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开门“揖”盗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575 2012-01-23 13:10:49

  熟悉的青竹幽香传来,芊尘连忙屏住呼吸,不动声色,闭着眼睛默默等待。

那人似乎很谨慎,在外面逡巡好一会儿才进来,开窗子的声音很轻,仿佛风一阵风吹过一般,在有风的夜里,这点声音还真不算什么。

听着脚步声渐渐靠近,芊尘不由得有些紧张,心脏砰砰乱跳,努力地保持着平静,只是内心止不住期待。很久没有动作,芊尘感觉那人在窗前站了很久,莫非被发现了?正在她考虑要不要现在跳起来跟他摊牌的时候。那人突然伸手,轻柔的搬动她的胳膊,继而触碰她的伤口。

风驰电掣间,伸手扼住那人的手腕,扭转背在身后,那人挣了一下,终是由着她控制他的脉门。

“是你?”待看清来人,芊尘震惊,一时间不知所措,竟然是他,秋佑宸?

“你认为是谁?”没有放过芊尘眼睛里的失落,秋佑宸问出口的话竟然有些委屈。

“我……”芊尘语塞,继而惊诧,“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想,在回答小姐问题前,小姐是不是先应该把在下放开?”

“啊……”芊尘慌忙放手,情急之下,竟然忘记他还控制着人家的脉门,继而心中疑惑,脉门受制,就是任人宰割,那他即使受制于人也不反抗,难道是怕……伤着她?

她疑惑不解地看着他,她和他萍水相逢,她和德何能,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回护?

“现在可以说了吧?”尽管如此想了,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旧话重提。

“当然是从见到你开始就在怀疑了,”秋佑宸理所当然的回答,好像不知道自己的话里与先前的行为,有那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说完还小声嘟囔了一句,“好像是我先问的!”

芊尘为一皱眉,秋佑宸连忙继续说下去,“之前见过几面,便就记下来了!”

“我不记得,见过你啊……”

“你贵人多忘事,怎么会记得在下?”说完,眼中的忧伤一闪而过,就有明媚的笑起来,“当时你是万众瞩目,那里看得到我啊!”

“是这样吗?”芊尘还是没有想起。

“咳咳,迷烟怎么这么浓,不知道……”听雨适时的从内间里出来,佯装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啊……你是谁?怎么在小姐房里?”

“我的……”芊尘不得不出言解释,搜刮了一下这个人的身份定位,憋出来四个字,“生意伙伴!”

“恩!生意伙伴!”秋佑宸也附和,此时他是完全明白了,原来,这主仆是计划好了的,画了个圈套等着他跳,他还真是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跳了进去。

“这几天,都是他啊,我还以为是你师兄呢!”一石激起千层浪,听雨没心没肺的一句话,硬是将局面本来尴尬的局面搅和更加尴尬。

“夏无忧常来?”秋佑宸皱眉问道,只是话里带出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恩,是啊……”听雨答得有些别扭,怎么像是被捉奸之后的拷问?

“一个女孩子,怎么这般不注重你的清誉!”说完脸色显现出不正常的潮红,眼睛别到了一边。

清誉?芊尘莫名其妙,我这样天天往外跑的人哪会注重这些?但还是被他这话逗笑了,“想你这般悄无声息的进来,我哪里还会有什么清誉在?”

“我不一样!”强词夺理,只是听得出不易察觉的心虚。

“有什么不一样?”芊尘感觉到好笑,追根揭底的问道。

“因为……”秋佑宸是被她逼急了,“因为我是你的生意伙伴!”

被晾在一边的听雨终于憋不住笑,笑的捂着肚子直打颤,“小姐,之前没有听说过你有这么有趣的‘生意伙伴’。真的是……哈哈……”

听雨笑的都快岔气了,芊尘看着她的样子也忍不住笑,“没想到八方客的主人这么有意思,今儿个是见识了!”

“什么?”听雨一惊,“我不记得咱们之前和八方客有联系啊!”

“的确没有,昨天刚刚谈拢!”

“那你们刚刚认识?”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了看芊尘,又看了看秋佑宸。

“有什么不对?”

“太不对了,你们的样子怎么像是刚刚认识啊?倒像是认识了起码得有一年半载的样子!”

被听雨这么一提,芊尘也发现了异样,一开始就有那份熟悉感,仿佛从天而降一般,怎么回事?

正当芊尘惊疑不定的时候,秋佑宸很自然的接话,淡定自若,“这,可能就叫投缘,我和你家小姐有天生的缘分,怎么也剪不断!”

芊尘愕然,这个人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秋佑宸瞧了一眼芊尘,然后伸出手来,芊尘一惊,慌忙往后退,“你干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