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有惊无险(1)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998 2012-01-23 13:10:49

  没走两步就感觉到有人跟踪,暗中思忖着可能是八方客那边的人,就想找个机会甩掉。

犹豫了一下,芊尘还是选择落脚在市井中,并迅速融入人群。眼的余光也看见他落在了她刚刚落脚的地方,芊尘不敢细看,迈着悠闲的步子往前走,那里人多向哪里钻。

此时晚上还没有宵禁,路上的行人也不算少,那人应该没有时间一个一个的排除。芊尘小心翼翼的躲着离开了那人的视线。

可是那人技术实在是太好,几经波折竟然也没有甩掉,无奈之下,芊尘只好缓步往四方楼走去。见到芊尘行进方向,那人竟发出“咦?”的轻叹。

芊尘感觉得到这人似乎没什么歹念,但是,她的身份,也的确不能让那人知道。就在芊尘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凛然的危机感呼啸而至。

芊尘一惊,本能的将身体倒向一边,剑光微闪,擦着芊尘的袖子过去,胳膊一痛,因为猝不及防,还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不能坐以待毙,芊尘运起轻功,借着让的力道滑开。借力打力,抽出腰间软剑,瞬间向他发难。

芊尘身后那人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吹起了一个语音低沉的东西,就像是在传递信号。而芊尘的对手明显没有发现芊尘身后的小尾巴,自顾自地打斗着。

局势令芊尘很是迷茫,莫非这两人不是一伙的?远远地和那人隔开,眯起眼睛打量,那人干瘦干瘦的,脸上蒙了一块黑布,露出的眼睛上有一道伤疤,看上去异常狰狞,仗剑而笑,看上去很是狂妄,“我家主人有请!”

芊尘刚想说话,脑袋中一阵阵的昏沉,莫非是中了毒?心中一凛,凝神一看果然见他的剑刃处抹着黑色的东西。

强打着精神,心中明白,他是在拖延时间,可是她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必须找个机会伺机逃走,“你家主人是谁?”

话音未落,拔剑去刺,可是因为中毒,芊尘有些无力,那人随意的隔开,化为戏谑,“七花毒,你还是不要乱动的好!”

芊尘意图并不在进攻,反而借着那力道,猛的弹向四方楼的方向,那人瞬间觉察上当,发现了芊尘的意图,由戏谑改为了猛攻,若是平时,芊尘有自信将他甩掉,可是现在,渐渐地有些力不从心。七花毒,花一点力气并不难解,但是,却需要安静的环境逼毒,否则容易毒性攻心。强行抵抗,毒性却会越来越深。

剑气越来越近,逼得脊梁越来越寒,芊尘苦笑,只能转身抵抗,可是格挡的剑却软绵绵的险些被挑飞了,那人讽刺出声,声音听上去有些刺耳,“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芊尘且战且退,不一会便就被逼到了墙角,正在这时,隐隐感觉到另一股强大的内力波动靠近,芊尘有些绝望,顿是用起两败俱伤的打法,只是希望可以在那人来之前脱身。

剑指了过来,芊尘不闪不避,反而挺剑向前,若是这招落实了,那人会被卸掉一根胳膊,而芊尘则会重伤,那人犹豫,最终撤剑。

这时,那个赶来的人似乎是更急了,借力而来的声音竟然也带了破空声,正待再出手时,却只觉得一阵风从她的面前吹过,勉强收敛神智,竟然是那个叫秋佑宸的家伙。

眼睛看东西已经越来越模糊了,心却反常地安宁,或许那种情绪叫做放心,不为什么,只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信赖,顺从自己的选择,芊尘盘膝而坐,试着将体内的毒逼出来。收敛神智时,甚至还在想,这家伙不是有事吗?怎么会赶到的这么及时?

不知过了多久,体内渐渐舒畅,感觉不到肆虐的倦意,芊尘缓缓的睁开眼睛,待看清眼前的景物,差点被惊了个趔趄。

那个叫秋佑宸的家伙,静静地蹲在她的身边,睁开眼的那个瞬间,就见到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他看,复杂不明的眼神,似期待,似留恋,见她醒来仿佛惊到了一般的移开眼睛。

发生了什么事?怎的用这般的眼神?

“怎的这么不小心?”出口的有些严厉,又有些心疼。

怎么她一受伤,什么都不对了?莫非那毒里还有什么迷人神智的东西?说话的口气不对,表情不对,眼神不对,情绪不对,总之,什么都不对,但是,却那么自然,仿佛就应该这样一般!不知道怎么去回应着诡异的场景,芊尘尴尬的开口,“芊……万垚多谢秋公子搭救之恩。”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听出秋佑宸声音有些不稳,芊尘疑惑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尚未凝血的伤口,那声音里含了什么?心疼还只自责,怎会?对一个之见了两面的“男子”?

正惊疑不定间,那人拿出手帕轻擦着她的伤口,芊尘刚想闪躲,就听见那人半带哄诱,半带命令的声音,“别动!”

芊尘惊诧之下竟然真的没有动,脑袋里发蒙,就这样傻傻的看着他给她包扎伤口。很认真地擦拭了伤口的周围,又细心地清洗掉了污血,整个神色异常专注,就像对待一个稀世的宝贝。

做完这一切,他探手入怀,却蹙起了眉,失望地发现没有带伤药,无奈地回望,却只见到她傻傻的表情,似是有些不满,手里也加了些劲力,“只能先包扎一下,剩下的回去再说。”

“啊……”芊尘痛呼出声。

“疼?现在知道疼了?”口气很冲,但还是放缓了动作。

“刺啦”刺耳地布料划破的声音,芊尘眼睁睁的看着衣冠楚楚的人撕裂了自己袖子,弄成长长地一条,似乎是为了她的绷带,直到此时,芊尘才真正感觉到什么叫不知所措……

看着那没有因衣冠不整就逊色半分的人,芊尘舔了舔嘴角,艰难地问出口,“为何?”

“楚公子……”犹豫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随之一顿,“像极了在下一位故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