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神秘老僧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974 2012-01-23 13:10:49

  两人之间的距离随着这一出渐渐地被拉进了。仿佛已经认识了很久一般,两人嬉笑怒骂,渐渐没了隔阂。

穿过山前的竹林,人慢慢多了起来,隐约可见树木掩映下的青瓦寺庙。自庙门前蜿蜒的铺下了一道白石路,宛如一挑白纱巾,和着掩映的云朵儿煞是好看。向阳的山上,已经开始发出了嫩芽,给这枯黄昏暗的大地注入了新的活力。

两人嬉笑着慢慢的往上走,倒也不觉得有什么疲惫。且走且谈,渐渐地也就靠近了那片庄严地地方。

山间的空气异常清新,时不时的传出几声鸟鸣,心也渐渐变得空无宁静,走了许久,一个抬头,发现竟然靠近了那片朱漆的大门,芊尘站在山门口,看着苍劲的几个大字,心旷神怡的感觉油然而生。

几声钟磬音传来,荡涤了心底最后的尘埃,在内心轰鸣的瞬间,突然自心底传出一份异样的感觉,回头看时,菩提树下端坐着一位身穿袈裟,须发尽白的老和尚,半瞌着双眼,仿佛睡着了一般……

明明没挣着眼睛,芊尘却感觉仿佛向她这边看来。

情不自禁的,芊尘仿佛被控制了一样向前走去,秋佑宸疑惑一拉之下没有拉住,只好跟着他过去。

走近看时,见和尚身边竖着一个杆子,上面不是惯常写的“测字算命”却是两行“芸芸众生,善善恶恶一杯土茫茫大地,真真假假总成空(注)”笔法苍劲,力透纸背。

待她靠近时,老僧缓缓地睁开眼睛,那目光如闪电一般击向芊尘,睿智已经不足以形容这双眼睛。在双目接触的那一瞬间,芊尘感觉那眸子仿佛能洞观世界,再那里,芊尘看见了变化,仿佛亘古未变,又仿佛,飞速流逝。

“老衲恭候施主多时了!”

“方丈识得我?”芊尘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诧,俯身自然而然地坐在老僧前面的石凳上。

“一身两命,四魂七魄。”老僧人微微抬眉,锐利的眼睛透过稀疏的斑白的睫毛直视着她,一字一句地说话。

芊尘瞬间感觉从头凉到脚,全身上下都在战栗,嘴巴苏苏麻麻的,内心泛起惊涛骇浪,百感交集。内心最大的秘密就这样被揭开,心里仿佛被挖开了个大洞,风一过,凉飕飕的。

“方丈如何得知?”回过神来,芊尘急切地问。

“姑娘不必惊慌,此乃天意,不可违也。”

“方丈……可知,可知……我……”芊尘想问命理,又觉得失礼,都已经说天意不可违了,可是……

“呵呵。对未知之事的敬畏,人皆有之,老衲也并不能参破,姑娘若是不介意,可去那边求一支签,或许略微可解。”

“可信?”芊尘犹疑。

“姑娘若是信,便就可以,不信一笑而过即可。”老僧一直在笑,很慈祥,也很……神圣。

芊尘看向佑宸,佑宸微微颔首,“去吧!”

看着芊尘离去的背影,秋佑宸低低轻言,“方丈,将她支开,可有话要说。”

“施主,好像并不惊讶,”

“实不相瞒,在下早有得知!”

“可有他念?”

“此生不适他人,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公子,并不是认命之人!”

“那……我志在必得!”

“自古,造化多弄人,公子好自为之!”

“方丈……”

“她来了……”

秋佑宸回头,看着芊尘刚刚转身回走,再转头时方丈已经走出去老远。

“方丈……”秋佑宸疾走两步,眼见得越来越远,仿佛缩地成寸,渐渐地没了踪影,连忙急切的出声呼唤。

“我乃云中客,看客从云中来……珍重,珍重啊。”

秋佑宸顿住脚步,内心一阵恍然,短暂地一阵愣神,却又不知道眼前晃过了什么。

“方丈……”芊尘回来时只看见了老僧的背影,急急的想要去追。

秋佑宸反手抓住芊尘,“方丈走了……”

“走了?”沮丧的拿着签,怎么就走了呢?这个世界上一见面就道破了她的身份,凭空来,又凭空消失,仿佛一切都是一场梦。

“抽到的什么?”秋佑宸询问。

“不知道……本想让大师帮忙看一下的。”

秋佑宸接过签一看,脸色微微一变,却是在芊尘转过来看他的瞬间收敛了神色,“大师说过,此事信则灵不信则不灵,没必要这么在意。”

“真的吗?”芊尘疑惑,“可是他们看着我的脸色很奇怪。”

秋佑宸却是摆出一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刚刚大师都说他都不能参破,鬼神之说,没有必要这么介意,一笑而过就是了!”

“那倒也是。”芊尘释然,看了一眼老和尚离开的方向,随着秋佑宸的意思继续往前走。背对着芊尘的秋佑宸最后扫了一眼签上的字,走起了眉头,赫然是八个大字:“应劫而生,破而后立!”

自古抽到这个签的均是男的,且几乎都是乱世英才,这样的签于一个女子来说,是福是祸?

走了几步,忽的想起什么,刚刚老和尚的话显然是有很多疑点的,可是偏偏秋佑宸又这么沉默,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左思右想见,芊尘不禁有些沉不住气了,“你没有什么要问的?”

“要问什么?”秋佑宸一愣,看着芊尘偏着头的模样,觉得好笑,假装不知道地反问。

“就是……就是大师说的话?”芊尘有些挫败,看着秋佑宸一副觉察不出一样的表情,撇了撇嘴,直接问了出来。

“没什么,你就是你,不管怎么样都是,有什么好问的。”说出来的话底气十足,还表现出来理所当然的模样。

“哦!”本就不知道怎么解释的芊尘,被他这么一说,彻底没有了解释的意思,算了,他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秋佑宸看着芊尘的样子,嘴角微不可查地抽搐了两下,率先在前面带路,走进了这巍峨的庙宇。

注1

出自:河南永城普宁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