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天降伤药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411 2012-01-23 13:10:49

  听雨欢天喜地的走过来,眉开眼笑的,芊尘却是身心俱疲,浑身无力,就像打赢了一场战争,又像经历了一场生离死别。

在这时离席显得有点不好,再忍耐会就结束了,芊尘屈起手指,若无其事的坐回座位上,看着众人寒暄,想了一下毕竟是首次弹奏,心里没底,“听雨,刚刚怎样?”

“很好!”

“真的?不要敷衍我!”

“真的很好!小姐,我从没听见过这么好听的曲子,差点哭了出来!只是可惜没有完!”听雨一脸憧憬,不像是作伪,那……就是真的了?

“小姐,你不知道啊!我在你开始弹得时候紧张的要死,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你越弹越顺,连我都可以感觉到曲子的感情,真的是……真的是……”听雨继续手舞足蹈的描述,兴奋的都找不到词语来描述了。

芊尘一呆,后面的话,就是她没有意识的时候弹奏的吗?竟然很好?全凭手感弹奏是需要多少遍练习才能办到啊!可是,她竟然……

有什么是她没有想到的?难道是那段记忆?失去的记忆……到底有什么!外公,又到底瞒了她什么?

喧闹声打破了芊尘的沉思,宴会结束,众人也就散了,估计待会也就是酒宴,芊尘实在是没有心绪参加,悄悄地找到黄老婆子,托她跟老太君说一声。

拐角处,一个青衣衫的男子疾驰而过,芊尘一惊,拉住了正要追出去的听雨,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多事,拉着她往房间走去。

走到门口芊尘浑身一颤,猛的止住听雨的动作,转而放轻了脚步。听雨仔细一看,走之前关上了的窗子已经打开,窗角的蜘蛛正在忙着修补蜘蛛网。

人小心翼翼的往里走,听雨很配合的摆出防御姿势。芊尘前冲一步,猛地推开门,“碰”的一声巨响,风猛的灌入,将窗帘掀开,在空中飘荡,环视四周,房间里空空如也。

芊尘神色微松,环视房间,却仅仅在桌子上明显的位置看见了一个丹青色的小瓶,听雨好奇,越过芊尘直接拿起了瓶子,就在芊尘想阻止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时候,听雨已经打开了。结果……什么也没出现。

听雨迷茫的看了一眼芊尘,轻闻了一下,疑惑的问,“生肌膏,怎么回事?”

芊尘心中一动,是为了,那点小伤?终究有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是谁呢?那个角度脸听雨都没有看见,是谁呢?难道是师兄?

无奈的将手伸出来,看着凝固的血痕,听雨瞬间大呼小叫起来,“小姐,你受伤了,怎么不说一声呢?”

芊尘笑道,“学武的时候比这伤的重的多着呢,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接过听雨手中的药膏,倒了一点到手上,凉凉的感觉,药草香味中有种特殊的香味,忘忧草,有什么再次在芊尘的脑中闪过,芊尘仿佛记起了这种熟悉的感觉。

“小姐,”听雨很快让芊尘回过神来,笑得一脸暧昧:“莫非是你师兄送来的?”

芊尘不确定,但是还是暖了心底,“别瞎说,说不定时奶奶呢!”

“哦……”听雨一脸的不信,“哼,我都没看见,别说老太君了。”

芊尘没有说话,看上去一切正常,但细细一想,又有什么不对,事情看上去很混乱,但是仿佛冥冥之中又有一条什么关键的线牵着。想来想去,却总是卡在最关键的地方,是什么东西漏掉了呢?

或许是《阳关三叠》的超水平发挥,芊尘管卷脑袋有些昏,人么说在极端的用脑之后头都会昏沉,她想大概就是她这个样子吧!

倒头躺在床上,眯着眼睛开始回忆整个事情……有哪里不对呢?怎么会突然这么熟悉这首曲子?而且还是送别曲……送别吗?明明很多地方都有了改动,怎么反而更加熟悉的样子,这开眼睛看着角落里的古琴,有些冲动,又有些惧怕……莫名其妙的情绪堵在心头,芊尘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神色越来越恍惚……似睡非睡间……许多场景恍恍惚惚的闪过,就像是睡梦一般,迷迷糊糊的仿佛走了很远的路,见到了小桥流水,见到了竹林小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