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有事相瞒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765 2012-01-23 13:10:49

  此话一出,让原本暧昧尴尬的气氛直接又升了一个档次,两人慌忙想要分开,却因为诡异的姿势着实费了一点力气,而在一边看戏的惊蛰都快笑的抽筋了,呼吸急促的不成样子。

璟风压低声音威胁,“很好笑吗?”

“不!”惊蛰强压着笑意,嘴巴抿成了一条线,“一点都不好笑!”

“那你笑什么?”璟风逼问。

“我今天嘴巴抽风!”惊蛰自毁形象,脸更是扭曲的夸张。

“要不要我给你掰过来?”璟风不怀好意,斜睨着他。

“不用了,我想它会慢慢恢复!”惊蛰用手轻拍了一下笑得快麻木的脸,用手将笑的变形的脸摆正。

“你这下属还真有点意思!要不要我给你调教一下?”璟风转过头来,询问这芊尘的意见,还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我下属?”芊尘迷茫,“你说他吗?”

“不是吗?”璟风皱眉,似是探究的望着她。

“呃……”这个还真难解释,芊尘为难,“算是吧!”

“小主子,他是谁啊?”惊蛰插话,似是不满意于芊尘含糊的解释,“小主人公?”

“小主人公?”芊尘咧了咧嘴,有些抽搐,怎么这么别扭。

“就是,小主人的相公嘛!”满不在乎的解释。

芊尘翻了个白眼,有些羞涩,真正论起来,未婚亲近,还真算是不守妇道,但还是强词夺理,“你话可真多!”

“她是你主子你还这么没礼数,就这么闯进来?”璟风的脸上写满了我很不满意,说出口的话有些咄咄逼人,转头面向芊尘,“真应该好好教教……”

“怎么你吃醋了?”惊蛰不屑,疑问语气,却是肯定的意思,伸手摸了摸下巴,开始挤兑他。

“就你话多!”璟风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直接拉来芊尘的话赌他……

“妇唱夫随……”

“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被人打断了二人世界的璟风终于忍无可忍,已经是颇为不耐烦。

“我自然是来……看小主子的!”

“你看过了可以走了!”璟风代替芊尘撵人,芊尘现在感觉他完全在坐山观虎斗。

“小主子都没说什么!”惊蛰不满,但还是转身往外走。

“听雨说她今天要去布庄一趟,看着时辰也许刚到!”

“谁说我要找她?”惊蛰脚步一顿,但还是停了下来,“我躲都来不及呢!”

“我说你找她了吗?”芊尘狡猾地反问。

“走了!走了!你们继续!”感觉到掉进圈套,惊蛰明智地不再继续,举步就走,嘴里还嘟囔着,“布庄从西边走是吧!西边那条路可真不太平啊!”

“不是说不去的吗?”

“我说我不去了吗?”话音刚落,人却已经飘走了。

“真是强词夺理呢!”芊尘面朝着门感叹,却久久没有听见璟风的声音,转身一看却发现璟风正盯着他的背影发呆,芊尘晃了晃他,“怎么了?”

璟风回过神来,一丝异样一闪而逝,快的连芊尘都没有看清,掩饰似地问,“他叫什么?”

“惊蛰!”芊尘没有在意,随口回答。

“呃……咳咳……”璟风呛咳,“这个名字,可真是独特……”

芊尘后知后觉,“我还没告诉你们名字,你们两个就热络的‘详谈甚欢’啊!”

“呵呵!”璟风干笑两声,“或许这是‘投缘’!”

“其实,他是在那天听雨捡回来的,当时一身伤,治好了他就一直这样!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世。”尽管知道没必要,芊尘还是解释了一下。

“一身伤?”璟风声音有些低沉,疑惑的问着。

“恩,是啊!”想了想,看着璟风皱眉的样子,话在喉咙里转了几圈,还是问了出来,“你不信任他?”

在这种时候,不信人倒是无可厚非,毕竟小心也没有什么大错,可是,或以出口,一丝阴郁的气氛蔓延开来,现今局势,还是很动荡啊!

“不会,”璟风回过神来,故作轻松,“看他的样子,率性而为,应该挺可信的!”

一阵困意袭来,“无忧后天就大婚了呢!”

“好顿顿的怎么提起他来了?”璟风不悦。

还真是容易吃醋,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想笑,当真的笑出来时,却看着他眉间的沟壑更深了,芊尘完全有理由相信,此时在不解释,璟风一定会以另一种方式宣告她的所有权。

“是雅蝶姐姐要出嫁,这几天太累了!”

“喔?”璟风抬眼看他,反应了会,把她抱在怀里,“你想让我抱着你睡觉就直说嘛……”

“哼!”芊尘不满意的蹭着他,还是抵不过怀抱的诱惑,软绵绵的靠了上去。

没想到,刚趴上去就睡意朦胧,之后意识越来越模糊,芊尘在璟风身子上挪动了几下,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呀呀的说了两句,没有了意识。

“呼……”不一会,就发出熟睡的呼吸声,璟风移开隐隐作用在睡穴上的手,宠溺的刮了刮她挺翘的鼻梁,轻轻的将芊尘移近被子里,还细心地掖了掖被角,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飞身跃出房间,想了想,从外面半掩上窗子,一跃而出。

芊尘叹了口气,悠悠醒转,愣愣的看着窗子的方向,那双眼睛在黑夜里明明灭灭了很久。子的方向,那双眼睛在黑夜里明明灭灭了很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