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奇异琴曲(2)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404 2012-01-23 13:10:49

  随着琴声的消失,头痛戛然而止,就像从未发生过一般的烟消云散,芊尘来不及回味这首曲子带给她的震惊,赶忙站起身来有些不知所措,这个曲子还没完,古琴琴弦已断,也就没有办法再弹下去了。可是,毕竟是接风宴,如此凄凉的琴曲,如此意外的断弦,似是有拆台之嫌啊!

整个场子中都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风吹过树林,甚至可以听得到叶子的哗哗声,芊尘感觉很是反常,甚至是有些诡异,但是站定后,没有来得及看众人的神色,这也更加让她不安,反复斟酌后,还是为难的率先开口,“抱歉,琴弦断了,扫了各位的雅兴了,芊尘给大家赔礼了。”

说完,盈盈一拜,礼数是极尽周到,这才抬起头来,想去看众人的反应,只听,“翁”一声,众人似是刚刚回过神来,传来一阵阵赞叹,也有惋惜的声音,芊尘放下心来,往主位上看去……

老太君面带异色,有些惊诧,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她,眼的余光里,无忧面带疑惑,正探究的往这看,躲闪着他的目光将眼神移到了一边,却正对上那双激动与惊喜交织的眸子。

深邃的目光里神采流转,许是距离远了并不能真切地却看不清更加详细内容……微一对视,那惊喜又转为了赞赏,就这么坦荡的盯着她看,芊尘还是熬不住那撩人的目光,率先移了开去,只是内心也遗落了疑惑,以他之能势必瞧不上她的演奏技巧,莫非是曲子?即使不懂,也还是为那毫不掩饰的赞赏,卷起了笑容。

转瞬,再次与无忧四目相对已经多了些坦然,仔细瞧时,竟觉得他神色古怪,芊尘更加不明所以,心下有些着急,思索之时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表示疑惑。

见他如此,无忧只是宽慰的一笑,眼色一黯,在芊尘看来竟然是类似心疼,更让芊尘不可思议,正考虑是不是要说些什么缓和气氛,开始怀疑难不成是她弹得太糟的时候,无忧终于开口,“芊尘妹妹不必自责,曲子甚是精妙,只是曲中哀怨缠绵之气甚重,不知妹妹从何处所的啊?”

芊尘如释重负,忙不迭的将刚刚组织好的理由说出去,她知道他是在提醒她最好解释清楚,要不奶奶那边不好过啊。

“小时候,偶然一次机会,遇见一个老人送别他的友人,芊尘觉得好听,就在一旁看他,他一遍一遍的弹奏,直到他的友人看不见了还在谭,芊尘少不更事,就一直缠着他教我,他竟然也答应了,是以学会了这首琴曲!”说完还做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听着众人恍然大悟的声音,芊尘松了口气,暗叹过关。

无忧依旧笑的很古怪,芊尘明白他不信她的这套说辞,毕竟小的时候很多时间都是在一块的,这并不稀奇,但是紧接着又有一道奇特目光打了过来,回视时却见到夏无忧旁边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人竟然也挂出了诡异的笑,他猛地转向她,趁着她还没有移开目光加深了那个诡异的笑容。

怎么?怎么会也不相信?芊尘移开目光的瞬间,竟然看见他望向了她的手,眼中竟然溢出丝丝心疼。莫非……是自己精神紧张,眼花了?

“原来,轻尘妹妹还有奇遇啊。那位那位文人一定极为通宵音律,且很是留恋友人才造得出这旷世琴曲啊,真想见见那个老者啊……”无忧做出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故意搭话,似乎是不满意于芊尘地左顾右盼。

“哎,恐怕很难了。他教会芊尘这首曲子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今天见到小王爷,想倒下王爷可能经历过曲子中描述的景象,一时兴起就弹了出来。由于时间久远很多地方记忆已经模糊了,小王爷若是想要曲谱,不若改日轻尘写给你?”

其实芊尘想表达的意思很明显,那个老人不存在,琴曲是存在的!你在逼问可就露馅了!

“啊……”夏无忧还在装模作样的说,“是在下唐突了,芊尘妹妹想必累了,到后堂收拾一下吧!”

芊尘长吐一口气,谢天谢地,终于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