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无名来客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2129 2012-01-23 13:10:49

  四方楼和八方客的生意谈拢了,所以自那夜里秋佑宸走后,芊尘反倒有了些许空闲的日子,装病也有三两天了,芊尘再想或许是不是应该“好”起来了?

然而,当芊尘看着听雨背着个人,翻墙而入的时候,这个计划直接胎死腹中。

“小姐,有一个人晕倒在我回家的路上,你给看看吧!”听雨气喘吁吁的,将那人放在外间的躺椅上,一边伸手擦着汗,一边抱怨,“这人,死沉死沉的,可累死我了!”

芊尘凑过去看那人的情况,一看之下也觉得非同小可,来人已经没什么意识了,脸色铁青,印堂发黑显然是中毒已深,衣衫有些凌乱,隐约可见不怎么严重的刀伤。应该是会武功,而且还不低。

探手诊脉,刚搭在脉门上,那人骤然醒转,环视了着周围,眼神凌厉,杀气腾腾,然而在触及芊尘的时候,那人神色却突然一松,竟然就那么倒了下去。

芊尘不解,只能继续诊脉,那个表情,一定是身经百战了的!就这么放松警惕?难不成是因为是个女的?凝神继续,一探之下却吸了一口气,怎么会这么诡异?

“怎么了小姐?”听雨并不懂医术,看着小姐露出来的神色,只是在一边干着急。

“他身中数种毒物,只是同时又服用了护住心脉的药物,解毒只是时间的问题,只是身子虚弱,倒是也没设么大碍!”

“那就好!”听雨没听出芊尘声音里的复杂的情绪,放心的舒了一口气。

“那药物是大内秘药,民间流落极少,他怎么会的来!”直觉告诉她,这,又是个麻烦!

“啊?难道这人和皇位之上的人有关系?”

“那就不得而知了!”芊尘也不知道怎么待他,“总不能让他自生自灭吧!先在咱们这里养几天伤,伤好了就让他走吧!”

“他住哪里啊?”一切都定下来后,听雨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自然是住在你床上!”

“为什么?”

“椅子上凉总不能在椅子上嘛!”

“可是……”

“你带回来的!”芊尘强调。

“好嘛!好嘛!”听雨无奈,“搬进去吧!”

其实倒也不是芊尘介意,只是听雨的房间靠里一点,万一有人进来,也有缓冲的余地。

可是,留他下来,真不知是福是祸,在这个动荡的时候!

一晚上,芊尘睡得极不安稳,以至于天一亮就醒了,看着听雨酣睡的颜容,不由得感叹,没心没肺就是好啊!

屋里多了个人,两人都是和衣而睡的,所以起床倒是也方便,轻轻地起身,还是惊醒了听雨,“啊……小姐!你怎么在我床上!”

随即想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我忘了,好累啊……”

芊尘皱眉,和我睡很累,但还是选择不和她计较,抬了抬下巴,“去看看他吧!”

远远望去,那人倒是没有丝毫动作,走进的时候,他已经睁开眼睛了,呆滞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见脚步声,转了过来,只是迷茫之色还没有退去。

“你怎么样了?”

“无大碍!”定了定神,转向芊尘,“多谢小主子救命之恩。”

那人很自然的颔首致意,仿佛理所当然一般,可是说出来的这番话着实惊了芊尘,救命之恩,倒还是算得上,但是,这……小主子,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毒的没了心智?

“你本身就有良药,余毒其实不难解,救命之恩言过其实了!”芊尘如实回答。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没有小主子,或许自下就已经死了!”那人很是固执。

芊尘皱眉,又是小主子?这算是什么称呼?很耐心的纠正,“我叫楚芊尘,直接叫我名字即可!”

“芊尘?好的,芊尘小主子!”那人顺口回答,没有一丝不自在。

“我叫芊……芊尘!”芊尘强调!

“你救我性命,自然是我的小主子!”这人倒也不笨,知道芊尘在纠结些什么。

怎么绕了半天又绕回来了?芊尘无力再辩,由着他吧!不过,怎么感觉他是故意的?

梳洗结束的听雨一脚迈进房间,“咦?你醒了?”

那人看见她,反应更加激烈,“啊……小仙女。”

听雨涨红了脸,对着他怒目而视,“你个登徒子,昨天你神志不清,今天也是吗?”

“昨天?昨天和今天不是一个人吗?”那人认认真真的做出思考的样子。

芊尘反应过来,这个样子才是它的本来面目吧!刚刚还真算是被他摆了一道呢!这人性子还真是恶劣,刚开始的谨慎守理做做样子,没说两句话就原形毕露了。

听雨已经被他激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气鼓鼓的,看着平时伶牙俐齿的听雨吃瘪的样子,芊尘不由得莞尔一笑。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芊尘并没有被算计了的感觉。

“我……”那人的语气失落了下来,“名字只是个代号,名字是之前的,既然过去了,名字也就没有了,小主子若是不嫌弃就给我起一个嘛!”

“可是,我不会起名。”她的确不会起,听雪到现在还埋怨她的名字难听。

“随便起一个嘛!总不能以后就,哎哎的叫着!”

“我有个朋友叫惊雷,不若,你就叫惊风吧!”

“……”那人面露难色,嘴角有些抽搐,面容似喜似悲,有些扭曲。

“怎么,不喜欢吗?”看见那人这般复杂的表情,听雨咽下讽刺的话,反而关切的问。

可是没想到那人突然间戏谑地笑起来,扬起了眉,“没想到泼辣小仙女,也有温顺的一面。”

看着听雨瞬间阴沉下去的脸,那人连忙转眼同芊尘一本正经的说话,“‘风’之字与在下……长辈想冲,倒也没什么,但是惊字……”

芊尘正想开口,听雨抢先说话,“那就叫惊蛰吧,昨儿个是惊蛰,多有纪念意义啊!”

看着拧眉一脸不赞同的样子的人,芊尘心思一转,跟着应和,“惊蛰,甚好。”

敢算计我,来而不往非礼也!不送点什么出去岂不是亏了?

“你们……”那人气急,“太过分了!”

“哈哈,惊蛰!”听雨见扳回一局,大笑,“惊蛰遇惊蛰!哈哈!”

那人一脸真诚的看着芊尘,芊尘扭头一笑,“多霸气的名字啊!你一出现吓的虫子都不敢动!”

于是,听雨笑地更凶了,连腰都直不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