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早春之猎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902 2012-01-23 13:10:49

  春猎是皇家的宴会,自然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当芊尘收拾停当,被塞上轿子的时候,遥遥的看着夜空竟然发现还是繁星点点。在轿子上摇摇晃晃了大约一个时辰才到皇家围场,此时,东方已经可见红霞,太阳也掩着面纱升了起来。

即使是身在围场之中,芊尘一个女子也是不能四处走动,也就趁着刚下轿子的空当打量着这片地方,不大的地方鳞次栉比的林立着些帐篷,楚家虽说已经没落,却因为和很多势力有联姻,再加上芊尘大伯二伯官职也不低,分到的地方倒是也不错。

环顾四周,周围是刚刚返青的树林子,远远望去就像是笼着一层烟雾,许是刚刚天亮的缘故,雾气还没有散尽,看上去有些不真切,林子的中间应该就是这片空地,杂草应经被处理掉了,露出苍茫的大地,大地上林林总总的立着些帐篷。

其中,中间的地方是富丽堂皇的大帐子,防卫最为严密,视野也最好,应该就是皇家的地方,周围就是臣子的帐子,看上去也很华丽,帐篷的前面还留有一片空地,搭了一个高高的台子,台子上空旷旷的什么也看不见。

等不得芊尘细细观看,前面的姐妹们已经钻进了一个比较华丽的帐子,应该是女眷呆的地方,芊尘无奈,只好跟了进去,听雨在她身后拉了拉她的衣角,芊尘回头,会意的一笑,听雨顿时眉开眼笑起来,趁人不注意,悄悄地溜了出去。

芊尘的性子在姐妹中也算是个冷清的,是以一块来的几个人中,大多不会在寒暄过后自讨没趣,再加上娇生惯养惯了的,一路颠簸,很多人已经受不了了,斜倚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假寐。

透过过门帘,芊尘无聊的往外看,太阳渐渐升起来了,外面也渐渐的开始喧闹起来,就当芊尘等的哈欠连连,也开始不耐烦的时候。庄严地的声乐渐渐临近,继而远远地看见,锦旗飘动,最近的时候听见了三呼万岁的声音,再细看时,皇家仪仗不禁令她,连连咋舌,那叫一个浩浩荡荡啊!

随着最重要的角色出场,期盼已久的大猎终于到来了。

隐隐传来扣人心弦的鼓声,以及热血沸腾的呐喊,紧接着帐外时不时的闪过一个个策马奔腾的人们,或跃跃欲试,或胸有成竹……

看着这般情景,芊尘有些技痒,虽然她骑马并不精通,箭术虽比不得无忧,但是也算是百发百中!真在这是,听雨从外面回来,眉开眼笑的,芊尘一阵气苦,这是什么小姐啊,还没有丫头来的自在。

由于众人在场,听雨没有办法直言说出外面的状况,只是摇摇头,表示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要她不要担心。

芊尘长长地出了口气,忍不住揣测璟风的计划,他几乎什么也没告诉她,却又什么也告诉她了,她没问,因为她知道结果,他对她势在必得。但是就算如此,也没有办法止住内心的担忧,那个计划,究竟是什么?

想着想着,又有些埋怨,都怪他,什么也没有说,害她在这里瞎操心,想着,想着,有放弃了,算了,原谅他了,最近他忙的狠了吧!

猜是可以隐约猜到一点的,毕竟他也没有刻意瞒着,就因为这样,芊尘才会止不住紧张。大猎进入尾声的时候,会有一场擂台赛,按照惯例,只是新近的将军们的擂台,以期望依照被皇帝选用而得到重用。大猎不能通过打猎来绝胜负的话,就只能是擂台赛。然而,很明显,若是本着将事情闹大的意愿的话,擂台无疑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当然,璟风和无忧都不会放过。

即使有演戏的成分在内,可是,毕竟要动手的!两个人,若是将戏演得逼真,难免会有误伤,一想到此,心里越想越没底,一个是失而复得的挚爱,一个是相思多年的师兄,谁输谁赢,难以抉择。心思越来越繁杂,一会儿感觉时间过得很慢,一会儿又想要时间再慢点,不时的挣扎着,连自个的情绪都掌握不住。

正当芊尘冥思苦想之时,不阴不阳的尖锐的声音传来,芊尘差点被吓得魂不附体,往外看时,却见一个公公模样的太监,没有遮拦的走了进来,“皇上口谕,传楚芊尘觐见!”

“民女接旨。”芊尘慌忙迎接。

“走吧!”说着就欲转身。

“不知公公贵姓?”

“杂家姓王。”

“王公公,可知皇上找我有什么事吗?”芊尘小心翼翼的问。

“皇上传召自然是有要事!”那公公不温不火的回答,态度倒也算是恭敬。

“那劳烦公公带路了。”芊尘连忙跟在她的身后,套不出话来自然是有些心慌,只是在心中暗自揣测着。

从楚家大帐到皇家帐篷的距离倒是不长,芊尘顺道看了一下周围的场景,空地的周围稀稀落落的栓了几匹马正悠闲的吃着草儿,树林里时不时的传出些嘶鸣,最大的帐子不远处就是擂台,擂台边上明晃晃的摆了些道具,看上去有些骇人,再往前就是另一个更大一些的高台,离擂台有些距离,却并不遮挡视线,想来既能保证安全,又利于详细的观察。高台上面摆开一排座椅,其中居中的那一个最为显赫,还垫上了厚厚的坐垫。

暗暗记在心里,眼睛不在乱瞄,只是专心的跟在后面,两人停在最大的帐子前面,王公公低声询问,“皇上,人带到了!”

“恩,让她进来吧!”声音里布满了威严,让人难以违背,王公公替她掀开大帐,并没有进去,只是等在门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