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混乱记忆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2214 2012-01-23 13:10:49

  在寺院这宁静平和的气息中,裴逸飞也有些犹豫,眼神漂移不定的扫视着古琴,眼神明明灭灭的,最终叹了口气,拿起随身请携带的萧,放在了嘴边。

婉转的节奏吹了出来,赫然就是那日里芊尘参奏的阳关三叠的调子。凄婉悱恻,柔肠百结……呜呜咽咽的,似倾诉,似低吟,包含着割舍不下的情绪,来来回回,却又重复起了第一句,包含期待,仿佛等着人来想和。

惬意地躺在椅子上的芊尘听后,内心砰然一动,鬼使神差的直起身来,锁定了窗边的古琴,强烈的欲念支配着她伸出手,一把扯开了笼着的轻纱,露出了古色古香有些磨旧的琴,行动似乎是先于意识活动的,青葱般的手指搭上琴弦,“铮”的一声清响,颤动了两个人的心,也惊飞了床边的白鹤。

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手一接触琴就自然而言的和上了他的曲子,悠扬的乐音渐渐激起了芊尘的情绪,熟悉而又陌生地引起了心中的共鸣,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丝丝缕缕模糊的记忆涌上心头,摇了摇头想要停下来,却欲罢不能,身子仿佛是个提线木偶,和着箫声自顾自得参奏,仿佛已经习练了千遍百遍,又仿佛已经深入骨髓,变成了本能。

感情渐渐深入,当第二节到来之时,突然一阵风驰电掣般的感觉划过心头,朦朦胧胧间又看见一个白衣的模糊背影,还是是那样熟悉,拼命的追赶,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白雪翻飞里,她抓住了他的衣衫,他缓缓地转身,柔顺的黑发,耳朵,侧脸,鼻翼,一点点呈现,最终她看见了他整张脸,却像抽干了所有的力量,心中电闪雷鸣,刺目的光晃花了眼,什么也看不见!之后就是阵阵空白……

琴箫合奏的乐音一直没有断,即使是头痛欲裂,即使是六神无主,手指还是忠诚的弹奏着,不带一丝慌乱,琴曲已经接近尾声,渐渐地变得渺远,空旷,无数记忆的片段却逐渐清晰,人影儿一直晃过面前,仿佛是一瞬间,又仿佛已经过去千年,恍恍惚惚见,看见一条条断裂的条带,点点滴滴涌上心间。

秋叶蹁跹,林子里是谁在舞剑?

不,不是舞剑,或许是在嬉戏,又或许是一场绝美的舞蹈。

白衣飘飘的男子或许是略该一筹,在几个起落间应付的游刃有余,女子被他逼得有些狼狈……

倏尔,芊尘明白,那个女子就是她,她不是旁观者,她就是她!就是那执剑的女子!

或许,她生气了,持着剑长驱直入,男子轻快的一躲,她站立不稳,眼看着就要倒下去,男子伸手一捞将她抱在怀里,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定格。

“我喜欢你……”他凝视着他的眼睛,静静的宣言,低沉的声音混合着强硬的霸道笃定地说了出来。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

天地间仿佛回荡着这样的声音,她的耳朵里再也听不见这大千世界!她的眼睛里也只容得下他!

“一缕孤魂,不值得!”

“不准你这么说!”他将她禁锢在怀里,强硬的命令着!

“可是……”她被夹捅了双肩,却还是固执的辩解。

“双儿,遇上你是我今生之幸,我不管你来自哪里,你就是你,是我爱的双儿。”

“我……”

“我爱你,不因为你的容貌,不因为你的才智,不因为你的身份,只因为你就是你。”

窗外冰冻三尺,屋内温暖如春……

斗转星移,光影转换,刚刚还是阳春三月,转眼间已经白雪翻飞……

“双儿,不必等我,若遇良人,就……”

“不许……三年为期。三年后我要做你的新娘。”

“双儿!”

“我只等你三年,三年未回,我就去寻你!”

“你……”终于还是妥协,缓和了颜面,“好,三年为诺,不违此誓!”

“答应我,活着回来!我等你……”

他的目光渐渐渺远继而郑重的点了头,转身离去……

长空飘雪,天已经渐渐黑了,骏马渐渐地失去了踪影……

黯然回首间,是谁凄凉了谁的背影,是谁惹红了谁的眼,又是谁沾湿了谁的衣衫?

长萧古琴,缠绵悱恻,婉转的合奏声仿佛飘上了云端,越来越远,越来越轻,无边无际,也越来越飘渺。

歌声渐渐和现实重合,脑海里的迷雾渐渐消散,看见了那不断弹奏的指尖儿,沿着记忆中的声音,片段断断续续,她的头脑里已经想不起来任何东西,只是一阵阵尖锐的痛。

陈年往事仿佛打开了闸门,一点点的涌上心间,我爱的,爱我的,遗失的伤心与缠绵齐齐的绕上心间,渐渐地连成脉络,随着时间在他的脑袋里急速的流淌。她被动的接受来自脑海里她遗失的熟悉而又陌生的记忆!停不下来,停不下来……

记忆锁链硬生生的扯断,又硬生生的塞上一段新的链条,痛苦着疯狂着,挣扎着,抗拒着,最终还是阻止不了。

当记忆缝合的那一瞬间,芊尘只觉得眼前刺目的明亮,心中一片茫然,头部受控制的胀痛,渐渐的变得尖锐,全身上下已经动不了了,合奏声戛然而止,耳边传来了急切的呼唤声,“双儿,双儿……”

“啊……”

凄厉的叫声响彻云霄,揭底斯里的绝望,情景一遍遍的快速的回放,仿佛快进了的人生,一遍遍的经历着曾经的过往,渐渐地沾满了整个心脏,受不住着剧烈的冲击,手疯狂的弹拨着琴弦,听上去异常凄厉。

“双儿,你怎么了……”秋佑宸早已经丢了萧,声音失去了稳重颤抖着,慌慌忙忙的逍遥唤醒她。可是她仿佛魔怔了一般,任由着鲜血染红了琴弦,依旧不肯放手。

佑宸浑身颤抖着紧紧抱住芊尘,一脸心疼与焦急。

“不想了……好不好,不想了,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他将头埋在她的秀发间,用坚实的臂膀禁锢她的双手。

“听话,休息一会,好不好……“声音里竟然夹杂着哀求和不易察觉的弱势。

芊尘却神奇般的安静了下来,听话的闭紧了双目,只是紧闭的双眸里掉落了一滴清泪。

打横将芊尘抱了起来,轻柔的将她放在唯一的小床上。秋佑宸就这样半蹲在她的床前,安静地看着她熟睡的容颜。

“对不起,终究是我太自私了!”

芊尘身子一颤,没有醒转,

一阵敲门声响起,秋佑宸犹豫了一下,起身开门。

秋佑宸转过身去的那一瞬间,芊尘挣开眼睛,眼里满是疑惑,是我遗忘了什么吗?三年为期,你……为什么不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