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唇枪舌剑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2122 2012-01-23 13:10:49

  小二显然不知雅间里已经有了人,开门的瞬间还在殷勤的介绍着四方楼的景致,以至于看见芊尘的瞬间卡住了声音,张口结舌。

毕竟是身经百战,小二反映道也迅速,“几位爷,不知何时……”

“相传楼主从不现身,而今看来传言却并不能尽信。”竟是一语道破了芊尘的身份,语带自信,并不管进退两难的小二,径直开门进入。声音低沉浑厚,仿佛真的能够蛊惑人心。

小二点头哈腰,“几位爷慢慢聊”之后便就,就退了出去。

当说话之人真正出现在面前的时候,芊尘不由得有些呆愣,竟然是他……

温润的笑意,探究的眼神,依旧神秘而又深不可测,那个一直跟随在无忧身旁的那个人,怎么会是他?

虽是对自己的易容术很是自信,相信他人认不出来,可是,真正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芊尘还是有些心虚。

他望向她时,加深了笑意,“想不到四方楼的掌柜如此年轻!”

芊尘不动声色,加粗了嗓音言道,“彼此彼此……”

对视良久,继而两人竟然像相识良久了一般同时大笑。“楼主当真是个妙人!相逢即使缘分,在下秋佑宸,未知楼主是否方便告知姓名……”

“我叫楚万垚,幸会!”名字自然是不方便告诉的,但是也不能不说,芊尘随意的扯出化名,好在也不算骗他,芊尘翻译成男的还真的应该叫万垚……

“不请我坐会?”说完便就径直走到了座椅旁边,芊尘错愕,该说这堂堂八方客之主无赖,还是说这是率性而为呢?

秋游尘身后那白衣的侍卫皱着眉,一脸困惑。像是有什么东西想不通一般。

芊尘摸不清状况,决定以不变应万变,“倒是我们怠慢了,秋公子自便吧!”

站着谈自然是不好,等坐下时,发现这个人倒真是自便得很,好整以暇的倚在椅子上,随意地靠着座椅,一副很惬意的样子,看他悠然地模样,该是反感的,可是,却莫名其妙的生不起气来。

两人坐定,秋佑宸倒是开门见山,优雅的开口,“楼主,现今京城已如大泥淖,你我都深陷其中,不知楼主意欲何为?”

芊尘不答,“芊尘不管楼内的事情已经很久了,并不知道天下大事。”很精明的回答,很巧妙的拒绝,可是对方那人仿佛真的听不出来一般。

“这样吗?不若在下给小姐讲解一下怎样?”

“万垚若说是不感兴趣呢?”芊尘盯着秋佑宸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

“身在局中又有谁能置身世外?公子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

“哦?”芊尘心中一黯,置身事外,倒真是痴心妄想了。“不知秋公子有什么建议?”

“楚公子对京城局势怎么看?”秋佑宸没有明言,只是反问。

“京城之势怎敢置喙?”芊尘不是傻子,这是挖好的陷阱等他跳。

“不知公子对……”抬眼凝视着她的双眸,“璟风看法如何?”

芊尘一惊,如此表情是摊开了底牌?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不由得莞尔一笑,“公子,这般信我?”

那人也跟着一笑,不知怎么芊尘觉得他眼底里失落一闪而逝,“那……楚公子信我吗?”

被这原封不动的话哽了一下,芊尘无奈一笑,“为什么不信?”

“那……”那人诡异的牵起嘴角,“为什么不信?”

芊尘再次一怔,这人,怎么这般奇怪,正经的时候一脸严肃,无赖的时候让人咬牙切齿,忽而一本正经,忽而玩笑,当真让人捉摸不定。

“楚公子,还没有回答在下的问题,璟风此人……”

“深不可测!”

“深不可测?”

“皇命之所归,将心之所向,身处劣势,却并不显败相!是良木,却并不易栖”

“为何?”

“外戚专政……”点到而止。

“楚公子之言甚得我意!”佑宸哈哈一笑,“公子,果真是个妙人!”

“你我心知肚明,秋公子谬赞了。”

见这边说的差不多了,一旁的那个一直将自己融入背景里的白衣男子弯下腰,在秋佑宸耳边耳语几句。佑宸脸色微变,转身致歉。

“楼主,承蒙款待,只是在下另有急事,先行告退。”很正规的道别,只是听起来有促狭的意味。

芊尘一愣,竟然发现交谈许久,竟是连茶水也没有添,何谈“款待”?脸色稍稍一霁。

秋佑宸大笑着离去,仿佛一脸得意,“后会……有期!”

站起来目送那人离去,芊尘长出了一口气,搓了一下手心里的冷汗,如释重负的问起惊雷“没出什么差错吧?”

“公子,该问的都问出来了!”未从正面回答。

“我很奇怪,对那人有种说不出原因的相信。并且,感觉这件事解决得太容易一点了。”

“公子直觉一向很准。”惊雷出声,似在劝慰。

“事出反常必有妖,”芊尘感觉脑袋有些昏沉,“牵扯的人越来越多了……”

“小姐,这么快就结束了啊”进门就嚷的听雪不管不顾的张口就问。

“是公子!”芊尘在一边纠正,“他很快就说了!”

“哦,定是小姐你毫无经验的样子让他们打消了所有的戒心,坦言相告!”

“可是,刚刚惊雷说……”芊尘有些委屈,好吧,她承认她很少经历这种场合,可是也不至于会这般吧!

“惊雷,他说话一向……很顾及你的感受!”

芊尘看向惊雷,惊雷竟像是没有发现一般,独自赏着窗外的花花草草。

芊尘气结,佯装气愤,转身欲走。听雪急了,扯着袖子撒娇“公子,我错了,好不好,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多呆些时候嘛!”声音里甜腻的像极了深宫里的怨妇。

“逗你笑的!”不想牺牲这好好的衣服,出言解释,“我真得走了,不放心听雨一个人呆在家里。”

“哼”听雪有模有样的扭过头,一脸委屈。

芊尘玩心大起,“雪儿,笑一个,等爷安抚好家里,再来看你……”像极了夜宿烟花之地的嫖客。

听雪顺道你了上来,“人家舍不得你嘛!”芊尘恶寒,后悔招惹这位小妮子了。

几人有言笑了几句,但终究不能久留,听雪陪着芊尘走出房门,然后也就依依不舍的道别。

众人没有看见,拐角处,角落里一个长相猥琐得男人很快站起来,顺着人流消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