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养精蓄锐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731 2012-01-23 13:10:49

  本来是想直接回去的,但鬼使神差的,还是在巷子间绕了几圈,其实,芊尘在内心还是相信那个人的,但是,感情是一回事,理智是另一回事,不放心到也是正常的!

不过,这样的行动,除了使得她回到房间里更疲惫外,没有得到任何效果。没有任何跟踪,白白浪费了大把的时间。听雨自然不会等她,听到声音,挣扎着睁开眼睛,看了她两眼就睡死过去,没有发现她家小姐的异样。

桌子上的金疮药还没有被听雨收进柜子里,芊尘看着那半截流苏袖子包扎的伤口,实在是懒得动,瞄两眼睡意正浓的听雨,顿时也困意肆虐,不管不顾的倒头就睡,伤口,唔!明天再说吧!

“啊……”尖叫声划破清晨的宁静,惊飞了窗边小憩的麻雀。睡眼朦胧的芊尘迷茫的睁开眼睛,看着噪音来源听雨,脸色非常难看。昨天她都快累死了,就不能让她太多睡会?

听雨颤着声音指着桌子上的物件,战战兢兢地说“小姐,金疮药生了……”

看着桌上一摸一样的两个金疮药瓶子,芊尘的脸色更难看了。然而当她下意识的看向胳膊上的伤的时候,脸色阴沉的可以挤出水来,包扎的整整齐齐,那半截衣袖儿已经不知所踪。

仔细闻时空气里还飘散着缕缕青竹幽香,不难想象昨天的分量有多么重。是她大意了,怎么可能是听雪?她来过多次,并没见她用过呢!虽说青竹迷香不会有什么副作用,但用多了总归是不好的。幸亏来人没有恶意,要不然……

“你替我包扎的?”尽管知道不怎么可能,还是试探着问起听雨。

“什么……”奇怪的上下打量着芊尘,待到看见她手臂上的伤,忙急惶惶的奔了过去,“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我想……应该没事,昨天和人比剑不小心划伤了手臂!”芊尘眼睛看向别处,随口胡诌了个理由,这事能瞒着就瞒着吧!

“我看看……顺便再上一道药。”说着就去解芊尘的绷带,芊尘阻止不及,也就由着她了。

“包的这么仔细,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伤呢!却原来就是这么小的一道口子!”听雨并不知道中毒的事,只是看着伤口浅浅的一道,觉得些小题大作了!

芊尘一愣,知道听雨是向左了,可是,她知道,是无忧的可能性很小吧!

听雨没心没肺地拉她起来换药,嘴里念叨个不停。

“这人包扎技术还真是好,看来真是细心!”把金疮药倒在伤口上,听雨打开了话匣子。

没听见,芊尘把自己当成死人。一边忍着胳膊上麻麻酥酥的感觉,一边忍受着听雨聒噪的声音。

“这人真是关心你呢!这么浅的伤口还这么细心的包扎!”

芊尘心中一动,依旧没有说话,被听雨粗鲁的动作弄的胳膊一抖,祈祷着听雨赶快住手,更期待着她能闭嘴。但事与愿违。

“如果那人这么对我我就嫁给他……”

忍无可忍了,芊尘无奈出声“听雨!”

“啊……小姐,我不跟你抢!”听雨连忙摆手,金疮药撒出来了少许。

芊尘侧头看她,皱起了眉,这般说话方法,还不知道是想到哪里去了呢,“你怎知是他?”

“我不知道啊……谁啊!”听雨凑近芊尘的耳朵。悄声轻言,带着嬉笑声。

“你就装吧!”芊尘轻嗤了一声。

“嘻嘻小姐。”听雨轻声笑言,利索的系了个蝴蝶结结束了令芊尘痛苦的包扎过程。

感觉着还没有退去的阵阵疼痛,芊尘情不自禁的想,就算是有迷烟,但是,昨天那人的动作怎么会轻柔到连她都痛不醒的地步?是真的不痛?还是因为太放心?

他是谁呢?真的会是师兄吗?继而,秋佑宸那霸道肆意翘起双唇的身影闪过,芊尘摇了摇头,想要摆脱这个不合时宜的念想。

最近诡异的事情太多,芊尘感觉自己已经深陷其中,怎么也理不清头绪,索性就抓住一头得了,不知怎么回事,她有种强烈的预感,今天晚上他还会来。

包扎完了的芊尘往床上一躺,听雨吃了一惊,“怎么了?小姐?”

“养精蓄锐,今天晚上去捉金疮药他爹!”

“什么……小姐,你也不知道谁为你包扎的!”大吃一惊的声音,不止高了一个八度。

芊尘烦躁的把被子盖在身上,“你看我像是知道的吗?”

自然,这一躺就是一天,期间倒是有几个婆子带主人过来看看,老是不见人也不好,芊尘将脸色逼出了几分潮红,也就蒙混过去了。

其实,并不怎么累,也就没有真的睡死过去,隐隐约约等待地有些焦灼,内心也隐隐约约的有些期待。

夜幕在不知不觉的降临了,芊尘早早的灭了灯,盖着被子一动不动,但是却竖起耳朵观察着这边的一举一动。

冬天的夜晚静得吓人,偶尔听见鸟拍打翅膀的声音,昏昏沉沉间,芊尘迷迷糊糊想要进入梦乡,或许他不来了呢!正准备放弃等待的时候,突然自竹林里传来几声鸟鸣,继而是鸟飞的惊飞的声音,芊尘勾起嘴角,又匆忙隐去。

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