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两败俱伤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2440 2012-01-23 13:10:49

  狩猎的人来了八成有余,或坐着或站着谈笑风生,芊尘快速扫视了一眼场子,没有发现熟人的影子,皇帝已经坐定,芊尘小心翼翼的侍立在旁边,尽量忽视周围人行的注目礼。

不愧是皇家专用看台,从这边望下去,一切都清晰可见,居高临下的看着擂台,每个动作都很都呈现在眼前。

芊尘尽量小心的压抑着急切,在陆陆续续赶来的人群中焦灼的寻找他,就在他策马奔出树林的一瞬间锁定,那么张扬,那么自信,纵马奔跑,衣诀翻飞,纵横捭阖的气势肆意流淌。

他也是在第一时间看见了看台上她,四目交汇时,灵犀一笑,世界仿佛失去了色彩。

然而,随后出现的另一双眼睛黯淡了下去,没有了神色。

众人都没有看见,半合着眼睛老谋深算的皇帝明悟的一笑,未曾言语。

最终擂台赛还是如期开始了。

几个愣头青首先跳上擂台,各自选了兵器,打得热火朝天的,周围叫好声,唏嘘声,起哄声一浪高过一浪。其实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暖场子的,旨在露个脸,让大家都认识一下,真正有实力的大都要等到后面。

可是今年的擂台赛注定不能和往年一般平静,刚进行了五六轮比赛,无忧就一脚踢翻了专门的座椅,借力一跃而上,站在了擂台中心,擂台上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下子踢了下去,缓缓地转头,斜斜的牵起嘴角,轻轻启唇。

“璟风!”那话语里是毫不掩饰的肆意,张扬,挑衅,嚣张。

众人的眼睛都凝聚到坐在前排璟风身上,场面诡异的静的出奇。

“好,我奉陪!”斩钉截铁!只见他偏了偏头斜睨了一眼看台上的无忧,优雅的站了起来,玩味的一笑,看上去有些邪气,有些霸道,又有些无可奈何,温润的声音低沉的滚动出来,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手猛的拍上了扶手,借着反震力,跳上了看台。众人大多是铁血汉子,见状纷纷轰然雷动,“好!”

双方站定,远远地隔着些许距离,静静的对视,没有一个人,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晃动,谁也没有出手,但较量似乎已经开始,风轻云淡中透露出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周围渐渐地诡异的静了下来,使得众人皆被象征着比赛开始的鼓声震得一惊。

芊尘看两人都没有拔剑的意思心中稍安,但攥紧的拳头却怎么也舒展不开,眉毛簇成一团,脸色有些僵硬。

鼓声未落,两人却已经动了,身子一轻同时疾驰向对方,一触即散,蜻蜓点水般的就交上了第一招,拳对拳,各有输赢……

“猜猜,谁会赢?”皇帝在这个关键时候,淡定自若的问着芊尘,依旧是那事不关己的调子。

“民女不敢!”芊尘不舍地收回目光,看向老皇帝,又瞄了一眼旁边的众人,不确定他们能不能听见,只好疏远的回答。

“无妨!”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满意于她的警觉,“说吧!恕你无罪!”

“皇上,自然是希望二皇子能赢!”理所当然啊!

“你还是想得太简单啊?不过,你也没说错,现在我倒是改变主义了。”亦是压低了声音,嘴唇微微的动着,“哎,璟风这孩子还真是执拗!”

芊尘陷入沉思,难不成璟风输了,无忧更易得到兵权?仔细一想,却也有几分道理,似是而非的懂了些什么,却又不能确定,看向皇帝想要个确切答案,可是皇帝不语,只是看向场内,芊尘疑惑,也跟着转过了头。场中两人腾挪闪躲,自有章法,时而如蛟龙戏珠,时而如鹰击长空,百般变化,然而,细细看时,芊尘慢慢沉下了心去……

“他怎么有伤?”克制住向前的冲动,芊尘慌乱的开口询问,竟然没有意识到他询问的对象是个帝王。

“你果然不知道!”老皇帝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为什么要带着伤打?”急火攻心的芊尘没有感觉到皇帝语言里的不对劲,只是着急的压低声音去问。

“或许……是他的选择!”老皇帝有些无奈,带着点点心疼。

短期还看不出来,时间一长内伤的劣势就显现出来了,远远地就能看见渐渐苍白了的脸色和渐渐僵硬了的动作。

而无忧仿佛看不出来一般,一味的猛攻,不留丝毫余地,仿佛对手不是昔日的兄弟,已经硬生生的变为了仇敌,脸色被汗水浸泡,看上去有些狰狞,迅猛的攻势逼退了璟风的进攻,优势渐渐显现了了出来。

众人已经彻底安静下来,一个个的伸长了脖子紧紧地盯着场地。了战况已经进入了白热化,每个动作都扣人心弦,成败只在分秒间。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璟风渐渐地体力不支,闪躲也越发吃力起来,很快就被无忧逼到了擂台边上,芊尘攥紧了双手,全身僵硬。

“嘭,”拳掌相接,璟风以最有利的姿势化解,却因后继无力再次被逼退了两步,此时,里擂台边缘只有一步之遥。

胜利在望,无忧却没有理智的停手,反而乘胜追击,双手前翻,使出一招“摧枯拉朽”,如有千钧之力向璟风心脉袭去,若要接招,璟风须退两步避其锋芒,侧记制敌,可是已经没有地方可供他躲闪了……

出人意料般的,璟风使出一招老藤缠树,对于即将袭击上心脉的招式不闪不避……

芊尘看出了璟风的意图,大惊出声,“不要……”

声音之大生生的盖过了打斗声,和惊呼出声的人群。

“璟风……”失魂落魄的声音里几乎伴着哭腔。身子不受控制的跌跌撞撞就要奔出去,腿弯处却猛地一嘛,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狼狈的滚落了两个台阶。

擂台上正在激战的两个人却停了下来,无忧的手硬生生的改变方向,卸去了力道,和璟风擦肩而过。璟风不由自主的往看台方向移动了两步,却又硬生生的停住。

而此时,刚刚有些起色的皇帝却发出剧烈的咳嗽,似乎已经是喘不上起来一般,面色潮红,软软的倒在了龙椅上。众人静静的等待,皇上断断续续的下旨,“咳咳……回……朝……”

公公们忙忙碌碌的找来太医,服侍着皇帝会帐子里,自然遗落了俯卧在地上的芊尘。

芊尘半趴在冰冷的地上,看着璟风的方向,仿佛被抽尽了所有的力气,璟风看向这边,苍白的脸色上没有丝毫痛苦,只是有些心疼,泛着酸涩的心脏却如同刀割一样的疼痛。

璟风,政治狡诈,我或许还很稚嫩,但是,我不傻!

你到底还我瞒了我多少?

为了无忧顺利的道兵权,你必须输!

为了我能名正言顺的嫁给你,你却想要赢。

情意与道义,理智与感情,你不能抉择,却选择了伤害自己,由天来定。

可是,最后,依旧没有放弃,宁愿受那重击,也要,留在场上……

缓步走来,俯身扶她,芊尘的视角里出现大片阴影,仰头看他,却只感觉千言万语哽在喉咙里,话到嘴边却只化为一叹,“你好傻!”

暖暖的空气吹进耳朵里,痒痒的,“为了你,值得!”

远远地,擂台上的人苦笑着转身,这个春天,几人欢喜……几人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