滚动,出声的那一刻楚芊尘猛然从床上惊坐起来。

愣愣的盯着古色古香的轻罗纱窗上来回摇曳的竹影,缓了很久她才想起自己在什么地方……

屋子里的暖炉还没有熄灭,隐隐的透出一丝温暖,芊尘轻轻活动了几下,想缓缓几乎凝滞的血液,轻轻地下床,想驱散噩梦的阴影。

不想惊醒隔壁的听雨,芊尘并未点灯,借着月光在房间里走动,朦胧中,被桌子上的字吸引了目光。月光打在微皱的纸上,明明灭灭的发着光,凑近看时发现墨迹有些化开,不知是被什么打湿了。

晃了晃微痛的脑袋,芊尘恍惚中记得昨天贪杯多喝了几口百花酿,便信手写了些东西,就是这些吗?光线并不清晰,芊尘移近了仔细去看。

泛黄的宣纸上写着寥寥几句话,字体有些走样,也有些模糊,但勉强可以认得:

雪压梨花

举杯独赏雪中雪,停觞合奏歌里歌。

流水不顾落花意,梨花满枝无人折。

读完,芊尘手一抖,苦笑出声,原本以为都已经忘却,却原本还是心中挂念,依旧是这般不甘和自怜!

旁门三年,恋了三年,认了三年,伤了三年,最终凉透了心。他的眼里装的下弱水三千,却独独装不下她。

楚家两年,争了两年,忙了两年,忘了两年,兜兜转转,物是人非,她却依旧忘不了他。

明明知道的,朦胧的情愫,一厢情愿的念想,断了,也好。可是为什么内心还是……如此失落?

移近火焰,却最终不舍,叹了口气,起身将纸张压在储物柜下面,感觉温度有些低了,伸手将衣服披在身上,却固执的走到了窗子边,轻轻推开。

清新的冰凉的空气猛的灌了进来,深吸了一口气,凉进了心肺,芊尘打了个冷颤,伸手裹紧了衣服。寂静的气氛总会不由自主的让人想起些什么,望着苍茫的星空,眼神渐渐渺远……

十八年华,一朝穿越,醒来时已是八岁女儿身,然而,魂魄的损伤却让她十三岁再次失去了来此四年的记忆,两世记忆却在那时诡异的相互交融,但一切再次从头开始。

未知的世界,模糊的记忆,似曾相识的亲人,一切都让她不知所措,只是凭借那份熟悉的感觉亲近了外公,鼓起勇气去面对这梦中都不曾出现的世界。

曾经提过一次四年里发生的事,但外公语焉不详的样子,只是说她因为伤了后脑,语言行动异于常人,其他什么均未提及,莫名的,她感觉外公有事相瞒。只是后来外公便送她都旁门练习武功,再也没有机会问及。

启明星灿烂的挂在天空中,因着这黎明前的黑暗而更加明亮,风瑟瑟的吹进窗缝,低低的呜呜咽咽的,芊尘地垂下眼帘,暗自沉思。

就算是前相爷的孙女而又怎样?父亲早就因为经商而自立门户!这个身份带给她的尴尬多于高贵吧!父子亲情还没有体会,二娘和二娘的孩子还没有熟悉,刚从旁门回来的她还不是被支到这里?也是,这里不会打扰了他们享受天伦之乐!

想到这里,心中只是微微作痛,心中有淡淡的不忿,为那个未谋面的娘亲,也为至亲的薄凉!

晃了晃头,宿醉过后遗留的头痛倒是不怎么疼了,隐隐的还是有些不舒服,看了看东方露出的鱼肚白,芊尘不想沉浸在故去的阴影中起身梳洗。

乒乒乓乓的声音还是惊醒了一帘之隔的听雨,睡意朦胧的呢喃,“小姐,这么早?莫非你又做噩梦了?”

芊尘不答,只笑言,“醒了就起来,陪我松散一下筋骨。”

听雨不情不愿,“知道了……习个武还要让人提心吊胆的,这个地方还有没有天理啊。”

芊尘没有说话,这个地方,的确是束缚人得很,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嘛!房间里自然是不能堂而皇之的收藏兵器,芊尘绕着院子里的竹林找了一圈,勉强找了个趁手的竹竿为剑,自顾自得舞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