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春寒料峭

独霸君宠:皇上别这样 醉倾墨 1515 2012-01-23 13:10:49

  送走无忧,芊尘就像大病一场一般全身没有一点力量,懒散散的……

听雨中午时外出了一趟,回来时竟也神不守舍的!本来芊尘并没有在意,可是,听雨毕竟是个心理藏不住话的,在鬼鬼祟祟的看了芊尘很多次之后,芊尘终于看出了异样,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情?

“听雨?”芊尘缓声坐立不安,时不时望向窗外的听雨。

“……”听雨竟然直接没有听见,芊尘顺着她的目光往外看,什么也没又看见。

“听雨!”加重了语气。

“啊!”听雨竟然惊得后撤一步,咬了咬嘴唇,“小姐?”

“你……”芊尘皱眉,“没事吧?”

“我没事!”听雨左顾右盼,神色犹豫,脸色变了变了几遍。

“真没事?”芊尘不信。

“其实……不是我有事!哎呀!不对,不对!”听雨有些不知道怎么说,看想芊尘的眼神也虚虚实实,躲躲闪闪的。

“到底什么事?”芊尘心中一凛,能让听雨这般语无伦次,定是大事,应着心中不祥的感觉,芊尘盯着她的眼睛问。

“今天,外出碰见惊蛰……”听雨挣扎了一下还是从实说了。

“恩?”芊尘猜不到,只是轻声发出疑问。

“他说,今天早上,在小王爷大婚的时候公开狩猎,已经前往围场去了,这几天怕是不会回来了。”

“祈王?璟风?”芊尘心中一紧,什么想法划过心间。

“恩,从东城门走的,去的是围场方向!”听雨皱着眉,思考了很久,抿了抿嘴唇,“惊蛰说是,这件事不简单,他说……碰上皇家的事都没有简单的!”

不简单?那有什么没想到呢?璟风,不是个不明是非的人,但不会为了那件事赌气至此,若不是京城的事!那么,那么就是边疆。祈王?莫非是西疆有要起战争,西凉国?

“惊蛰还说了什么?”芊尘的目光凌厉了起来,浑身上下刹那间收紧。

“他说……说有些蹊跷……”听雨有些畏惧,甚至是后悔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蹊跷?何止蹊跷!想通了什么的牵扯呢猛的跳了起来,抓起衣衫就往外跑,一跃而出,捡了些少人出现的巷子,芊尘真的在大白天里运起了轻功。

快一点,再快一点,风在嘶吼,割在脸上有些钝痛,空气里的水汽迷了眼睛,前方的景物飞速流逝,景象若隐若现的出现在眼前,再远的就看不见了,氤氲在了水雾中。

城门上长了些斑驳的青苔,生锈的铁门敞开着,显示着岁月的沧桑,却只会无言地观看,从不倾诉,也从不重现。当芊尘浅绿色的青衫终于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城门早市已经下了,只剩下稀疏的几个人,在高高的墙门的映照小,显得有些苍凉,城门守卫正在无聊的打着哈欠,像极了之前的每一天,没有什么变化。

零零散散的几个商贩儿还没有回家,倦怠的吆喝着,拖着长音,妇女哄着孩子买了些小巧玩意,孩子依依呀呀的笑着,听上去很是讽刺,咧咧的风从耳边吹过,微弱的水汽划在脸上生疼生疼的,太阳躲在层云之后若隐若现,怎么也不出来,阴阴郁郁的让人很是难过。

长长的道路似乎是没有尽头,遥遥的一直延伸到天边,极目远望,哪里还有丝毫的人影?失了魂魄般的往前走了两步,依稀可以看见些蹄子印儿,新鲜的,还没有被踩踏平整,突兀在地上,仅仅留下了这般印记。

只站在那里,什么也没有做,这里马蹄凌乱了很久,是在等我吗?我们……终究还是错过了吗?

旁边闪过一个妇女,埋怨的看了她几眼,她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呆呆的立在原地,久久……久久……

春雨绵绵,转眼间又湿了起来,阵风吹过,珠儿竟连成了线,打在脸上凉凉的,湿成一片,芊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水,咸咸的,苦苦的。

身穿铠甲,会不会很冷?连夜赶路,会不会很累?有了我!有了我……会不会很委屈?

风呜呜的吹着,压过了低低的抽噎,城门口人来人往,也掩盖了失意的人儿。

听雨撑起把油纸伞,温言劝她,“小姐,回去吧!”

“他只是去围猎了,是不是?”芊尘没有回头,似是自言自语,伞挡住了雨,却拦不住凉,就像春赶走了冬,却留下了寒……

“小姐……”

“走吧!走吧……”凄凉地转身,璟风,带着这百般心思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你怎么忍心!怎么如此狠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