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真假心愿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687 2012-01-23 13:10:49

  “几位施主前面走,”一旁有个小沙弥迎了上来,很礼貌地为两人指引道路,“前面是大殿,供奉着弥勒佛。来往乡亲大多上来请愿还原,香火鼎沸倒是从未断绝……”

小沙弥似乎是应对惯了这般场面,两人随着他的介绍,顺着青石小路越来越深入,在交错盘结树杈后面,大气磅礴的寺院屹立在白石砌成的底座之上,再往里看,香烟梁饶着在大佛周围,如梦似幻,发出真真好闻的燃香味,僧徒低沉的诵经声高高低低地传来。

内心一瞬间虔诚起来,在小沙弥的指引下,沿着白色整洁的石阶进入到了这寺庙之中。跟随者众人跪倒在佛前,内心有一瞬间的迷茫和空洞,闭上眼睛去不知道求些什么,芊尘睁开眼睛,不由自主地侧身去看,竟也见得秋佑宸一脸虔诚,仔细瞧去,只见他头微微低着,双目紧闭,脸上褪尽了玩世不恭,挂上了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小麦色的皮肤,鼻梁高挺,嘴唇轻抿,搭配在一起犹如精雕玉啄,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你看什么?”毫无征兆地,秋佑宸睁开的眼睛,深邃有神地看了她两眼,继而认真地问着她。

“没……没什么!”芊尘慌忙转开了头,不知为什么绯红了脸,慌慌忙地说了一句想引开话头,“你那么认真,在求什么?”

探究的看了两眼,最终也是没有得到答案,也就开玩笑般的,“自然是求芊尘小姐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一辈子!”

“油嘴滑舌!”芊尘微微气愤的站起来,急匆匆地走了两步,转开了头,内心一阵不规则地悸动。

“皇天在上……”秋佑宸赶忙去哄她,急不择言,竟真的诅咒发誓起来。

“我,信你就是了,怎么用得着这么诅咒发誓?”芊尘赶忙赌他,话不经思考就急急地说了出来。只是没有转头,当先往前走去,也不知道在逃避些什么。

“芊尘真好……”秋佑宸在后面自顾自的说出来,于是,芊尘走得更急了。

她不是水性杨花的女子,他也不是多情之人,他们这样算什么?芊尘很是不解,感觉自己卷进了一个漩涡里,一方面明明知道越陷越深,另一方面却渴望着那窒息的关爱。

芊尘一路上走的极快,恼了他,也恼了自己。他那甜言蜜语是对谁?真的是把她当成双儿的替身?怦然心动以及隐隐的心痛又是为谁?当身处其中,真的还只能把他当成她生命里的过客吗?

急急地走了几步才发现秋佑宸没有跟上,转过身时,正看见他和小沙弥在交谈,由于隔得远,又加上大殿里人声鼎沸,芊尘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偶见小沙弥点头,样子倒也很是殷勤,兴许是支了不少香火钱吧。

远远地秋佑宸冲着芊尘点头,示意她稍等一下,芊尘也就远远地站在侧门的地方,独自的沉思。

“去歇歇怎么样?”一会儿工夫秋佑宸救过来了,人还没站定,话就问了出来。

回过神来,却正对上秋佑宸认真的眼神,芊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只觉得此时的秋佑宸有些怪异,或者说是紧张,有些局促不安,这般样子倒像是仿佛在等着她做一个很重大的决定。

“恩!”终究不能让他等太久,芊尘没怎么细想依旧应下了,再说走了这许久也乏了,歇一歇倒是也好。

秋佑宸的脸色似乎是一瞬间就放松了,只是一脸的复杂,看的芊尘有些莫名其妙,只是休息一下,有什么不对吗?

或许真的是有什么不对,但是,一切有正常的很,小沙弥依旧是在前领路,只是,从大殿里出来,秋佑宸有些过于安静了,安静地有些诡异……

“佑宸……”芊尘轻唤。

没有等来答案,秋佑宸只是看着白云出神,仿佛看见了什么玄机。

“佑宸!”加重了声音。

“啊??”从发呆中恢复,秋佑宸大惊回神,有些歉然,“想起了一些事!”

什么事呢?又是她吗?心中五味俱全,芊尘没有问,不愿,不想,不敢。

小沙弥打开客房的门,芊尘当先走了进去。房间里虽然简洁却并不简陋,窗子的光自然地照了进来,显得很是明亮。地面上摆了几把椅子,很随意,却自成方圆。房间外间没有摆床,或许只是供客人歇脚小憩使用的,墙上挂着几张佛像,整间房间,装饰古朴,布局典雅,一切看上去都那么让人舒心惬意。内间里隐约可见一张单人小床,或许是供人午休小憩。

靠近墙边的地方摆了一张古琴,材质很旧,也并不名贵,摆放并不显眼,看不见的琴弦被罩上了淡淡的轻纱,显得有些神秘。

芊尘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坐在了窗子前面的椅子上,瞧着身子前面的古琴出神。

身后的秋佑宸黯淡了眼神,微微叹息。

双儿,对不起,我已经等不及让你再次爱上我了。若是……不成功,不管怎样我都会陪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